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每时每刻都在更换主人,而道德和聪明永遥都在我们身上

  财富每时每刻都在更换主人,而道德和聪明永遥都在我们身上

  文/黄小平

  【一】

  平时,我们只望到金钱等外在的财富,却望不到我们与生俱来的财富,好比思惟、聪明、道德、知己以及生命。所以,当古希腊普埃耶城遭受围攻居民纷纷携带珍贵财富外逃时,唯有哲学家毕阿斯赤手空拳,面对那些不解的居民,毕阿斯说了这样一句话:“由于我的一切都在我的身上。”

  【二】

  我们在决议计划和步履时,总但愿找到最安全的途径和办法,孰不知,最安全的决议计划和步履,是最没有价值的决议计划和步履。所以,当有人问古希腊思惟家阿拉哈斯“什么样的舟最安全”时,阿拉哈斯归答说:“那些离开大海的舟。”

  【三】

  我们习惯用一双抉剔的眼睛审阅别人、审阅世界,却独独忘了审阅自己,审阅自己的内心。所以,当有人问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世界上什么事情最难熟悉”时,泰勒斯归答说:“熟悉自己。”

  【四】

  孔子曾站在江边,望着淘淘的江水,发出了“逝者如此”的感叹。逝往的时光,逝往的旧事,就像淘淘的江水,一往不归,谁也无法把时间拉归来再过一次、再补偿一次。所以,当有人问哲学家赫拉克里特“过往的事情能否更改”时,赫拉克里特归答说:“人不能两次踏入统一条河流。”

  【五】

  世上有一种行尸走肉的人,他们活着纯是为了“吃饭”,为了物质享受;但世上还有另一种人,他们活着也需要“吃饭”,也需要物质来维持生存,但他们活着是为了追求人生的理想,探寻生命的意义,这就是这两种人活着最本质的区别。所以,当有人问哲学家亚里斯多德“你和平庸的人有什么不同”时,亚里斯多德归答说:“他们活着是为了吃饭,而我吃饭是为了活着。”

  【六】

  据美国《福布斯》统计,30年前世界前100名富翁,到现在仍在前100名之列的,还不到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在短短的30年里,三分之二的世界前100名富翁都更换了主人,而历史上那些道德高尚的伟人和前贤,他们却世代受到人们的敬仰和爱戴,他们人道的毫光与日月同辉。所以,当有人问雅典执行官梭伦“为什么作恶的人去去富裕,而善良的人却去去贫穷”时,梭伦归答说:“我们不愿拿我们的道德和他们的财富交换,由于道德是永遥的,而财富天天都在更换主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财富每时每刻都在更换主人,而道德和聪明永遥都在我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