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光宝盒影评(一)

  每次望图宾根木匠的影评都很过瘾,该说的想说的都让他说绝了,而且说的那么文艺,佩服的紧。不愧是片子博士。

  关于越光宝盒还想说几点:

  1、郑中基其实太丑了。

  2、郭德纲的曹操很到位,和孙俪对手的一段,风吹长发飘的戏,很新意,很撩人,让我望了还想望。

  3、这部电影实在不是恶搞赤壁,而是超时空要爱的暖闹版。超时空要爱主演有刘以达,梁朝伟,陆树铭。刘以达在宝盒里也露了脸,他是香港演员中最有天分的配角之一。陆树铭是两岸三地关羽的最佳造型演员,他也就是大话西游里面的那个牛魔王。

  4、延伸到大话西游,96年的时候,高中,被同学拉往录像厅望大话西游,吵吵闹闹的剧情,没望懂,只记得牛魔王巨脚踏下,腿缝里村庄的一个镜头。99年,大学宿舍,大话西游已被捧成经典。大半是由于80后的成长,以及70末一代的出国暖,万里重洋,燕燕于飞,于是寄托和紫霞奇暖,咸鱼终于翻身。这在越光宝盒里开篇就点到了:他往了一个鸣美国的地方。

  明明是一副《大话西游》的身板,非要硬生生的套一条《赤壁》三国的紧身裤,何必呢?既然穿越了,干嘛不穿越得有创意点?云集了一大批二三线和过气明星,暖闹倒是暖闹,但是故事在哪里?不是山寨了一把鸟巢和点火典礼就算紧跟潮流了的,也不是闪烁其辞什么“三打奶粉”就是针砭时弊了的,角色鱼贯而出,人多嘴杂,可有哪一句台词观众能记得住?各色人等哗啦啦全涌出来,那不是片子,是桌游。

  不外,桌游也是有技术含量的,最少每张牌都个性光鲜。但是,《越光宝盒》呢?

  一场山寨三国杀

  夏侯一点也不刚强,刘备的仁德只针对他的成群姬妾,曹操的奸雄幻化成了异装癖兴趣,张飞的呼啸原是gay味十足的暖吻,关羽的武圣成了望黄书的伎俩;周瑜不反间,诸葛也不观星,反而协力表演了一场山寨摇滚秀和法坛上确当众斗殴;至于赵云,他既不能闪也不能杀,望清了大嫂的乳沟但望不清主公是谁。

  每个角色的性格特质都是山寨或者是山寨的山寨的,于是,片子便成了一场山寨的三国杀。

  无厘头的精妙,良多都妙在这“戏仿”二字上,不外这可是把双刃剑,戏仿得不到位,难免让人借用网络词语指摘为——山寨。戏仿毫不是山寨,增之一分则伪,减之一分则劣,搞得好鸣通俗,搞得不好就低俗了。作为无厘头的扛鼎者,技安老师曾推着星爷让无厘头大潮席卷了神州,不外《越光宝盒》的登场仿似技安老师又给无厘头亲笔书写了一则墓志铭——无厘头死咗了。

  《大话西游》的母题重演

  归想起来,技安老师的刘氏无厘头实在早就死了,还死在最热潮上——没错,就是那部《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一出,“从天而降的宿命爱情+女性的死缠烂打+男性不敢接受+男性的最后悔悟”便成了此后颠扑不破的技安公式,此后的《情癫大圣》、《天下无双》和《越光宝盒》都是这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稍有区别的是《机器侠》,不外也无非是负心男变成了哀怨女,神魔玄幻变成了山寨科幻而已,骨子里仍是《大话西游》的母题重演。

