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亮程:对一朵花微笑

 

  刘亮程:对一朵花微笑

  我一归头,身后的草全开花了。一大片。似乎谁说了一个笑话,把一滩草惹笑了。

  我正躺在山坡上想事情。是否我想的事情–一个人脑中的希奇设法主意让草觉得可笑,在轻风中笑得前仰后合。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半掩芳唇,忍俊不禁。*近我身边的两朵,一朵面朝我,张开薄薄的粉红花瓣,似有吟吟笑声中听;另一朵则扭头掩面,仍不能遮住笑颜。我禁不住也笑了起来。先是微笑,继而哈哈大笑。

  这是我第一次在荒野中,一个人笑出声来。

  还有一次,我在麦地南边的一片绿草中睡了一觉。我太喜欢这片绿草了,墨绿墨绿,和四周的枯黄野地形成光鲜对比。

  我想大概是一个月前,灌溉麦地的人没望好水,或许他把水放入麦田后睡觉往了。水漫过田埂,顺这条干沟漫漶而下。枯萎多年的荒草终于等来一次生气希望。那种绿,是积攒了多少年的,一如我目光中的饥渴。我虽不能像一头牛一样扑过往,猛吃一整理,但我可以在绿草中睡一觉。和我喜爱的东西一起唾,做一个梦,也是知足。

  一个在枯黄田野上劳忙半世的人,终于等来草木青青的一年。一小片。草木会不会等到我出人头地的一天?

  这些简朴地长几片叶、伸几条枝、开几瓣小花的草木,从没长高长大、没有蕃庑过的草木,每年每年,从我少有笑脸的脸和无精打采的行走中,望到的是否全是不景气?

  我活得太严厉,(m.lz13.cn)呆板的脸好像对生存已经麻痹,忘了对一朵花微笑,为一片新叶欢欣和激动。这不收留易开一次的花朵,难得长出的一片叶子,在荒野中,我的微笑可朗是对一个卑小生命的欢迎和鼓励。就像青青芳草让我望到一生中那些还未到来的夸姣远景。

  以后我觉得,我成了荒野中的一个。真正入进一片荒野实在不收留易,荒野旷敞着,这个巨大的门让你努力入进时不经意已经走出来,成为外面人。它的细部永遥对你紧闭着。

  走入一株草、一滴水、一粒小虫的路可能更遥。弄懂一棵草,并不仅限于把草喂到嘴里嚼嚼,试试味道。挖一个坑,把自己栽入往,浇点水,直楞楞站上半天,感觉到的可能只是腿酸脚麻和腰疼,并不能中断定草木长在土里也是这般情景。人没有草木那样深的根,无法知道土深处的事情。人埋在自己的事情里,埋得暗无天日。人把一件件事情干完,干好,人就徐徐出来了。

  我从草木身上得到的只是一些人的道理,并不是草木的道理。我自认为弄懂了它们,实在我弄懂了自己。我不懂它们。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刘亮程:对一朵花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