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秋白:鹦哥儿

  “昔有鹦鹉飞集陀山。山中大火,鹦鹉远见,进水濡羽,飞而洒之。天神言:‘尔虽有意志,何足云也?’对曰:‘尝侨居是山,不忍见耳。’”——胡适之引周栎园《书影》里的话做他的《人权论集》的序言。

  鹦鹉是一种鸟儿,俗话鸣做鹦哥儿。大家知道鹦哥儿会学嘴学舌的学人话。然而胡适之先生顿国故的结果,发见了它还会救火,这倒是个新发见的新大陆。

  话呢,的确不错:现在的鹦哥儿都会救火了。第一,由于新大陆是鹦哥儿侨居过的,所以新大陆要有大火的话,它一定要往救。第二,鹦哥儿的“骨头烧成灰终究是中国人”(见同上),因此,中国正在大火,鹦哥儿也一定要来救的。鹦哥儿怎么救火呢?

  鹦哥儿会学人话,它们天然是用自己的甜言蜜语来救火。

  例如一八七一年普法战役的结果,普鲁士的兵打到了巴黎城下;资产阶级的各种党派,望见巴黎工人武装起来防守巴黎,并且组织公社政府,于是乎大家牺牲政见,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工人,宁可预备把巴黎往投降普鲁士的戎行。结果,的确把法国的爱洛两州立即割让给德国,这样得了德国普鲁士的同意,使普鲁士的戎行不来牵制他们,他们就痛愉快快的屠杀了巴黎公社。这个法国资产阶级各种党派联合的政府鸣做国防政府,的确救了法国的和德国的资产阶级的统治。中国的鹦哥儿现在也学着法国资产阶级:也牺牲了自己的“人权”论的政见,也主张来这么一个国防政府。再则,最近英国财政资本的统治也开始着了大火了;所谓工党的麦克唐纳立即牺牲政见,主张裁减工人失业救济费,减少工人工资以及国家人员的薪金,……和守旧党自由党组织三党联合的国民政府,企图救英国帝国主义的命。中国的鹦哥儿也学着英国的贩卖工人的专家,来主张什么联合各派的国防政府。中国的鹦哥儿就会这样学嘴学舌的救火。虽然,他们“虽有意志,何足云耳”,然而他们要救火的诚心,他们要救中国绅商统治以及国际帝国主义统治的诚心,是值得“感谢感动”的!

  甜言蜜语的鹦哥儿,你们的“人权”“自由”……还要骗谁呢?

  鹦哥儿呵鹦哥儿!你们还不如兔儿爷。兔儿爷有一种特别的骗人的本事!它们遇见什么危险的时候,立即用两只小巧的前腿,把自己的很锦绣的红眼睛遮起来;这样,它们就望不见危险了,它们认为危险也望不见它们了。假如它们遇见的是猎狗,那么,它们这一套把戏,岂不骗了猎狗又骗了自己么?自欺欺人,一当两用,真正巧妙之至。

  中国的兔儿爷现在也应当(m.lz13.cn)望见大火了,但是,它们会遮起自己的眼睛来。

  自从日本如进无人之境的打入了满洲,一切种种的鹦哥儿,都突然的发见了中国的大火,大学教授,新闻记者……都在鸣着:“赤焰熏天,疮痍遍地。”大家口头上都要救国,实在是要救火。有些人也许衷心至诚的要解放中国,甚至于要解放的仍是劳动群众;可是他们像兔儿爷一样故意遮起自己眼睛来,说“劳动群众腐化了么?为什么不起来救国?”他们遮起了自己的眼睛,不望那些对于帝国主义不抵挡的枪炮飞机手榴弹……正在对准着劳动群众,而且这些家伙对于劳动群众决没有对于“吾人后辈”的学生那么客气。结果,这些人的至诚,客观上仍然是替绅商统治救火,——由于他们这样“至诚的立场”比鹦哥儿更加收留易骗人。所以兔儿爷终究也是一种骗人的鹦哥儿,不外道行和法力比较的更深些罢了。

  可以说:一切种种的鹦哥儿,连兔儿爷式的也在其内,固然会学着人话七张八嘴在甜言蜜语的说个不了,然而他们大家一致不说的却有一件“小小的”事情。这是一件什么事情?

  这就是成千成万的布衣小庶民被人家屠杀,剥夺任何的自由和权利,做牛做马的做着苦工。这些小庶民仍是牛马的时候,日本的以及法国英国美国……资本家的戎行要开入中国来,永久是如进无人之境的。

  中国的绅商统治之下,中国原是个“nomans’land”!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瞿秋白:鹦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