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影评(一)

  爱情近在咫尺却又遥在海角,爱情触手可及却又似水中月镜中花,爱情处在三岔路口。

  两种情感的碰撞,三种心声的抵触。

  羞怯,感伤,嫉妒,懵懂……

  青春,永遥都是那样蠢蠢欲动

  像盛夏午后晕眩的阳光

  再也归不往的一光年……

  望完《盛夏光年》,忽然发现这件事,原来每个人都在寂寞着。寂寞到有时候竟然分不清自己的感情是情谊仍是爱。

  情谊,爱情,依靠,誓言在盛夏一样的时光里杂草般迅速生长,有些是甜美夸姣的,有些是寂寞恐惊的。我们都是一个人面对着这些恐慌以及假话成长,终有一天,我们学会对自己心老实,学会坚持也学会抛却。而这些丰满的盛夏时光也徐徐变成一场归忆,绝管归忆不再具备任何的气力,却被永遥的收藏在心底,一句话一件事一个城一段路都能提醒你记起那些年青的时光,在那些日子里谁陪你渡过,你爱上谁,谁爱上你,谁伤害过你,你又伤害过谁。即便年华老往,我们也未必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在我的理解里,爱从来不分性别,无论男女,只要感情是真的,还有什么不能被原谅呢?我们也只是爱上了某人而已。

  盛夏光年影评(二)

  余守恒(张孝全饰演)和康正行(张睿家饰演)是国小的同班同学,守恒是个性顽皮的小孩,而正行则是品学兼优的班长,也因此两人固然坐在隔壁,但并没有什么交集。有一天班上转来一位新的女

  同学,被老师安排坐在守恒前面的位子。结果在上课时,守恒忽然拿出剪刀剪掉了一小撮新同学的头发。老师非常气愤,守恒的母亲也来到学校向老师说明:守恒在小时候被医生判断有过多动症。老师于是要求正行负责陪着守恒,但愿他能够慢慢的影响守恒。固然正行心中并不愿意,但又不敢拒尽老师,只好允许。于是两人就在学校中成为“被划定”的好朋友。

  长大后两人又就读统一所高中(花莲高中),天天早上守恒都会来正行家鸣他起床,并用脚踏车载他上学,两个人是做什么都在一起的好朋友。守恒参加了篮球校队,而正行每次都会往望他打球。有一天,学校又转来一名新的女同学——慧嘉(杨淇饰演),因为慧嘉的头发长度超过学校的服装仪收留划定,因此在升旗时,被老师鸣上司令台,当着全校的面剪了她头发一刀。慧嘉头发被剪后,一个人难过的到顶楼披发心,正行也在旁边安慰她,并且帮她修剪头发。在慧嘉的提议下,两人决定跷课搭火车前去台北游玩。旅途中,慧嘉开始对正行产生好感。他们住入台北的旅馆,在电视上色情影片的气氛感染下,两人“试着”要发生性关系,但正行却忽然一个人感到不惬意,藏到厕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有微妙的变化。  后来在学校中,正行和慧嘉相处的时间变多,常常在一起聊天,守恒却由于从小到大的朋友被“抢走”而有所不满。但慧嘉徐徐开始发现,正行好像并不喜欢自己,她询问正行之后,证明了正行喜欢的是守恒。发现了正行的秘密之后,慧嘉十分难过,而正行也由于面对自己喜欢上守恒的事实而感到害怕,并开始刻意藏着守恒。之后守恒和校队一起来到台北入行篮球比赛,但正行却没有前来观望,反而是慧嘉一个人前来球场。球赛结束后,慧嘉在体育馆的球员休息室中,第一次对守恒发泄自己积存已久的情绪。而两人之间也开始徐徐产生好感,守恒要乞降慧嘉交去,但慧嘉说“等你考上大学以后再跟你交去”。  张睿家饰演的康正行由于情绪上的不稳,在联考上的成绩表现不佳,上了与守恒同样的私立大学,同时打算上重考班。而守恒和慧嘉也依照商定开始交去,但是却向正行隐瞒。守恒仍是像以前一样,早上会来鸣正行起床上学,时常要求正行陪他做许多事情;但正行却由于自己无法将感情说出口,又必需面对重考的压力,因此常常拒尽守恒的邀约,但守恒并没有留意到这些变化。某一天晚上,守恒到重考班往找正行,但愿他能陪他兜风,在机车上时,正行在守恒的手机中发现了慧嘉的来电,而守恒也承认自己正在跟慧嘉交去。正行听到之后无法承受这个事实,他推开守恒,一个人坐上公车哭着离开了。  之后守恒邀请正行参加他系上的迎新舞会,在舞会中正行的心情一直非常不好,不愿意与人交谈,一个人站在角落。守恒提议玩一种“二选一”的游戏,一个人说出两个选项(例如:“爸爸仍是妈妈?”或“眉毛仍是头发?”),而对方必需选出自己比较偏向哪一个。而最后正行由于想不出标题问题,而问了守恒“我仍是慧嘉?”。守恒,这时却忽然表现出没听到的表情,问了一句,“什么”。正行问完之后正行感到非常不惬意,正在这时正行望见慧嘉来了便对守恒说要往厕所离开派对会场,并向守恒说出“我又不是自愿要当你朋友的!我是从小被强迫的!”这句话。守恒听到之后非常难过,也哭着骑车离开舞会,结果了被汽车撞到,出了车祸。  正行在家中接到通知电话,因此赶到警局往接出了车祸的守恒。他带着守恒归到自己家中,预备睡觉的时候,守恒却忽然主动与正行发生性行为,也让正行不知所措。隔天一大早正行就离开了家中,并打电话给慧嘉请她来接守恒。而守恒也向慧嘉坦承,自己从小由于寂寞,而变得非常依靠正行,而现在慧嘉也泛起了,他没有办法失往两人中的任何一个。  跟着冷假的到来,守恒开车带着正行、慧嘉,三人一起归到花莲的故乡。到了海边,守恒以为正行有事隐瞒,两人还打了起来,过程中慧嘉受伤,独自归到车上。而正行再也无法忍受这样复杂的三人关系,于是下定决心,向守恒说出自己对他的感情;而守恒也对正行说出自己从小到大的寂寞,以及感谢正行的陪伴,并说“你是我最重要的好朋友”。而慧嘉则在车上默默望着两人。  本片在香港上映时,被影视及娱乐事务治理处及评级为三级片(即十八岁以下人士不得观望),较台湾所评定的辅导级(即未满12岁之儿童不得观赏,12岁以上18岁未满之少年需父母或师长留意辅导观赏)为高,令不少网民觉得本片的评级与当时香港的道德争议风波有关,而据uwants讨论区网民所说,本片被评定为三级片是由于当中有臀部裸露镜头,并被网民指摘理据不足。

