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

  博导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

  文/蒋高明

  自2005年以来,身为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的我,带领一批批研究生一直在自己的家乡山东省平邑县卞桥镇蒋家庄入行生态农业实践,承包了约40亩低产田,办了一个生态农场。我们目睹了中国农村的良多变化。其中印象最深的是,这10年的生态农业实践中,中国农村的污染问题不但没有改观,反而越来越严峻。因为普遍采取了违反天然规律的出产模式,同时城市垃圾大量入进农村,发达地区淘汰的工业在落后农村落地,因此,农村中泛起了多种污染。本文章所反应的问题,是我们通过调查发现的真实现状。

  调查之一:令人窒息的臭味

  2015年7月,山东几省连遇高温,部门城市达到40度。在这样高温天色下,一些化工厂、养殖场披发发的臭味令人窒息。

  在我的生态农场西北角,两年前泛起了一个非法养殖场,属于工厂化养鸭,鸭子从蛋壳出来到长大25天即可以出笼。在其上游就有一个规模化的屠鸭厂。屠宰后的鸭子入进到南方城市,被一些不知情的消费者吃掉了。经济发达的地方,为转移污染,将工厂化养殖场和屠宰厂转移到了经济相对落后的沂蒙山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里刚好位处水源地上游,这里的污水与出产的垃圾食物又归到了他们的餐桌。

  臭气来自养鸭场的鸭子粪便,平时气息就很大,再碰到到高温,臭气浓度增加几倍,臭气熏天。绝管政府划定畜禽粪便要干湿分离,不准冲刷,但这些黑心养鸭场不管不顾,照样用水冲,不仅严峻污染了四周河流,在冲刷过程中还添加了大量火碱,这样的鸭粪不仅不能肥地,还会烧死庄稼。

  之所以25天鸭子就能够出笼,得益于大量使用饲料添加剂,各种重金属、抗生素、激素都添加到饲料里面,让鸭子异速增长。不要说这样的鸭肉存在严峻的质量安全问题,就连粪便都存在严峻的环境污染,长期在鸭场工作的农夫也有健康隐患。

  最近临沂市在铁腕治污,但愿借此东风,对于存在偏遥农村的严峻违反天然规律、严峻污染生态环境的养殖场予以清理,早日还沂蒙隐士民久违多年的绿水青山。

  调查之二:地下水不能喝了

  我们在农村调研,发现买水喝的农夫越来越多了。最早发现农夫买水喝是2013年春节前后,今年村民发现买水喝已成为普遍现象。沿沂蒙山金线河两岸的十几个村庄,当年都是到河边沙滩取水喝,或者每个村里都有井,喝的就是浅层地下水。如今,河里的水早就不能喝了,现在井水也不能喝了,连镇上供给的自来水也几乎不能喝了。

  有前提的家庭花钱打深水井,打井变成一个工业。

  河水不能喝是沿河产业尤其屠宰业、工厂化养殖业造成的,河水已严峻污染,成了劣五类水;浅层地下水不能喝是农业污染惹的祸,农夫为图省事,减少向土地上投进,使用大量的化肥、除草剂等农药,终极导致了赖认为生的地下水不能喝了。原本喝水不要钱的农夫,今天尝到了花钱买水喝的苦头——那水是要每天买、整理整理买的啊。

  水是从山上买的,村庄的上游就是蒙山,蒙山因为植被笼盖好,少农田,所产生的水干净还有一丝丝的甜味。然而,几年前我往考察,发现那里的水源也面临着污染隐患。因为游人增多,山上遍布各种农家乐餐馆,餐饮业的废水直接排放到水源中往。

  农夫向环境中使用了多少化肥农药?一般一亩地三四百斤化肥,两三斤农药,这些化学物质,能够被利用庄稼或保护庄稼的,占10%——30%,也就是说大量化学物质是用来污染的,污染的比例高达70%——90%。大量化肥、除草剂等农药、地膜造成泥土污染和土地肥力的严峻下降,土地肥力下降又带动了农药化肥工业兴旺。政府在源头补贴化肥、农药、农膜等,以至于这些化学物质非常便宜,使用起来连农夫都不心疼——农夫除一亩杂草,除草剂的用度仅为2.1元!

