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家会伤人》读后感

  《为何家会伤人》读后感

  文/河洛之女

  最近读了武志红的著作《为何家会伤人》对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又有了一些熟悉,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包括武志红,海蓝,《灵魂摆渡》作者   ,教育行走理念的学者张文质,以为熟悉自我得从童年开始。

  “童年是一个人生命成长的背景,就像你脚下的土地,你一生都要从中汲取营养!土地的营养不中断地导向你生命的所有的部门。这种‘导’的过程从来不会断。所以,我们总要不中断地归到童年,重新从那里汲取营养,汲取气力,汲取理解。这就是人类的一种非常独特的生命态。”

  这是教育学者张文质在说《捍卫童年——基于生命化教育的人文对话》中说过的一段话。童年为一个人的一生奠定了基调,许多心理疾患也是在童年就埋下了祸根。被爱包抄的童年,快乐无忧的童年,将为一生的幸福打下基础。陪伴年幼的孩子,这就是对孩子最大的爱和保护。

  婚恋观也是可以归溯童年的,有些人的婚恋观就是修正童年的的错误。24岁的张丽在广州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她爱上了大他三岁的同学王江,由于王江符合她理想中的男人形象。张丽在广州长大,她爸爸跟另外一个女人离家出走,直到她十六岁才归家重新和妈妈复合。因此,张丽恨爸爸,她发誓一定要找一个和爸爸完全不同的人,“不能再让孩子重复我童年的灾害!”而王江恰是这样一个人。可见童年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多么重要。

  每个人至少要经历两次“诞生”,第一次是从妈妈的子宫诞生,第二次是恋爱。每一次分手都是心灵的修复。在暖恋当中,我们会变成孩子,恋人也会变成孩子,我们一起退行到童年。这时,我们互为对方的理想父母,又互为对方的孩子,这是恋爱的枢纽期,这阶段决定了我们是重复童年,仍是修复童年。恋爱不只是两个人的跳舞,也是两个家庭过往的跳舞,由于我们的舞步是在童年学会的。

  归溯童年,童年的记忆老是有选择性的,在许多人的心目里,童年是用来装点记忆的纹饰,但在文质老师的心里,童年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实在说起来,还原到童年的时候,糊口中有些处境是很苦涩的,有时候是很尴尬的,有的时候是很无奈的!——我的父辈们,因为他们成长的、糊口的、生存的极为艰难的处境,他们生养了我们,也养育了我们,但是他们没有好好地教育我们,更没有很好地爱我们!但这一切的经历,都可以对我们的生命构成滋养!这种滋养需要我们不中断往归溯。只有在这样不中断地归溯过程中,我们才能理解我们痛苦的缘由,才能从这个痛苦的缘由中继承扩张我们思索的视野,把它放到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命运中不中断地往反省它。”

  我们老是习惯记住那些伤害,那些不堪的悲伤的消极记忆,从而会学会了很好的伪装,从不肯真正熟悉自己并接纳不完美的自己。作家毕淑敏在《我很重要》里更是高扬了生命的主体意识——“是的,我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这样说。我们的地位可能很卑微,我们的身分可能很渺小,但这涓滴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要。重要并不是伟大的同义词,它是心灵对生命的允诺。人们经常从成就事业的角度,中断定我们是否重要。但我要说,只要我们在时刻努力着,为光明在奋斗着,我们就是无比重要地糊口着。”所以,无论我是谁,我得成为我自己,我为自己重要地活着,遵从自己的内心,遵从自己的生命。

  准确熟悉自己,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开始,面对问题不逃避,不合错误抗,不完美,才美。为何家会伤人,为何你会有痛苦的记忆,那就是没摆正自己在家里的位置,在一个家庭中最基本最核心的是夫妻关系,而并非父母与子女的关系。理清了这些关系,你就会不再控制子女,不再把他们攥在手心不肯适时放手,不会再诉苦父母,有些人一生之中都处在怨恨父母的情绪之中,而社会,学校,国家主流意识又告诉我们对父母要孝敬,明明受了伤害,谁都不理解你,你自己也在埋怨与自责中纠缠,不分裂才怪呢?而这种分裂又是没有人理解的,以为你是罪有应得。这当然是极真个例子,更多的是为什么有些人会不相信爱情,会婚姻破裂,婚姻之所以收留易成为爱情的宅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婚姻是我们过往家庭模式的复制。会遭遇各种负面情绪困扰,好好归溯你的童年经历,归溯你的成长经历,一切的谜底都躲在你的人生阅历中,特别是青春期以前。

  愿每个人都健康快乐地糊口,从熟悉自己开始,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出发。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为何家会伤人》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