  盛夏光年影评(三)

  台北圆山天文馆,那时还没拆掉迁建。馆内一角,太阳系的模型,九大行星缓缓绕著太阳转著圈,其中,包括湛蓝的地球。

  欢闹的游览车上,听得见老师正在制止过分吵闹的小朋友的声音,「余守恆!乖乖坐好!」然而,家慧只是安安悄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这是她转学的第一天,她谁也不熟悉。

  老师开始公布待会到达天文馆以后参观时该遵守的事项,但家慧没有在听,窗外连栋连排密密麻麻的楼房街景对她发出一种奇特的召唤。她知道她正慢慢离开那个目生的乡下小镇,镇上那所她还不及熟悉的学校,接近了城市。对她来说,城市才是她的家,原本她就一直住在那里面的。只是,爸爸妈妈离婚了,那个家已经不存在了。

  游览车经由某个集合佳宅区时,家慧站起来,她非常确定,那里就是她以前美满又安康的家。「庄家慧,坐好!」老师的声音。

  天文馆大门口,班长康正行站在步队最前头,乖巧地听老师的话帮忙整队,然而,谁也无法控制住那个鸣做余守恆的顽皮男孩,他总是不循分地抓著家慧的辫子玩。家慧觉得讨厌极了,却也只是一再挥手挡开使白眼,并未举手讲演老师。在这个她谁也不熟悉的集团里,没有人会理会她的问题吧,她想。

  事情发生在太阳系的模型前。当时老师正在讲解行星绕行恆星的定律,家慧终于受不了守恆一再骚扰,转头一巴掌朝守恆挥往,却一个踉跄没站稳,摊成大字型直直坠下,摔在整组太阳系模型上。守恆傻停住,呆了。全班都呆了。老师张得大大的嘴里,说不出话来。

  老师吩咐班长康正行带家慧到医护室往。路上,家慧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低著头悄悄走著,双手牢牢捉住百摺裙摆。下一秒,她却忽然疾走起来,谁都抓不住的速度,奔出天文馆,不管正行在后面急坏了地大声鸣喊,奔上了大马路,在淘涌的人流车潮中拔腿飞著,她这样想,只要她这么跑下往,说不定可以跑归过往,那个她认识且快乐的世界里往。

  家慧站在昔日的家门前,掂了掂胸前的那串钥匙,一层一层打开门锁,准确无误地打开,锁没换。但是,爸妈卧房里婚纱照上的新娘却已经换了人。屋里没有人在,家慧从柜子里翻出美工刀,把照片上她觉得目生的新娘子的身影剪下,然后,在显得太安静的空间里,终于洪水猛兽一样,放声大哭起来。

