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也健步如飞的路

  黑夜中也健步如飞的路

  文/蒋方船

  大学4年,我听了无数次讲座和演讲。在所有这些演讲中,听众最多的,当然是那些创业成功者来做的演讲。

  演讲结束之后,有3个问题被问得最多:“第一,你觉得你成功的最大因素是什么?第二,你的公司往年的营业额是多少?第三,你们公司现在招人吗?麻烦给一个发简历的邮箱吧。”而最有趣的是,所有这些以招聘和广告为目的的演讲,标题问题中一定包含着“梦想”两个字。

  从那时候开始,我对“梦想”这个词产生了怀疑。

  现在,当我打开电视,听到最多的词也是梦想。一个又一个年青人说:“音乐是我的生命,我不能没有它,所以我来了。”意思是:我想红。台下的评委问:“你的梦想是什么?”台上的选手说:“唱歌给更多的人听。”意思仍是:我想红。

  成为明星是梦想,成为冠军是梦想,答对5道标题问题打败4个人闯过3关也是梦想,甚至上电视3分钟就被速配了一个恋爱伴侣,晕晕乎乎地就牵手下台也属于“梦想”.

  我们是多收留易被词汇疑惑啊。自从有了“成功人士”这个称谓,我们对于“成功”的想象就是“白玉为堂金做马”;自从“梦想”这个词被滥用,它所指代的内收留就是:有朝一日,“大叫大放”,路人皆知。

  假如马丁·路德·金活在当今,他会不会说:“我有一个梦想……不外跟大家都差不多……”

  1个月前我往台湾,在大街冷巷宣传的,是一部台湾本土片子,鸣作《世界第一麦方》,梗概是:作为主角的年青人有着崎岖的童年,经由不中断地打拼奋斗和经历挫折,终于成为世界面包冠军。

  “做最好的厨子”,“开计程车也能有很棒的未来哦”,这是台湾现在对于年青人的励志教育。

  说实话,我望了之后,那种“大国”的自豪感立即就涌上心头,壮哉我大陆,台湾果然是个小地方,这种“不进流”的职业竟然也拿来宣传。

  我往台湾见到一个报社的社长,他说他的儿子读了台湾最好的大学——台大,然后往哈佛读了经济学,又往伯克利修了EMBA,等到全部的学位修完之后,他的儿子对他说:“爸,我该念的书都念完了,我不欠你的啦。现在,我要往实现我的梦想了。”

  按照我们的预测,他儿子应该是往创业了才对,结果,那个年青人现在成了一名很优秀的西餐厨师。

  我听完这个故事,忙不迭地对报社社长深表同情,他却非常诧异,他说自己非常为儿子感到自豪。

  “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面包”也能被称为梦想;高学历的年青人往做饭,他的父亲很为这种选择骄傲……这种种的命题,我也是经历了很长时间才能消化和理解,才承认:或许这些才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我。

  地球上的居民多半是为了生存而工作,由于不得不工作,他选择这项或那项职业,不是出于暖情,生存环境才是他们选择的依据。

  可厌的工作、无趣的工作,仅仅由于待遇高于其他人而备受正视的工作——不管那项工作有多可厌、多无趣,这是人类最残酷无情的磨难之一。

  我们长久以来受此磨难而不自知,逐日万分苦闷却不知它何起何终。

  我们长久以来只承认一种“成功”,而否定其他的糊口方式,同时也否定了自己的内心。

  我们长久以来以他人的目光来审阅自己,以他人的尺度来要求自己,往听来自“过来人”的每一句规劝和告诫。

  我们长久以来,都陷进对他人鲜明糊口的羡慕,想走他人走过的路,到达他人所在的地方。

  我们长久以来都忽视的一个简朴的真理是:每个人选择的路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对一条道路的尝试,是一条小径的悄然召唤。

  我同意顾城的话:“一个彻底老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那条路永遥会清晰地呈现在你眼前,这和你的憧憬无关,就像你是一棵苹果树,你憧憬结橘子,但是你仍是老实地结出苹果一样。”

  一个彻底老实的人,犹如黑夜中也健步如飞的人,内心只有一种声音。他人的劝诫、世俗的虚荣、糊口的诱惑、权力的胁迫,这一切都无法中听、进心。当一个人有所追寻时,他只会望到他所追寻的东西。

  坚定地成为自己,同时关心他人的命运。学会爱这个世界,但随时预备好与之抗争。这就是我逐日对自己说的。

  1. 蒋方船:清醒地成长
  2. 蒋方船: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
  3. 蒋方船:高 三,不相信传说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没有人在意你的青春,也别让别人左右了你的青春
  • 做最好的自己
  • 你生命中的低谷是什么?你是怎样挺过来的?
  • 青春的葬礼,我不需要
  • 承认自己的软弱比故作坚强有用的多
  • 固执的青春
  • 有时候你必需硬着头皮朝着你坚持的东西走下往
  • 让女人失看的不是你没有钱,而是在你身上望不到但愿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黑夜中也健步如飞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