  重复没有错,左小诅咒说过:“重复就是气力。”爱情这东西,号称人类文艺作品中永恒的命题,技安念念不忘女子的痴情和男人的负心,也符合尽大多数爱情故事的现实演绎。可是,用无厘头的荒诞谐闹方式来表述这一命题,不是有身份证的人就能玩的。《大话西游》用了上下两部共计三个多钟头的篇幅才把一个百转千归、从疯狂恶搞到催人泪下的爱恋故事的前因后果委曲描述清晰,也只有这样的结构,才能达致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之效。但是,《大话西游》显然是不符合片子工业规律的(从片长形态上来望,近年的华语片子只有《赤壁》能分成两部还狂收票房,不知这是不是技安拿《赤壁》开涮的原因),这纯粹是一部误打误撞的经典,若不是北大学生多年后的网络暖炒(当然还有星爷独树一帜的演技),《大话西游》的胶片只能在仓库里跟若干主旋律们一起发霉。

  旧事不要再提

  《越光宝盒》匆忙得让人来不及失笑,遑论打动?片子就比如端给观众的一盘菜,碗碟内的食材才是主料,噱头桥段无非是些调味品而已。归想《大话西游》,哪一段搞笑情节不是紧扣着故事主线的演入?再望《东成西就》,哪一个明星演员不是承担了不可或缺的戏剧功能?反观《越光宝盒》,显然已经本末颠倒了,片头演员表的恶搞和片尾幕后人员们的cosplay好像印证着技安的廉颇老矣。山寨别人的东西也就罢了,还真没见过这样卯足了劲山寨自己作品的片子,银幕上“菩提老祖作品”几个大字只能让人感怀旧事不要再提。

  不外话说归来,老的不只是技安,还有我们。当年望《大话西游》的青涩少年们已成本日的蜗居房奴,天上没有乌云盖,可K线图里全是。于是,那些关于爱情的缱绻反复真的就旧事如烟了。

  望望当下的华语影坛,黄百叫的《家有喜事》系列已成彻底的杯具,王晶只剩下《零零狗》式的屎尿屁,星爷则用《长江七号》告诉我们:实在,他只是一个演员。

  终于,在一个无力讽刺的时代里,《越光宝盒》明白无误的诏告天下:无厘头死了。

  技安老师对阿娇的不弃值得尊敬,香港影人不仅挽救香港女艺人,也挽救大陆的,譬如《月满轩尼诗》。

  技安与星爷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从“作者论”的角度来说,《大话西游》当然属于编剧+导演的技安,怎么就成了周星驰作品?这是一个有趣的误读。当然,星爷的演技勿庸置疑,不外脱离了技安、王晶、李力持、谷德昭这些幕后英雄的搀扶,星爷很难重现辉煌。而技安找的郑中基相较星爷也只是个权宜之计,至于女演员方面,孙俪完全不搭调,阿Sa倒是气质吻合(见鬼,她似乎刚跟郑少爷分手)。

  无厘头的兴起和渐趋没落是一个两地双方的问题:大陆、香港两地;出产和接受双方。

  作为一个广东话俚语,无厘头在片子中,特指以周星驰的表演为代表的极端恶搞、不按常理出牌的笑剧形式,实在放到西方艺术史和片子史中,无厘头并不稀奇,所谓farce,实在就可以望作是无厘头的类型身份;遥的不提,晚世好莱坞金·凯利的许多笑剧片子就颇具无厘头风格。而放到香港片子的语境中,无厘头应该滥觞于许氏兄弟的笑剧片,此前邵氏片子尚纠结于本港身份的迷离,不外《雄师阀》中许冠文显露出的才华终极导致了《鬼马双星》的诞生,经过《半斤八两》等片的打磨,许氏兄弟的笑剧作品终于引港片风气的一时之先。香港市民在暗斗的夹缝中享受到了繁华的“孤岛”糊口(这里借用了中国片子史上指称1937——1941上海租界片子的术语——实在从文化生态上来望,这两个“孤岛”颇具可比性),饱热思欲,港人当然需要片子提供的草根式市民狂欢,并完成港人身份的自我认同及确证(关于这一点,香港影评人比我讲得更清晰:“香港市民视他【许冠文】为子侄,他是我们的香港土生最成功的精英,他不是来自广州,不是来自中国,他们真正在这一个借来的地方,是代表香港新一代文化的香港之子。”①)——于是乎,无厘头的风格已露端倪,周星驰只是这一文化逻辑顺理成章的结果而已(当然你也可以以为周氏无厘头在美学上彻底安葬了许氏笑剧)。事实上,周星驰片子的戏仿、恶搞等手段在许氏兄弟的作品中都是老套路,只不外那时一来大陆处于封锁状态,没有录像厅和盗版碟的渠道,许氏兄弟不会为内地观众所知;二来其港味过重,天然主要局限在粤语文化圈内传播。

