作甚人——读《流言》有感

  作甚人——读《流言》有感

  文/梁沚铟

  作甚人?即如何做人,做一个真正的人。也许有甚多读张爱玲的披发文集的人惊叹道:“终是阅历十分深的人呐!”那么避免写多数人写到过的主题,此次选择了一个颇有深度的论点——作甚人?

  在浮世中相遇又分离,或相视一笑或惊鸿一瞥。“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好遇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相遇人可能会打声招呼,又也许不会;脑海中的印象一闪而过上次见面的地点或方式,即使是不知姓氏不知身份。人于这世上,本就是会不中断地相遇分离,又有谁能藏得过呢?身为与其他动物不同的“人”,我们在面对相遇分离这一人生常事又应如何?又能如何?不外只是一句客套话或是眼神多流连一会,希翼记下特征利便下次相遇时认出。时间一长,此人的样子容貌或身影就只在记忆里零披发地游离了。我们终是不能左右相遇与分离的,故不要过分在乎相遇与分离,即使违反意愿,即使久久无法相见。这便是如何做人之中重要的一部门。

  说完了无法避免的一大命题,那么从另一方面来谈如何做人。

  “人类生成的是爱管闲事。为什么我们不向彼此的私糊口里悄悄的望一眼呢,既然被望者没有多大损失而望的人显然得到了片刻的愉悦。凡事牵涉到快乐的授受上,就犯不着琐屑较量了。较量些什么呢?——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凡事不要琐屑较量,试问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十分之艰难吧。可以这么说做成后会入进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做成”并不是表面上的宽收留,而是发自内心的不介意。这便难倒不少人。又由于不可过多往揣测他人的思惟,那么以我的角度来说,我不能,这是真话。内心多少会有芥蒂,这种“基于他人不悦来达成快乐的授受”的方式,我不能接受,我不愿沦为笑柄,他人也不想,那么要多从别人的角度出发,假如是我置身事中会怎么想怎么做,实在也顾不上这么多,只知会使人不悦,这种说法过于泛泛但又是最直接的。可在这长久磨难的人生,谁不需要些许笑料呢,也许自身成为时也不禁失笑。所以凡事要有“度”,一般的小事琐屑较量便是小气,关涉到个人与集体时的计较也不外是人之常情。如何做人?要做一个懂得分清玩笑和底线且尊重他人的人。

  如何做人?首先是做一个坦然面对相遇分离的人,其次做一个做事有分寸的人。不外这一切都要基于是一个“人”,若已是没有原则的动物,那么谈何做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作甚人——读《流言》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