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霸王别姬影评

  张国荣霸王别姬影评(一)

  程蝶衣,张国荣饰,是一个戏子,主要角色是京戏《霸王别姬》中的虞姬,段小楼是西楚霸王项羽。段小楼是程蝶衣的师哥,两人从小就在一起练戏,唱戏,感情很深。小时候,蝶衣鸣小豆子,小楼鸣小石头。

  霸王别姬成就了程蝶衣和段小楼,段小楼和程蝶衣也成就了霸王别姬。而最后,虞姬真的成了虞姬,而这霸王终极也成了霸王。

  不疯魔不成活——张国荣版《霸王别姬》观后感

  程蝶服饰演虞姬,到了出神入化、真假不分的地步,对他来说,他愿意终生都是虞姬,只要可以陪在他的师哥身边。这出戏,只能和师哥一起唱,除了师哥,不管和谁,都不是霸王别姬。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剃往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是昆曲中《思凡》的一段,本来应该是“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剃往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可是不管挨多少打,吃多少苦,小豆子就是错,就是改不归来,后来,小石头拿着烟斗在小豆子嘴里一阵乱捣之后,流着泪的小豆子终于启齿唱自己是个女娇娥了。

  也许,对于小豆子来说,这一句的改变意味着他心底里最后的一点尊严和领地彻底的失往了。从此后,他都演旦角,从醉打金枝中的公主,到牡丹亭里的小姐,再到霸王别姬里的虞姬,在戏里,他就是个女人。他的戏,让成千上万的人疯狂。第一次,他唱虞姬的戏,在清末太监张公公的府里,那一次,也是第一次,他被不男不女的张公公变成了禁脔。也在那一次,他望见了那把好剑,那把他的师哥夸个不停的剑。

  那一次,他们俩都成了角儿,从此风光无穷。一个是程老板,一个是段老板。就这样过了良多年,从民国21年,到七七事变,张公公的府邸如今也变成了棺材展,可程蝶衣依然不抛却,他不中断的跑到那里,只为了寻找那把师哥喜欢的剑。

  程蝶服饰演的虞姬,又被政治大腕兼戏迷袁四爷(葛优饰)望上了,他不中断地纠缠蝶衣,给他送各种东西,以各种名目邀请蝶衣往他家。而同时,蝶衣最心爱的师哥,要娶妓女菊仙(巩俐饰)了,蝶衣伤心欲尽。在不知不觉中,程蝶衣早已经深深爱上了他的师哥,对他来说,师哥就是霸王,他就是虞姬,他想要活在戏里,一辈子。他对他师哥说,要从一而终。

  他在袁四爷府上望见了那把剑,又一次,他付出了自己的身体,只为了一把剑,他依然记得,他允诺过师哥,要送给他这把剑。他把这把剑丢在了他师哥身上,他的师哥,正和菊仙小姐成亲……

  再后来呵,一切仿佛都变了,时代变了,社会变了,大家都变了,也许只有程蝶衣没变,也许,程蝶衣也变了。

  他们开始给中国人唱,后来,段小楼被日本人抓走了,程蝶衣又给日本人唱过,国民党控制了北京,他们给国民党唱,共产党来了,他们也给共产党唱,思惟解放了的中国人,要穿戴现代的衣服唱京剧,当家作主的劳动人民,下定决心反抗一切的旧势力和压迫。程蝶衣不再适合这个新世界了。他的一生都在唱戏,他是个为戏而存在的人。而仅仅唱戏的人生,也在文化大革命中变成了痛处,变成了致命的伤害。

  红卫兵纠着段小楼的头发,逼他揭发,揪着他的头发,逼他投降,文化大革命,段小楼和程蝶衣都被打成了反革命,菊仙,也在段小楼被逼着说自己没爱过她之后上吊自杀。自此,程蝶衣和段小楼相披发海角,再没相见过。

  弹指一挥间,十多年又过往了。段小楼和程蝶衣终于又在一起了,他们化了妆来到了戏台里。最后演一出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讲的是楚汉相争的故事,楚霸王项羽,是天下无敌的盖世英雄,横扫千军的勇将猛帅,可老天却偏偏不玉成他,在垓下中了汉军的十面埋伏,让刘邦给困死了,那天晚上,刘邦让部下唱了一宿的楚歌,楚人听后,还认为刘邦已经占领了楚地,慌了神,全都跑光了。听的霸王也掉下泪来。那霸王风云一世,临到头就剩下一匹马和一个女人还随着他。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往,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归为霸王舞剑,尔后拔剑自刎……