  越光宝盒影评(二)

  首先在影评开始前我想澄清几句。最近的部门影评被部门网友评价为瞎评论。我想说的是影评本身就是一种主观意愿,是一种个人思惟的体现。固然我很欢迎大家来共同讨论,共同分析,但是对于我自己的观点你们也不至于说不准确吧。我只是把我个人的观点放到了这里,你们可以不喜欢,也可以发表你们自己的见解,但是我不会为了迎合你们的喜好而改变自己的设法主意。假如这样,即使是再烂的电影我都可以说很不错,但是那样也失往了真正相信我的那些朋友。而这,是我不想望到的。好像我没有让那些不喜欢我影评的人一定来望,假如我哪里抵触触犯到了你们,那么说声歉仄。

  不说太多的空话,仍是开始我对于最近上映的新片越光宝盒的影评。

  说句实话,本片我是保持中立的立场来望的。由于固然网上有一些负面的评论,但是本着客观的原则,我绝量的归避那些写手的文章。不外望完后不管大家爱听不爱听,确实挺失看的。感觉就是个大片子的思路,一个望过而已。没有啥特别有印象的镜头,望完之后觉得那么迷茫,感觉有点像情癫大圣那样的笑剧,就是在望的过程哈哈一乐罢了。

  不外也好,这样的片子望的就是轻松。又不是贸易动作片,何必搞得那么严厉?谁说的相声就一定得有内收留?还记得郭德纲的那段你有病啊,你有药啊的,大家不也望的不亦乐乎?由此说来本片也算可以。大量的情景再现对于望片子少的人来说确实有点不知所云,但是对于影迷来说就可能望出点门道了。无非一个乐和。

  总体来说不是很推荐大家往片子院望,想望的童鞋完全可以利用网络资源下载。由于既然没有了啥技术成分,那么何必花那么多银子买票呢?

  越光宝盒影评(三)

  炒寒饭本来就不是一件讨好的事,片子影评,《越光宝盒》这盒寒饭是流水线上的速食,也许掌勺的人钱袋空了,没空顾及我们这些仍旧抱有期看的吃客。没有不好的演员,只有不好的导演。但就《越》论,影片两位主演的表演毫无喜感。绝管损形象出演,极力的夸张,放大的却是平庸的部门。(m.lz13.cn)影片名角如雨后春笋,他们的泛起,虽有恰到好处的,却多是令人尴尬的。郭德纲的表演可圈可点,宁夏天色,他的反串扮相,他与“属下”一边摇晃一边对话的场面非常诙谐有趣。可惜少数的亮点又怎能拯救整体的失败。影片框架杂乱,线索联系甚为牵强。大部门笑点均不为剧情服务,这是影片的致命伤。对于《功夫》的恶搞更像是硬加拼凑,毫无诚意,可怜了火云邪神和包租婆夫妇。整部剧没有亮点人物,[视频]WWF广告:戴花的DarthVadar大叔,好萌–星球大战影评,有的只是一张又一张的明星脸,缺少了灵魂,使人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刻意想让人失笑的地方太多,这是编剧的失败。刘镇伟讲我的洗具是悲具,甘肃天色,个人觉得影片最令人悲伤的地方是朱茵的出演,她短短几句台词仿佛又让人望到了当年那个紫霞仙子,城市广场影评,紫霞仍是当年的紫霞,创造她的人却已经一往不复返了。以后不会走入片子院望他的作品,至少是他编剧的作品。刘镇伟确是江郎才绝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越光宝盒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