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浩,熟悉你真好

  程浩,熟悉你真好

  近年来读的书里,没有哪一部像10月刚出版的程浩《站在两个世界的边沿》如斯震撼人心。程浩有着特别的人生,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职业病人。他从1993年出生后就没有下地走过路,医生曾中断言他活不外5岁。结果,他活了20年,吃药、注射、入急救室是糊口的常态,母亲曾把厚厚的一沓病危通知书用一根10厘米长的钉子钉在墙上,说这很有纪念意义。

  今年8月21日,程浩走完了他的人生。电脑里留下了各类完成的和未完成的作品,多达44万字。程浩生前但愿能够出本书,并给书取好了名字——《站在两个世界的边沿》。没有比这更恰当的名字了,他站在那里,能够望到我们的世界;而他的世界,我们无论怎么想象都不切当。好在,这本书在他离世后出版,在序言中程浩写着:欢迎你走入我的世界,熟悉你真好。

  程浩出生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半岁左右,家人发现他“不太爱动”。求医多年,没有病院诊中断出他得了什么病。来北京检查,病院的诊中断书上写着“脑瘫”,后面画了个大问号;天津病院诊中断书上写着“肌无力”,后面也是个问号。程浩的父亲曾是一名司机,每年大江南北四处奔波;母亲在给几家公司当会计,公司相隔数百公里,每月有一半时间花在路上。因此,程浩写道:“我常笑说,父母一生跑了太多的路,最后使我‘无路可走’。”

  6岁之前,程浩一直被父母带着在全国各地望病,还往求诊过一位“气功巨匠”。在那次荒诞的求医过程中,程浩熟悉了一个失明的小姑娘毛毛,两个小孩后来成为好朋友。毛毛最喜欢晒太阳,她说:“只有吸满了阳光的眼睛,才能照亮世界。”后来,毛毛在一次意外中跌下18级台阶,生死未卜,两个小伙伴就此失往了联系。那件事对程浩有很大影响。

  16岁时,程浩胃出血被送往抢救,母亲不眠不休三日夜,把他从死神那里抢归来。医生怀疑他吃了不干净的食品,母亲于是连家庭聚会也不让他参加了。程浩写道:“原本就有限的糊口范围,由于医生的一句话变得更小,小得就像陷入了这个世界的酒窝里。所以我经常想,也许这就是自己爱笑不爱哭的原因吧。”

  因为身体原因,程浩没上过学,母亲教会他读书识字,然后阅读和写作就伴随了他的一生。程浩的网名鸣“伯爵在城堡”,凭借独特的文字,他在网上小有名气。(m.lz13.cn)程浩的文字中,总有着与他春秋不相符的宽大旷达和幽默。他曾写道:“真正牛逼的,不是那些可以随口拿来炫耀的事迹,而是那些在困境中依然保持着微笑的常人。”

  程浩留下的文字中,有大量是关于读书的,他反复和网友探讨读书的目的、方法和意义。很少有人像他一样把读书望得那么重要,由于对于程浩而言,当真读书、当真糊口,是他独一能做到的事情。他最喜欢的作家是史铁生,那本闻名的《我与地坛》,程浩望了无数遍。

  “在北影导演系听课,听一天也行。”这是程浩一生最想实现的梦想。有人问他,最恐惊的是什么?他归答:“害怕上帝丢给我太多理想,却忘了给我完成理想的时间。”

  程浩的书,时常会让人思索一些望似无意义的问题,好比:生命的质量和数目哪个更重要?假如人人向死而生,会不会对生命多一些感谢感动和珍惜?我们是不是比我们认为的更幸运和富有?思索着这些问题,当你合上书时,特别想对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程浩说上一句:感谢你曾经来过,熟悉你真好。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程浩,熟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