  调查之三:害虫越杀越多

  入进7月,调查区平邑县卞桥镇石桥、南安靖、卞桥、西荆埠、黄埔庄等几个村子的农夫开始忙碌起来。农田里爆发了一种钻心虫,专门啃食玉米芯,即顶真个幼叶,吃完后就钻到植株下面的部位,非常难以管理,农夫恨之进骨。

  农夫每年都要向地里打多遍农药,加上播种期用农药拌种,使用农药四五次属于正常,假如种植果树,每年打药的次数高达20多次。

  现在的农田布满了杀机,害虫几乎都是经由农药浸礼的,农药越用越多,而害虫好像也越战越勇,在过往一百多年的人虫大战中,化学对抗的胜者好像是害虫而不是人类——病院里癌症病人越来越多,而害虫繁殖速度依然成倍增长。

  害虫在农药胁迫下,会泛起入化,这个入化是在农药诱导下产生的。据说有些害虫泡在农药原液里也毒不死。这类害虫入化出来了一层隔离液态的蜡质毛。假如有人研究农药诱导的害虫入化机理,应当有很好的科学发现。农夫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每年继承有成吨的农药倾倒在农田里。

  有些虫害是农药商和农药贩子人为制造出来的恐慌,为了恐吓农夫,其目的是兜售其农药,他们不关心农夫是否治住了害虫,他们关心的是农药的销售量。

  当农田泛起的害虫的时候,仅仅是每亩泛起2——3头害虫的时候,植保专家就建议农夫喷洒农药,还推荐他们使用哪一种农药。假如不打,农夫们常常听到的是下面的话:

  你不打农药吗?不打庄稼都毁了。

  一些政府官员也成了农药商的传发话器:“不打农药,产量会减少70%,甚至会尽产。”

  现在农药的名称越来越希奇,如“一步尽”、“一月无虫”等,既布满了对害虫咬牙切齿的恨,又布满了对农夫的诱惑——不怕你不来买。

  调查之四:河流变成臭水沟

  山东省平邑县卞桥镇蒋家庄村的东面有一条小河,鸣金线河,是沂河的上游。沂河是淮河流域泗沂沭水系中较大的河流,从江苏进海。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沿河十几个村庄的村民就是靠这条小河糊口,无论是地表水仍是地面水都能喝,不需要入行水处理。这条河至今也是临沂市以及沿线城市的水源地,但需要入行各种水处理措施。

  过往村里还没有空调的时候,这条河就是自然的避暑地。在炎暖的夏季,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就是用这条河往除身上的暖气,男人在上河洗澡;女人在下河洗澡,但男人的权利是白天和黑夜都能洗,而女人只有在晚上才洗。

  村里人对这条小河有着良多的归忆:

  河里有良多的鱼,夏天发洪水时可以在浅滩上抓到几十斤重的大鲤鱼,鱼是从上游水库里跑出来的,水流平缓时也能望到一些鱼儿在浅浅的水底下悄悄地呆着。有一种鱼,我们鸣它“沙里趴”(学名沙鳢,鳢科鱼类),用手就能捉住,至于深水里的螃蟹、虾米、田鸡、泥鳅等就更多了。孩子们用笊篱就能捞虾,手巧的还会织渔网,并织成簸箕的外形,绑在长杆上,就可以抓到更多的鱼。小河再去遥处流便是密不见人的森林,胆小的孩子是不敢走入往的。森林里有一种鸣小黄雀的鸟,羽毛金黄,小而灵活,孩子们的弹弓很难打到它。一到夏天,数不绝的知了响彻整个森林,天色越暖,鸣得越欢,这时候,孩子们最兴奋的事就是一下课就往粘知了,拣知了皮,逮知了牛(也就是金蝉,金蝉是蝉的幼虫,脱壳之后就成了蝉)。

  今天,这条小河已经严峻变臭,不能游泳,更不能喝了,水里的鱼虾没有了,沿河的芦苇荡没有了。这条河天天都要负重将各种污染物搬运到下游往,再经由沿线的城市,终极流向大海。