  临到头,蝶衣从师哥腰里拔出了当年的那把真剑,拔剑自刎了。程蝶衣用一生证实了她就是虞姬,他为虞姬而生,也为虞姬而死。他心甘情愿,他这辈子,就是虞姬,他最快乐的日子,大概就是在师哥身边……

  不疯魔不成活——张国荣版《霸王别姬》观后感

  影片里开头还有一个小癞子,不堪忍受师父的严肃教导,整天就想着逃。他试了良多次,良多次,每一次都失败了,归来后被师父打到半死,后来甚至说自己早被师父打皮实了。

  最后一次,他成功了,他带着小豆子成功的逃了,他吃到了他这辈子最想吃的冰糖葫芦,他和小豆子往望了真正的角儿出演的霸王别姬。在所有人都鼓掌大声鸣好的时候,小癞子却泪流满面。他说:“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啊?”听着怪心酸的。

  也是那一望,小豆子拉着小癞子归往了。师父正拿着教鞭狠狠的抽着他的师兄弟,特别是他的巨匠哥。他勇敢的朝师父走了过往。师父喊着“我打死你”,鞭子狠狠的抽下往了。小癞子吃完了偷偷躲在口袋里的所有冰糖葫芦,然后吊死了自己。他救了小豆子。良多年后,当小豆子成了角儿,成了程蝶衣后,当他听到有人鸣卖冰糖葫芦,他归过了头,他愣在了那边,说不上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也许,在想那个小癞子,那个前一秒还活生生的转眼就成万古枯的师兄吧!
  电影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们的师父。这真的是一个好严格的老头,一开始,真的非常讨厌他,人,怎么就可以狠到这份上呢,完全的没人道,打人都去死里打,他就不会心疼,没有一丝丝的不忍吗?检查时,背错了台词会被打的半死,背对了仍是会挨打,还说:“打你,是让你记着下归也这么背。”

  最先改变观点是在小癞子自杀的那一刻,他冲入了屋子,我才知道,他的心底,到底有多么爱这些孩子,有多么暖爱自己的职业。都说严师出高徒,师父一丝不苟,威严全在他的教鞭上了。他一生不知道带出了多少弟子,不知有多少成了名角,就像段小楼和程蝶衣一样。但是,他依然故我,一代接着一代培养着新人,最后,他死在了自己的岗位上。他的但愿就是,京戏在这一代可以红红火火。

  这是一部堪称经典的影片,电影很老了,故事也很老了,就像一个白叟在述说着历史一样,布满了沧桑,沾满了尘土,却依然鲜活。

  而如今,片子技术不知好了多少倍,却再也拍不出那样的电影,再也找不归那种感觉了。好可惜。

  张国荣霸王别姬影评(二)

  在目前这个年代观望霸王别姬的故事新编,难免有时空倒错、朝花夕拾的味道。陈凯歌执导的片子《霸王别姬》,恰是以旧瓶装新酒的方式,使线装书里的人物获得了灵魂的延续。江山依旧,国风悠悠,张国荣把台前幕后的虞姬演活了,我想夸奖他一句:这近似于灵魂的表演,一个阴错阳差而又刻骨铭心的灵魂的剖析与再现。灵魂是没有性别的,只有性格永恒。于是虞姬不仅仅作为姓氏而存在,这两个字足以概括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爱情悲剧,可歌可泣,流芳千古。

  因为对那种奶油小生式的面孔怀有成见,以前我没很正视风骚倜傥的张国荣。事实证实这是我主观上的错误。一个影星的真正魅力,在于能召唤你透过其面孔而入进其灵魂。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归,张国荣的内心氛围是很有些孤僻清冽的,因而他饰演的虞姬(程蝶衣),举手投足都透露出深进骨髓的那份阴柔之美。在影片中,在西楚霸王的阳刚之气眼前,虞姬的形象以柔克刚,游刃有余地占据了辉煌的位置,甚至其自刎的结局都令人联想到化蝶或凤凰涅磐这类的传说。望完这部戏便会发现:虞姬的魅力喧宾夺主,而力能扛鼎的霸王反倒退居为配角。说不清毕竟是“霸王”别“姬”,仍是“姬”别“霸王”。

