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吾:切梦刀

  不知道什么一个机会,也许因为沦陷期间闷居无聊,一个人在街上踽踽而行,虽说是在熙来攘去的人行道上,心里的闲情似乎古寺的老僧,阳光是温煦的,市声是嚣杂的,脚底下碰来碰往净是坏铜烂铁的摊头,糊口的酸楚处处留下深的犁痕,我觉得人人和我相似,而人人的匆促又好像把我衬得分外孤寂,就是这样,我漫步而行,突然来到一个旧书摊头,在靠外的角落,随时有被人踩的可能,赫然露出一部旧书,题签上印着《增广切梦刀》。

  梦而可切,这把刀可谓锋利无比了。

  一个白入夜夜全不做梦的人,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勇士。能够做到这步田地的,勇士两个字当之无愧,我们凡人没有福分妄想这种称谓,由于一方面必需达观如哲学家,一方面又必需浑浑噩噩如二愣子。

  当然,这部小书是为我们凡人做的,作者是一位有心人,愿意将他那把得心应手的快刀送给我们这些太多了梦的可怜虫。我怀着一种欣喜的心情,用我的如获珍宝的手轻轻翻开它的皱卷的薄纸。

  “丁君成勋既成切梦刀十有八卷……”

  原来这是一部详梦的伟着,民国六年问世,才不外二十几个年头,便和秋叶一样凋落在这无人过问的闹市,成为梦的笑柄。这锦绣的惹人遐想的书名,采取的是《晋书》关于王浚的一个典故。

  “浚夜梦悬三刀于卧屋梁上,须臾又益一刀,浚惊觉,意甚恶之。主簿李毅再拜贺曰:三刀为州字,又益一者,明府其监益州乎?及贼张弘杀益州刺史皇甫晏,果迁浚为益州刺史。”

  在这小小自得的故事之中,有刀也在梦里,我抱着一腔的奢看惘然如有所失了。

  梦和生命一同存在。它停在记忆的热室,有情感加以育养:理智旺盛的时候,我认为我可以像如来那样挣脱一切挂恋,把无情的超天然的聪明磨成其快无比的利刃,然而当我这个常人硬起心肠照准了去下切的时候,它就如诗人所咏的东流水,初是奋然,竟是徒然:

  “抽刀中断水水更流。”

  有的时候,那就糟透了,受伤的是我自己,不是水:

  “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

  于是,我学了一个乖,不再从笨拙的截击上下工夫,由于那样做的结果,虽然梦可以不存在了,如同一切苦行僧,生命本身也就不复在人世存在了,我把天然还给我的梦,梦拿亲切送我做答谢。我活着的勇气,一半从理想里提取,一半却从人情里得到。而理想和人情是我梦的弼辅。说到这里,严酷的父亲,在我十三岁上就为人杀害了的父亲,可怜的辛苦的父亲,在我的梦里永遥拿一个笑容给他永遥没有出息的孩子。我可怜的姐姐,我就那么一位姐姐,小时候我曾拿剪刀戳破她的手,鸣她哭,还不许她告诉父亲,但是为了爱护,她永遥不要别人有一点点伤害我,就是这样一位母亲一样的姐姐,终于很早就丢下我往向父亲抱怨,一个孤女的流落的忧苦。他们活着……全都活着,活在我的梦里……还有我那苦难的祖国,人民甘愿为她吃苦,然而胜利来了,就没有一天幸福还给人民……也成了梦。

  先生,你有一把切梦刀吗?

  把恶梦给我切掉,那些把但愿变成失看的事实,那些从小到大的折磨的痕迹,那些让爱情成为仇恨的种子,先生,你好不好送我一把刀全切了下往?你摇头。你的意思是说,没有痛苦,幸福永遥不会完整。梦是奋斗的最深的动力。

  那么,卖旧书的(m.lz13.cn)人,这部《切梦刀》真就有什么用处,你为什么不留着,留着给自己使用?你把它扔在街头,夹杂在其他旧书之中,由人翻拣,听人踩压,是不是由于你已经学会了所有的窍门,用不着它随时指点?

  那边来了一个买主。

  “几钿?”

  “五百。”

  “贵来!”他惘惘然而往。

  可怜的老头,《切梦刀》帮不了你的忙,我闻声你的嘶哑的喉咙在吼号,还在叹息:“五百,两套烧饼啊!”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李健吾:切梦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