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秋白:内外

  古人说内外有别,道理各各不同。丈夫鸣“外子”,妻鸣“贱内”。伤兵在病院之内,而慰劳品在病院之外,非经查明,不准接收。对外要安,对内就要攘,或者嚷。

  何香凝先生叹气:“当年唯恐其不起者,本日唯恐其不死。”然而死的道理也是内外不同的。

  庄子曰,“哀莫大于心死,而身死次之。”次之者,两害取其轻也。所以,外面的身体要它死,而内心要它活;或者正由于那心活,所以把身体治死。此之谓治心。

  治心的道理很玄妙:心虽然要活,但不可过于活。

  心死了,就明明白白地不抵挡,结果,反而弄得大家不镇定。心过于活了,就胡思乱想,认真要闹抵挡:这种人,“尽对不能言抗日”。

  为要镇定大家,(m.lz13.cn)心死的应该出洋,留学是到外国往治心的方法。

  而心过于活的,是有罪,应该严肃处置,这才是在海内治心的方法。

  何香凝先生认为“谁为罪犯是很成问题的”,——这就由于她不懂得内外有别的道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瞿秋白: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