  假如没有气冲斗牛的霸王,虞姬荏弱的羽翼将无枝可栖,而搅浑于尘俗的烟尘;假如没有虞姬的冰心玉壶、明镜高悬,霸王不外是一介赳赳武夫,令人肝肠寸中断的英雄泪亦无处抛洒。可以说是八面受敌中的虞姬之死,促成了真正地霸王这个概念的诞生,失败的英雄、多情的义士、玉碎宫倾的帝王。于是他兵败该下的激昂大方悲歌乃为一曲尽唱:“力拔山夕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是霸王致命的伤口、永遥的痛苦悲伤。

  恐怕基于熟悉到这一层辩证关系,张国荣才能忘我的投进于虞姬的角色,以一种唯美的立场面对霸王并审度自身,霸王是虞姬的世界,霸王在现实中的堕落无异于世界的毁灭。张国荣穿上花团锦簇的戏装,就是京剧中的虞姬,霓裳云袖滴水不漏;而置身戏外,他扮演的名旦程蝶衣,仍旧是虞姬在实际糊口中的替人,程蝶衣对段小楼的失看实则是对一种艺术精神的苛求。从虞姬到程蝶衣,中间有一段艰难的心理蜕变,张国荣巧妙地掌握住角色的更替,把主人公的双重性格塑造得淋漓绝致,一招一式都颇显匠心。尤其他的眼神,在不同的对象眼前简直能变换温度;面对段小楼无法掩饰住内心如火的仰慕,而和菊仙交锋时又寒若冰霜,更多的情况下则处于惶惑与矛盾中,深不可测……

  是这部《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使我熟悉到张国荣是真正的演技派影星,或者更严格点说,是用性格来表演,直至和角色融为一体。他恐怕更相宜于扮演内向型性格、心理波动较大的人物,由于这里有“戏”,有待于抽蚕剥茧演绎出来的“戏”。张国荣一旦置身于戏剧冲突中则如鱼得水,由于他能够不动声色地表演偏激。

  《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是一位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分辨不清人生是戏抑或戏是人生,甚至可以说,他的灵魂已经被虞姬的精神主宰着了,他在幻觉中把舞台无穷地延伸了。张国荣本人的性格,我无从知晓,但他扮演了程蝶衣,我也就几乎无法判定他与程蝶衣本质的区别,这或许恰是这位演技派影星的成功之处?这或许恰是艺术的终极魅力?

  从古至今,英雄丽人的故事是说不绝的。前者是征服世界,后者是征服心灵,我说不清那种更为伟大,正如无法占卜谁是最后的征服者。

  张国荣霸王别姬影评(三)

  程蝶衣是极度自恋的,还有他在舞台上是极度的自信……他是一个悲剧人物,由于他在世的时候,从几岁开始,母亲抛弃了他,到后来六十多岁重遇自己情人的时候,他都没有经历什么好日子。他最知足的是在台上表演京剧,跟师哥一起扮演《霸王别姬》,那才是他一生最光辉的日子。另一方面,在感情上,他非常aggressive,也非常空虚……我觉得这种感觉应该要好好演绎出来。

  这是张国荣对片子《霸王别姬》和主角程蝶衣的讨论,充分显示他对这个角色的了解和自觉,也奠定了他日后演出的成功基础。程蝶衣一如《胭脂扣》的十二少,是原著作者李碧华为张国荣度身订造的人物,因此,张演来不但得心应手,挥洒自如,而且风华尽代,无可替换,这恰如片子《霸王别姬》中袁四爷(葛优饰)的惊叹:“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然而,程蝶衣的性格,比之于备受保护的纨绔后辈十二少更具丰硕的悲剧层次,体认了水仙子人物爱而不得所爱的最终宿命。

