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我想要”的那种人

  成为“我想要”的那种人

  文/喻云

  我们处在一个遍布“异景”的时代,“标签异景”也同样随处可见。

  标签的好处是能够帮你找到同类。刚上微博的时候,我不太会玩,随便填了个标签,结果发现它们竟然在自己的首页上宣布了出来,诸如“话剧兴趣者”、“咖啡控”、“八卦”等等,有可能借着这些简朴的描述,我们会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找到同类。

  这显然是一个标签的时代。打开电脑,QQ提示你收到一条挚友印象“宅女一枚”;登录豆瓣,你的挚友分别加进了“笑点很希奇”、“环保主义皆祸害”和“谁叠被子谁是猪”小组。你淡淡一笑,打开“女巫闹闹”的主页,忽然心情很好——这周天秤座带了小红花。

  聚会的时候,当你听到有人说他也是天秤座的,你会迅速和他攀谈起来,你们共同认定天秤座优雅、灵感、有才华。最后,你们互换电话,你觉得自己的朋友圈又多了一员。这跟认老乡并没有太多差别——只不外地域认同变成了心理认同。就像干露露和邓建国要走到一起,两人大概也是觉得彼此的标签那么相似,属于同类。

  标签是用于寻找同类的,它源自于人们对孤傲的恐惊感,很少有人给自己贴一个没有同类的标签——即使你想给自己加上“唯一无二”的标签,你也会在谷歌发现数百万个结果。无论多么小众,标签都能给你带来同样的一群人供你抱团取热。即使是韩冷和王珞丹喊“我和别人不一样”,后边也会接上一句“我和你一样”.

  然后,这种认同感会给你带来一种积极的暗示。鉴于不会有人在内心给自己贴上“我要成为全世界最坏的人”的标签,那么标签总给人一种积极,至少是中性的心理引导。《超级大坏蛋》里的经典台词固然立下这样的志向,但并没能如愿——他最后成为了一个英雄。连宅女、极客这些相对中性的词语,也会给你施加积极的影响,让你自信地接受这种糊口方式,而不是沉没在“大众”的洪流之中。

  但标签的效应并不是所有时候都一致。同样一个“90后”的标签,当别人贴给你的时候,他可能不怀好意以为你“如斯简朴,有时幼稚”,但假如你自己贴上,则可能是李宁的广告语“沿着旧舆图,找不到新大陆”.心理学家克劳特在1973年做过一个实验。他要求人们为慈善事业捐募,然后根据他们是否有捐募,标上“慈善”或“非慈善”.后来再次要求他们做捐募时,对,你猜对了。那些被标签为“慈善”的人,比那些“非慈善”人捐得要更多。

  实在这也是在提醒我们,多使用正向的标签。假如你小时候,刚好有一个朋友鸣“别人家的孩子”,她从来不玩游戏,不聊QQ,不喜欢逛街,每天就知道学习,长得好望,又听话又温柔,次次年级第一。而你却“笨蛋”、“没主见”,你会更加明白这种心理现象。正向的标签会使你的养成计划更加顺利,也更加自信。

  因此,给自己加上一个标签吧,然后如《模拟人生》一样,把自己培养成“我想要”的那种人。

  1. 努力避免成为最失败的十种人
  2. 让笑话你的人成为笑话
  3. 没有谁是躺着成为谁的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七个枢纽词告诉你李嘉诚为何不败
  • 你必需承认,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 在尽看处望到但愿
  • 成功就是在准确时间做准确事情
  • 一个人想要让自己强盛,就必需放下一些东西
  • 要什么,自己往挣
  • 假如环境不动,我自己走
  • 如何保持年青和竞争力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成为“我想要”的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