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人偶》读后感

  《悲剧人偶》读后感

  文/我是永遥年青的

  作为东野圭吾的书迷,在16年冬读完他的所谓的“转型之作”《拉普拉斯的魔女》后,由于太过失看,便放言今后决不再买他的书。一晃两年过往了。这两年我果真没有再买过、甚至读过他的任何一本书。

  然而时间可以重构一切。今年双十一,我在京东上逛书店的时候,系统将东野的书推给我。望了望出版时间,2018年8月初版,备注是东野圭吾的第53部作品。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推到自己曾立下的flag,便将这本书买了下来,一起送到家的,还有他的其他这两年里陆续在大陆出版的小说。

  能买到的应该都买了

  故事的开始是借着小丑人偶的嘴讲出来,——当我望到这个开头的时候,蛮失看的。由于当年景为东野的拥趸,就是由于他很好地将现实与推理结合了起来,所有的疑问都能够找到谜底,丝丝进扣,没有分歧逻辑的地方,也没有用生拉硬拽的情节,每一个人物的泛起都是有理由的,没有一个动作、语言是多余的。而后来之所以决定不再望,就是由于不知东野出于何种原因,一定要将魔幻融进到推理中,——推理的出色之处就在于可以用科学和逻辑来解释一切想不通的事情,可假如泛起了虚幻的东西,当事情说不通的时候,就回于虚幻,那还能鸣推理吗?

  所幸,开头的篇幅很小,我继承望了下往。故事的起、承、转、合就是东野的一贯风格,无可抉剔。这是一篇关于家族内谋杀的故事。望到一半我很笃定凶手一定就是这个家族地位最高的人:外婆静香,后来又很笃定青江和悟净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中间对坐轮椅的小姑娘佳织也产生过怀疑。然而最后真相大白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凶手是我怎么也没有料到的理发师永岛。他的念头就是想要为自己的母亲讨一个合理。那一刻我有一种错觉,认为我又望到了昔日写《白夜行》的东野圭吾。

  然而我很快否定了这一点。

  首先,仍是由于小丑人偶的视角。这个视角或许是作者颇为自得之处,他认为他这样做是给自己的小说增加了一点佐料。然而没有。小丑人偶视角的泛起,令整个推理的出色和完整大打折扣。好比在文末,悟净指出或许永岛只是一个被操作的人,而那个操作者就是坐轮椅的小姑娘佳织,佳织为了给妈妈复仇,反利用了一把同样为了复仇而接近这一家的永岛。故事写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然而偏偏要在最后又加上小丑人偶的视角,利用小丑人偶这一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具备生命的物件,给悟净的预测加上了佐证。所以整个推理完全建立在小丑人偶这样一个虚幻的东西上,假如没有小丑人偶,这个推理就无法形成闭环,所有的推理就只能是推理,就似乎警察破案,哪怕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凶手是谁,然而没有现实的证据,那么这个案子就无法结案,只能被当作cold case打进寒宫。

  其次,关于青江此人。青江此人打从一开始就存在,并且以一个并不和善的形象泛起,作者对他几乎可以算浓墨重彩,即便够不上主演,那也是不可或缺的配角。作者花了那么大功夫,又是从佳织的立场,又是借助老外婆的嘴,还穿插了水穗对青江望法的变化,无不在向读者说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他的身份成谜,他喜欢佳织的原因成谜,除非作者还打算出本书的续集,否则这样一个人物就算不泛起在推理小说里,也应该对他有一个完整清晰的交代。然而没有。作者让他粉墨登场,却让他草草死往。毋宁说这是作者的心机,倒不如说是他的一处失误。

  最后,关于佳织。按照悟净的推中断,以及水穗的立场,作者是想说真凶实在是佳织。然而这个论点其实是太经不起推敲了。这意味着要将还原现场,以佳织是凶手为基点,来望这个谋杀是否还能成立。——很难成立。佳织不仅要知道永岛的复仇目的,还要知道青江的设法主意,按照作者对青江生前的描述,青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对佳织一去情深,然而佳织却对他横眉寒对,并且在青江死后,都没有表现出涓滴的悔意。所以,作者是将佳织描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寒血的女魔头。那这本书的意义在哪里呢?他以去的作品都是借着推理来表达着自己对真善美的颂扬与追求,对人道的同情与理解。可这部作品,里面的主要人物,一个虎头蛇尾地死了,一个基本没有人道,还有一个基本可以判断是懦弱而不是善良。一个正面角色都没有,就是为了推理而推理,然后这推理还无法被证明。

  综上,东野圭吾的小说,真的要沦为快消品了吗?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悲剧人偶》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