  据村里人先容,河水变质是从砍伐当地森林开始的,这个过程大约发生在1982年前后,首先是分了集体林,将多样化确当地森林卖掉分掉,然后种植上清一色的杨树。随后,人们发现了发财的机会——卖沙子。因为城市急剧发铺,大量需要沙子,金线河的沙子被层层截挖,这里的沙子被制成混凝土,撑起了一座座城市。

  后来,人们沿河疯狂建各种养殖场,大都是工厂化速生育殖场,养鸡养鸭,污水直排金线河;鸡鸭多了之后,于是就沿河建起了屠宰场,屠宰废水基本没有经由处理就入进了金线河。

  还有其他大小工厂,以及农田里排放出来的化肥、农药、地膜的碎片,下雨的时候也跟着地表径流入进了金线河。

  这条曾经锦绣的金线河,早在20年前就已经名存实亡了。现在山东乃至整个内地省份,已经很难找到沙子了。而底泥中的重金属等物质也需要专门的处理恢复,其代价的是昂贵的。

  调查之五:垃圾包抄农村

  调查发现,农村中垃圾严峻增多了,尤其白色污染。

  倒退三四十年,乡村是很少垃圾的。那个时候没有塑料袋,也没有农膜,主要是动物和人的排泄物。勤快的农夫都要将这些排泄物收集起来,放在猪圈里作为肥料。当年有一种农活就鸣拾粪,几乎每一个农户家里都有拾粪的工具,沂蒙隐士管一种棉槐条编的农具鸣粪箕子,就与这种农活有关。

  如今,人和动物的粪便显著比过往少见了,但严峻增多的是各种垃圾。

  首先,农田的地膜残留物就是一种。每年农夫种植经济作物如西瓜、花生、土豆等都需要大量使用地膜。这些地膜非常薄,没有归收利用价值,收成庄稼后农夫就将地膜捡起来放在地头,一些残留的农膜留在地里。有时候地头上杂草多了,农夫在烧杂草的时候,一把火也将地膜焚烧了,开释出严峻的致癌物。

  其次,是各种农药、化肥的包装物。它们几乎都是塑料类制品,有些为塑料袋,有些加工成塑料瓶。

  第三是各种食物的包装物。饮料瓶、矿泉水瓶、牛奶瓶,利便面袋,薯条袋,几乎村民从商店里买来的所有食品都是用塑料包装的,即使香烟,外面也有一层膜。

  第四是各种塑料袋。城里人的超市对塑料袋实施限塑令,但那些被限制的塑料袋全部入进乡村,现在农夫赶集卖东西,根本没有带包带筐的习惯了,到处都提供一次性塑料袋。集市披发场后,地面上的垃圾塑料袋遮盖地面,因为乡村没有专门的环卫职员,这些垃圾袋借助风或雨水的气力,就会入进河流或沟渠。

  第五是村民的各种糊口垃圾。旧衣服烂鞋袜,废旧的塑料桶,墩布头与塑料把,加上烂菜叶与废纸片,这些垃圾有些就手被村民倾倒在沟渠内,刮风下雨后再冲到下游往。

  调查之六:得癌症的多了

  蒋家庄的村民,第一次听说癌症这个词,是20世纪70年代。1976年1月,周恩来总理往世,因患癌症医治无效往世,县有线广播里传来这个动静。村民们悲痛之余,暗里互相打听,癌症是什么样的病,那么厉害,连国家都治不好。可见,40年前,癌症对于村民完全是很新的名词。

  如今,村民们因病往世的多了,而更多的病,都是在病院里查出的癌症。先是村民感觉某个部位不惬意,痛苦悲伤难忍,送往病院检查,去去都是癌症后期。后来这样的事情多了,谁家发现有人痛苦悲伤,就很天然地猜想是不是得了癌症。

  癌这个字里有3个口字,病从口进,癌症也多是吃出来,喝出来的,更有空气中致癌物,通过呼吸入进人体。村民们得肺癌、食道癌、肠道癌的多,就很可能与空气、水和食品污染有很大的关系。

  村民们常年接触农药、化肥、地膜,这对人体的伤害很大。村民们告诉我说,打除草剂的时候连窗户都不敢开,气息很难闻;打农药时有时浑身红肿,洗澡都不管用;他们在田间地头焚烧地膜时,点着火走了,但空气中的二恶英致癌物却入进了大气,上百年不能降解,对于这一点,村民是不知晓的。

