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披发文摘抄

 

  林清玄披发文摘抄(一)

  《玫瑰与刺

  这作为情侣们爱情象征的玫瑰,有刺,是不是也是一种象征呢?象征夸姣的爱情总要付出刺伤的代价。  把玫瑰插在花瓶,我本想将所有的刺刮往,但是并没有这样做,我想到,那流进玫瑰花的汁液,也同样流进它的刺,花与刺的本质原是一样的;就似乎流进毛虫的血液与流进蝴蝶的血液也是一样的,我们不能只赏识蝴蝶,不包收留毛虫。

  流在爱情里的血液也是一样呀!润泽津润了温柔的玫瑰花,也润泽津润了尖利的棘刺。流出了欢喜与幸福的,也流出了忧伤与悲痛。在闪动爱的泪光中,也闪动仇恨的绿光。

  但是我始终相信,真正圆满纯粹的爱情,是没有任何怨恨的,就像我们爱玫瑰花,也可以承受它的刺,以及无意偶尔的刺伤。

林清玄披发文摘抄(二)

  《清欢

  当一个人可以品味出野菜的清香赛过了山珍海味;或者一个人在路边的石头里望出了比钻石更惹人的滋味,有魅力,或者一个人听林间鸟叫的声音感触感染到比提笼遛鸟更打动,或者甚至于体会了悄悄品一壶乌龙茶比吃在喧闹的晚宴中更能清洗心灵 …… 这些就是 “ 清欢 ” 。

  清欢的境界是很高的,它不同于李白的 “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披发发弄扁船 ” 那样的自我流放;或者 “ 人生自得须绝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 那种绝情的欢乐。它也不同于杜甫的 “ 人生不相见,动如介入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 那种无奈的感叹。

林清玄披发文摘抄(三)

  《幸福

  小时候,我们住在南部乡下,因为兄弟姊妹良多,妈妈非常的忙碌,我“们只要一靠近妈妈,她最天然的反应是一掌把我们打开:“闪啦!大人在无闲,不要在这里绊手绊脚!”

  因此,我非常渴想有一天能牵妈妈的手。(m.lz13.cn)

  有一天,妈妈要到田里摘野菜,我随着往,她忽然牵起我的手,走在田间的小路,那时是黄昏,夕阳一片金黄,拉长了妈妈的身影,几乎笼盖了整条小路。

  那时候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生命原是如斯夸姣!

  经由三十几年了,每次想到那一幕,幸福的感觉仍在汹涌,呀!原来幸福的感觉是许多小小的感情所累积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林清玄披发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