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口,没有谁比谁更收留易

  糊口,没有谁比谁更收留易

  文/马德

  壹

  一辈子活下来,经常是,在最有意思的时候,没有有意思地过,在最没意思的时候,想要有意思地过结果却再也过不出意思。

  或者,换一种表述就是,在望不透的时候,好望的人生过得不好望;望透了,想过得好望,可是人生已经没法望了。

  这句话说得并不绕。实在,人生比这个绕多了。

  人生就是这样的一场游戏:在欲看浮沉中,把生命扔到很遥很遥,最后,只为了找到很近很近的那个简朴的自己。

  贰

  有一年,到大连旅游,参观旅顺日俄监狱。印象中,地牢般的监狱,只有很窄的一方窗户开在地上,可以望到人世的阳光。

  在一孔窗户四周,望到一茎绿草,小小的,嫩嫩的,在风中摇曳。我想,这应是在那里苦难度日的囚犯们,所能见到的全部蓬勃和生气希望了吧。但是,那么多的监牢,每一孔窗户前,会刚好有一粒草的种子落在那里吗?会有生命的绿意,落在尽看的人生里吗?

  那得多么幸运啊!

  而我们的窗外,就有蓝天白云,我们的身边,就有鲜花绿草,没有谁囚禁我们,但我们却囚禁了自己。

  经常是,在追不上的时候,才往追;在味道绝往的时候,才想品;在不得已时候,才珍惜得已;在人生的大片夸姣过到支离破碎后,才往捡拾一些碎片,拼凑夸姣。

  叁

  糊口就是一个七天接着一个七天。

  不是日子重复导致了枯燥和无聊,而是你枯燥无聊,把气撒在了日子的重复上。

  实在,都在重复。位高权重的,富可敌国的,没有谁的日子不是一个七天接着另一个七天。只不外,当你仰慕谁,就会美化对方的重复,以为人家重复得有趣味有意义。实在,这一切,都是仰慕的光环披发发出的五彩。

  重复,赋予每个人的本质和意义都是一样的。

  多重复才算重复呢?你望那些一天到晚打麻将的人,天天面对的就是那一百多张牌,然后,洗牌,码牌,打牌,和牌。论理说,该盯得头晕目眩,坐得腰酸腿疼,琢磨得心力交瘁了吧,但嗜打的人从来乐此不疲,没有一个喊累的,也没有一个喊重复的。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微信xinlingba

  为什么呢?上瘾。

  实在,有瘾,才是快乐糊口的枢纽。瘾,就是情趣,它会让每一个日子,像绽开的花朵,一寸一寸阳光踩过的花瓣,无论多重复,都会美得各不相同。

  肆

  活得没滋味的时候,往坐坐北京地铁,从1号线到15号线,在上班的早高峰。

  你一下子就释然了。当然了,一下子也更崩溃了。

  密密麻麻的人,如雨前的蚁,簇拥着,没有喧闹,没有声响,是令人压抑的寂静。几乎不用走,“哗”被推上车,“哗”又被挤下车。就这样,天天,还未曾上班呢,两三个小时,先折耗在了路上。无论你蓄了多少激情和活力,也会被日复一日地磨蚀殆绝。枢纽是,还有放工呢,还有一个晚高峰等着呢。

  谁比谁活得更收留易?

  但,即便这样,一定也有活得幸福的“北漂”。幸福的人糊口里不是没有不堪和琐碎,不是没有疲劳和失看,而是不管糊口给了多大的泥淖,也要让生命拔腿出来,临清流,吹惠风,也要在心中修篱种菊,怡养内在的优雅和高贵。

  幸福是一种自我剥离的能力,以及自我天生的能力。糊口中,没有多少幸福是现成的,有幸福的人,只是会幸福罢了。

  伍

  一个整宿睡得很好的人,会嫉妒一个睡眠质量不怎么好、甚至半宿还会醒一会儿的人。乍听,简直不可思议。再解释,你就明白了。原来,那个睡得很“好”的人,是靠安定这种镇定药片睡过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的。

  假如不说透,从表面上望,应该是后者羡慕甚至嫉妒前者才是。由于,前者太好了,好得简直无与伦比。

  糊口,有多少是我们望透了本质的。你羡慕的显贵,前呼后拥,望起来那么风光,可是风光背后有多少痛苦,对方不说,你不会知道;你羡慕的富有,宝马香车,锦衣玉食,望起来,是那么荣华,这荣华背后有多少痛苦,对方不说,你不会知道。

  也就是说,即便失点眠,你依然是那个睡得很好的人。即便过得平凡而宁静,你也会赢得别人羡慕。甚至,这里边,那些你羡慕着的人也在羡慕你。

  只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愿把这种羡慕等闲告诉你。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糊口,没有谁比谁更收留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