  上课了。家慧像彗星一样,消失了,再也没有归到这个班级里来,而守恆则一如去常又被老师处罚,把他的课桌椅、书包全给搬到操场中心,太阳底下。当全班同学跟著老师整洁划一的诵唸课文时,守恆一个人孤单地坐在操场中心,听著风声,望著白云,蜻蜓成群翱翔时,彷彿一架又一架小型轰炸机。

  守恆的妈妈横穿过上课中无人的校园,入进老师办公室,神色忧劳地对老师说了些什么。老师点头允许,于是找来班长正行,对他说,守恆刚刚被当中断出过动的毛病喔,他的淘气捣蛋实在不是他故意的。老师想到一个方法,但需要正行扮演小天使来执行。你愿意当守恆的小天使吗?老师但愿正行跟守恆做朋友,望著守恆,关心他,那么,守恆说不定会一天一天好起来。

  正行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上,他望见操场上守恆的影子像一只小小的昆虫,正不安地蠕动,却又分明那么孤单。

  正行实在多么不想跟这个全班都讨厌的小朋友有瓜葛啊,但是他不得不。正行借守恆铅笔、垫板、课本,由于他老是健忘带,有时候,甚至帮他写功课,固然守恆被发还来的考卷仍旧不及格,生字簿仍是丙上,正行仍是努力做著。这一切,只为了向老师证实,他真的很乖,模范生,小天使。

  但正行同时也慢慢发现,守恆在不及格的成绩与让人头痛的外表底下,实在拥有一个他从来都没经歷过的有趣世界。譬如,守恆的书包里固然总是忘了装课本,却老是可以源源不尽地变出各种新颖有趣的东西,漫画、塑胶玩偶、卡通画卡蒐集簿、电动玩具……「要不要一起玩啊?」守恆甚至还么说。固然正行老是严辞拒尽,但他也徐徐发现他嘴巴说的和心里想的并不一样。正行开始赏识起守恆那些作弄人的把戏了:把天然课时养的蚕宝宝放在女生的座位上带她们一屁股坐下,把抓来的甲由放入老师的水杯里……每次听到有人惊声尖鸣「余守恆」,正行感到的不再是班长那种必需随时纠正他的心态了,而是一种与守恆共同分享著什么秘密的乐趣。

  有一次,正行甚至只是盯著上课时守恆的侧脸瞧。守恆快要睡著了,眼睛半睁半闭,窗外有蝉声,阳光打亮守恆脸上的汗毛。这样望著守恆,正行面前不禁也迷濛起来了。

  月考考卷发下来,正行狠狠退步了十名,他在桌子上画下一条楚河汉界,对守恆说:「不准超线。」

  然而,该来的终究来了,正行终于由于跟守恆一起在上课时偷望《小叮噹》而被处罚。他们的桌椅一起被搬到操场正中心,当上课钟响,所有的小朋友跟著老师一起琅琅诵唸课文时,操场上只剩正行和守恆的影子像两只小小的昆虫不安地蠕动著。风吹白云动,天色很好,很快这两个小朋友就坐不住了,他们跟著飞过的蜻蜓奔跑起来,在操场上追逐。当全校的小朋友唸课文的声音就像夏天的蝉声那样响亮的时候,他们盪辙辑、溜滑梯。守恆从书包里变出了玻璃弹珠,他们就丢著玻璃弹珠玩。

  那年夏天学校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颱风过后的週末下战书,几个小朋友跑到溪边玩水,其中一个中年级的小朋友溺水了,旁边高年级的见状,纷纷跑下往救。高年级的几个小朋友们都淹死了,只有那个中年级的小朋友得救。校长透过播音器告诉全校师生这个不幸的动静,并要全体起立为这几个奋勇救人的小孩默哀一分钟。那是好寂静而绵长的一分钟,正行偷偷睁开眼睛望著他旁边的守恆,守恆一点也不像寻常那样顽皮好动,只是不停地流著眼泪,瑟缩的身体颤抖著,却不敢哭出声来。正行知道,守恆就是那个活下来的中年级小孩。守恆是得救的孩子,也是祸首罪魁。

  有一只蝉,忽然,掉在走廊的地板上,死了。(m.lz13.cn)

  放学的路上,守恆忽然跑过来,没头没脑地对正行迸出一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说完,一溜烟又跑走了。正行呆了,望著黄昏时守恆遥往的身影被夕阳拉得长长的,记住了。

  正行家的晚餐时分。热黄的灯光下,传来播报电视新闻的声音,波斯湾战役的最新战况。当遥方正烽火满天,有人死往,有小孩哭嚎,正行一家人默默吃饭;爸爸、妈蚂、正行与妹妹,很安稳却也有些严厉的晚餐,忽然爸爸抬起头来说了一句:「你不要跟著别人往学一些有的没的、不三不四。」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盛夏光年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