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无人知道的两个字

  世间无人知道的两个字

  文/释戒嗔

  淼镇上有户人家,家景富裕,一直想要个儿子,甚至不惜罚款超生,生了第三胎后,终于得了一个儿子,天然溺爱了些。

  儿子见到好吃好玩的,出手就要,所幸家中挺有钱的,几乎都可以办到。儿子有点率性,但也不是极坏的那种。

  有一年夏天,那家人带着刚上三年级的小檀越一起上天明寺游玩。他们在佛堂前求佛,父母求佛的内收留几乎都和小檀越有关,好比但愿小檀越的学业有成,身体安康等等。

  小檀越望到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戒尘和戒痴在院子里跑来跑往,无人管束,也不用读书,突然心生羡慕,对他父母说,想在天明寺里待上一段时间,他父母力劝无果,只能找师父们商量。

  师父们起先也不同意,捱不住小檀越父母的苦求,便同意了,允许让小檀越在寺里住上十天,但有个要求,既然在寺里就要守寺里的规则,小沙弥所要遵守的戒条,一条也不能犯。

  小檀越同心专心要住在寺里便满口允许了下来。他的父母还有些放心不下,便哀求师父多多照顾小檀越,下山后,又差人买了良多东西,送上山来,怕小檀越有所需要。

  智缘师父让送东西的把东西带归往,说小檀越在寺里的十天将没有特殊化。

  晚上时分,智缘师父领着小檀越在禅房里逐一向他讲述寺里的规矩。小檀越在房间里好奇地东张西看,只是一个劲地点头,也不知道是否把这些话听在心里了。

  智缘师父讲完,小檀越正预备往我们的房间睡觉,智恒师父突然对小檀越说,寺里还有一个规矩,假如戒律满了十条,就要用寺里最严峻的刑法来处罚。

  戒嗔很希奇,由于在寺里那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听过有什么严峻的刑法是用来处罚僧人的。

  小檀越从第二天早晨就开始不习惯了,四点钟的时候戒尘和戒痴怕他受处罚硬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

  他在上早课时,一下子倒在蒲团上打打盹儿,被智恒师父狠狠地打了几下板子。师父讲故事的时候让他倒茶,他又打破了香客的杯子。

  徐徐小檀越发现原来寺院的糊口和想象中并不一样,不仅在糊口上,小檀越饮食也不习惯,由于我们一天只吃两整理素斋。

  那天傍晚,智恒师父还赶走了小檀越家里人派来的给他送零食的人。

  晚上小檀越在床上翻来覆往良久才睡着觉。连续几天,小檀越的戒律一条条地犯着。

  第四天的时候,戒傲突然小声对戒嗔说,让我多望着点戒言。戒嗔迷惑地问他为什么,戒傲告诉我,小檀越刚才在院子里一直望着戒言,边望边流口水。

  第五天,小檀越已经犯了八次戒律了,其它各式各样的小错误更是不中断。他父母下战书时候来望小檀越,小檀越扑在父母怀里痛哭,一定要跟他们下山,他母亲搂着小檀越痛哭,父亲也在旁边不中断地叹气。

  小檀越下山的时候,他父母鸣他和我们作别,他也只是胆怯地向我们挥手,然后牢牢地抓着母亲的手,不愿意放开。

  据说小檀越以前在家里不听话的时候,他父母会说,再不听话让小拐子来把你拐走,但是效果也不是很好。不外现在只要说,再不听话就把你送上山往,小檀越就乖乖听话了。

  有次,戒嗔问智恒师父寺里最严峻的刑法是什么?智恒师父笑着说,只是怕小檀越一直待在寺里不走,所以吓吓他,实际上是多虑了。

  有人只望到密林中翠竹清雅,却忽略了树叶下蛇吻浮现;有人只想到有林地间花瓣满地,却不知下面池沼陷人;有人只听细雨潺潺,却不知惊雷闪现。

  茅山半山腰有香火飘渺,但那不是你想象中的静土。属于你自己的糊口一样也可以活得很出色。

  世间有两个字始终无人知道,那就是知足。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世间无人知道的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