  蒋家庄的会计那里保存了村民死亡的较完整记实。过往有记实的19年中,总死亡人数为109人,其中男性56人,女性53人。

  调查中得知,农夫死亡原因中,90%以上为各种疾病,其中以癌症为主。最近10年来,除了写明仰药、上吊死亡、事故外,该村农夫死因多为癌症,而天然死亡的比例很小。

  入一步分析发现,该村庄农夫均匀死亡春秋65.73岁,除往自杀等意外因素,均匀寿命70.63岁,其中,男性69.95, 女性70.99岁。过往20年中,中国人均匀寿命中,男性为72.05,女性为75.35。与全国均匀值比拟,该村庄男性寿命下降了1.42岁,女性下降4.36岁。女性寿命下降超过男性,可能与农村妇女糊口压力增大和替换男性从事有污染的农业劳动有关。无论哪种分析,该村农夫的寿命已低于全国均匀寿命均匀值。女性寿命高于男性是不争的事实,但女性寿命下降高于男性,更应当引起正视。

  调查之七:尴尬的农村殡葬轨制

  在蒋家庄,原来有块公墓林,过往都实行土葬,安葬的都是蒋家庄往世的农夫,以蒋姓为主,外性也答应。我们鸣这片墓地为老林。老林里种植了良多树木,以侧柏为主,坟头上长满了草,小时候几个胆大的小伙伴常常入老林拔草。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这片老林被平整,如今变成了良田。

  然而,老林被平整后,没有来得及划出新的墓地,就遇上了家庭联产责任制,就是分地单干。当时,村集体并没有将所有的土地都分掉,尚保存了5%的集体土地,、这些土地成了村民埋死人的首选之地。后来,这些集体土地也被承包了出往,这样村民就不能随便到别人家的承包地上埋棺材了,只要在自家的承包地上就地掩埋,客观造成了坟头遍布农田的异景。

  中国城乡实行丧葬改革40年以来,虽在城市减少了死人占地,但在泛博的农村,尤其华北平原上的农村,好像收效甚微。继火葬后,农夫重新恢复土葬风俗,他们将骨灰盒放置在棺材中下葬,这样就造成了对待逝往亲人的新做法:火葬+土葬。

  火葬与土葬二者只能择一,而农夫却将其二合一。由此带来的新的问题是:火葬增加环境污染,还增加了农夫经济负担;土葬因无固定的农村墓地,农夫随地安葬,不仅占用大量耕地,还造成因无规则土葬行为,造成坟头遍布农田,对机械耕作带来难题。

  可见,农村殡葬轨制需要入行新的改革,或者是鉴戒城市的做法,恢复家族墓地,实现严格火葬,仅留骨灰和排位,减少占地;或者根据中国农村实际情况,恢复土葬(不经火化),但需要严格不留坟头,农夫自己记住位置,到重要的纪念日祭祖。后者不占地,农村土地可永久耕作,农夫不受平坟之痛。

  调查之八:勤劳未必能致富

  勤劳致富,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放在今天市场经济大潮下的农村有些不灵了。因为农夫的出产是为市场而出产,他们出产的粮食或肉蛋奶,都是用来交换的商品,且没有定价权,谁诚实巴交种地谁就吃亏。

  蒋家庄村民蒋坚强是村里最早富裕起来的农夫。他是当地有名的种地能手,同时也是一名非常纯熟的拖拉机手,还会养猪、养牛。20世纪70年代末,农村联产承包刚开始的时候,曾辉煌一时。他1978年初中毕业就归村当了农夫,因为会经营土地,1979年就买上了拖拉机,1980前后就有2万多元的存款,是当年村里最早的万元户。30年来,他一直靠自己的勤劳伺候土地,非但没有像那些头脑灵活的农夫那样过上好日子,还背了20万元的债务,已基本没有能力继承发铺出产。

  我们了解到他返贫的原因如下:

  一是坚持务农。当村里良多人外出打工,收进遥比在家种地高的时候,他一直坚定地守在农村出产第一线。他将父母的土地还有农夫不愿种的土地接过来经营,继承开拖拉机挣钱,同时养猪还养牛,积累了一个价值17万元的大院子。然而,不幸的是,他的辛劳努力并没有使他银行里有多余的存款,而是常常进不敷出。其主要原因是,农产品价格并没有像城里人的工资那样成百倍地增长,而是几十年来变化相对很小。35年以来,小麦玉米价格仅上升了5倍,遥不如货泉贬值的速度快,而期间城市工作职员的工资上涨了几百多倍!那些智慧的农夫将土地撂荒,入城打工每年可得到2万元——3万元的净收进,相对于在家农夫经营10亩地的收进。而前者要轻松的多,后者则非常辛劳,一年到头都不能休息,还不能生病。

  二是医疗风险。农夫长期经营有一定风险的农业,不生病不失事故是不可能的。蒋坚强就因搭建牛棚摔中断胳膊入了病院。为治好胳膊,他花了近5万元。灾患丛生,他的儿子在外面打工做电焊工,火星迸入了眼睛,治眼伤花了3万多元。

  三是孩子结婚与生子。农村给孩子订婚办婚事的用度越来越高,低俗的攀比之风直接造成了用度升高。以见面礼为例,20世纪80年代末为1007元,其寄意为“千里挑妻”,到20世纪末就变成了10001元(“万里挑一”),翻了10倍;到现在干脆上升到30003元了,又翻了3倍,美其名曰 “三生有缘”。假如男方拿不出见面礼“三生有缘”,女方扭头就走。盖房、订婚、结婚、一直到生子,用度最低15万元。蒋坚强就一个儿子,孩子从订婚到生子,将其所有的积蓄都搭上了仍是不够。

  四是养猪赔钱。蒋坚强往年养殖了50头猪,本来想发一笔,不料遭遇猪瘟,大部门猪死亡,净赔3万元。

  五是为银行挣钱。因为医疗、孩子娶亲、加上那场猪瘟,蒋坚强为了在经济上翻身,只好冒着更大的风险往贷款,年息高达12%,以不动产做典质,同时还要有亲戚担保。为了还银行利息,只有起早贪黑地干。这样,其收进的一大部门要还银行利息,即是为银行打工,贷款越多利息就越高。

  以上原因不但造成了当年万元户蒋坚强的返贫,也造成了许多相信勤劳致富、坚持务农的农夫沦落为今天的欠债户,勤劳致富被逆淘汰。

  那么什么人在农村能够致富呢?据调查,下述3类人在农村是赚了钱的:

  一是牺牲生态环境搞规模化养殖的农户。20多年前,有一家村民就在村头搞起来蛋鸡养殖场,养殖的废水直接冲入金线河,披发发出来的臭味遭到村民暗骂。该蛋鸡场引入所谓的科学技术,让每只鸡一年可产400多个鸡蛋,常年不见阳光,抗生素、激素不中断,他们出产的这种鸡蛋,自己也不吃,都被蛋贩子卖到城市里往了。这种牺牲他人生存空间的人能够赚钱,牺牲他人健康的人能够赚钱,更希奇的是,有关部分竟然将这样的人树立为典型,这不是鼓励农夫赚黑心钱吗?

  二是侵占集体公共资源的人。村里没有什么产业,不料,原本不值什么钱的沙子却值了钱,因为城市迅速发铺,大量需要沙子作为建筑材料,沙子的价格很快上涨。有智慧人将集体的河道承包了往,雇铲车和捞沙舟向河道要财富,于是原本有净化能力的金线河变成了臭水沟,但承包河道的人个个都发了财。

  三是能说会道的人。这类人衣着鲜明,上骗政府,下骗村民乃至亲戚父母,完全是不劳而获之徒。因为国家对农村的各项补贴,都是县级政府掌控的,这些人就使出了全部骗术,包括对官员行贿,竟然空手套白狼,争取到了200万的大沼气工程,可见政府的涉农补贴良多是没有用到真正的地方了。

  可见,当今农村勤劳致富已成过往式,许多农夫被逼离开农村入城餬口,留下了的所谓有头脑的人,将德道良心和生态环境都变成了商品,发了财。而国家不得不投进更多的资金对受损的生态系统入行管理。这是一种恶性轮回。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博导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