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的诗意

  《

  作者:王维

  原文

  遥望山有色,近听水无声。
  春往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注释

  1、色:颜色,也有景色之意。
  2、惊:吃惊,害怕。

  诗意

  遥望高山色彩明亮,
  走近一听水却没有声音。
  春天过往,
  可是依旧有许多花草争奇斗艳,
  人走近,可是鸟却依然没有被惊动。

  赏析

  望遥处的山去去是恍惚的,但画上的山色却很清晰,在近处听流水,应当听到水声,但画上的流水却无声。在春天盛开的花,跟着春天的逝往就凋谢了。而画上的花,不管在什么季节,它都盛开着。人走近停在枝头上的鸟,它就会受惊飞走。但画上的鸟,即使你走近了,它也不会惊飞。全读起来好像行行违背天然规律,实在恰是暗中设谜,写出了画的特点。

  遥望山有色,

  遥山含笑,有色便是好山,作甚有色?秀气俊朗红湿绿垂是色,冷色苍苍亦是佳色,奇傀峭拔也是异色,只因其间隔而产生美感,让人觉其有无穷的风光。此乃是“静境”,静境之美出乎首句,在于有静心者能品之。这就比如是阳春白雪,一开始就将下里巴人给赶出了艺术空间。取消了浮躁者的赏识美的资格。在这里,任何的浮躁都不行,有的只是心静如水。但不是死水而是活水。你望画中有水呢?一汪春水有着挡不住的盛情倾注而出。一种活动之美跳跃于诗人的眼中。

  近听水无声。

  源头活水本是“动境”,而无声二字又入进静境,宁静致遥。和首句并无矛盾之处。消息的取舍上诗人可以说是能够做到游刃有余。是什么如斯神奇?静的如斯让人难以抛却往一探毕竟,这样,我们就会接近此诗此画,这样心神和山水便靠近了。一切的妙处只是由于“无声”,无声是一种美。王羲之的诗中有“在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便也是这种美。有声无声都溶在一起,完美的天籁之声!庄子所提的“天籁”之声就是如斯,当“天籁”与“人籁”“地籁”一起时,便共同构成一个凡人无法言语的天然之声。

  春往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花儿在那个最美的季节里绝情的开放,并终极将自己的生命燃烧般的开到最美。美到极致后,飘然而往。但此中花儿不谢,只因在画中。(m.lz13.cn)不仅仅是如斯,写的近近是画中的花,是春绝之时,花儿绝逝,无处得美而伤怀的感慨在里面。

  鸟儿不惊,不知青春已绝,岁月已逝。徒留下多少悔恨。

  诗中的画好像代表着一种梦想,一种可见而不可得的梦想,但那种梦想只是在人的心灵处于一种安静的状态中我们才能够想起。但不可得已是事实,诗人唯有带着淡淡的幽思往寻觅世间最后的能够寄托情怀的东西。人已往,空留花,鸟未惊,人又来,没有永恒的锦绣,而一切的锦绣都将隐于虚幻。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画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