  《霸王别姬》的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政治动荡的北平,妓女艳红无力抚养儿子,只好忍痛把他送去全男班的京剧戏班“喜福成科班”拜师学艺,经历十多年耐劳严苛的练习,程蝶衣终成为戏园内享誉甚隆的乾旦,与师哥段小楼(张丰毅饰)合演的《霸王别姬》更疯魔了万千群众、官绅、商贾,甚至日本军人,但忠于戏剧艺术的蝶衣徐徐人戏不分,爱上戏内戏外的段小楼,奈何小楼钟情于青楼女子菊仙(巩俐饰),辜负了蝶衣一番痴恋,其后更抛却京剧,与菊仙双宿双栖。片子就是围绕这对戏剧演员数十年的恩怨爱恨,在时代洪流里的跌荡放诞起伏与生关死劫,最后在“文革”时期,三人被自己养大的孤儿小四出卖,遭受红卫兵的批判而互揭疮疤,菊仙在抵受不了丈夫的背弃而上吊自杀。“文革”结束后,京剧获得平反,蝶衣与小楼重踏台板,再演《霸王别姬》,可惜蝶衣有感风华不再,情爱欲追无从,毅然假戏真做,拔剑自刎身亡,以舞台的绚烂回葬感情的悲壮。

  正如张国荣所言,程蝶衣一生悲苦,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卖落梨园后只与师哥相依为命,一旦师哥背弃了他,他便无处回落。片子的导演陈凯歌曾经指出《霸王别姬》是关于“背叛”的,这个“背叛”的主题落进程蝶衣与段小楼的关系上,共有两个层次:第一层是作为舞台上的拍档,小楼未能对京剧从一而终,半途数度抛却,是对艺术的不忠;第二层是作为台下糊口的伴侣,从小青梅竹马,祸福与共,但长大后小楼另爱他人,这是对爱情的背弃。这两种“背叛”,都经过程蝶衣一人判决和默默承受,也是他悲剧人生的底蕴——临水自照的水仙花,爱上自己的倒影而不可得,却又恋恋无法放手,同样,蝶衣的爱欲也是终生无法兑现的,他既恋上戏中虞姬的形象,爱自己而不可得,同时又爱着饰演霸王的小楼,却被师哥与世俗所拒尽。水仙子人物恒常地处于分裂的状态,分裂的水仙子有两个,水里水外,一个主体的我爱上另一个客体的我,幻影的沉溺徐徐主客难分、真假莫辨,两个即为一体,彼此心证情证。程蝶衣就是这样人戏不分,雌雄同在,他/她既是虞姬,虞姬也就是自己,两者无法从对方的身上剥落,否则无从成就这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师哥骂他“不疯魔不成活”,演戏不得不疯魔,由于要全情投进,但必需返归现实清醒的糊口中,只是程蝶衣由始至终都选择了“疯魔”,在迷恋、迷乱中体认自我,由于一旦清醒,现实的残酷会将这个合成的自我再度撕裂。水仙子的悲剧在于“执迷”,固执地相信水中的倒影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一旦伸手触及,幻影从此碎裂,世界由此崩塌,自我自此诀别。

  程蝶衣是一个被遗弃的人,小时候被父母丢弃,长大后被师哥背离,经历政治的洪潮时又被时代所抛离,他分歧世情,也不适时宜,在异性恋的夫妻轨制里妄求同性相爱,在抗日的旋涡中公开肯定日本人对中国京剧的赏识,在“文革”被批斗时仍死守对传统曲艺的捍护,这样离经叛道的人注定是要败亡的,但水仙子自有他的气度与尊严,即使败亡,也是华丽的落幕。片子尾段讲述“文革”的时候,红卫兵小四要在台上的演出代替程蝶衣扮演虞姬,当蝶衣装扮好了在后台刹那面对这个被换角的处境时,先是一阵惊愕,继而气定神闲地双眼直看穿上霸王打扮服装的小楼如何选择,最后在孤掌难叫下他从收留地为霸王戴上头套,独立苍莽地带着傲寒的神色目送小楼与小四上场,菊仙为了安抚他的失踪,在孤清无人的后台里好意为他披上斗篷,但蝶衣故意耸肩让斗篷滑落,轻声道了谢,便昂首走出后台。这个片段显示了程蝶衣遗世的独立,被人与时代共同背弃和孤立,但同时也映现出他的傲骨与自尊,即使被替换了,也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下台,由于他内心明白,自己是无人能够替换的,面前的“辱没”只是时代的错误!这个场景,张国荣演来布满“静态”,唯是静态,才可显出雍收留,凸现深沉,他对白不多,也没有大起大落的肢体动作,差不多就一直站在原地,凭灵锐的眼神表达那份“时不我与”的无奈与苍凉,既望透世情的虚伪与残酷,也穿透内心的尽看与寂寥。这种“静态”的演绎,完全照现孤高傲立的水仙花,如何以“拒尽同情”来保留自我,而且也留下许多空缺的想象,给予观众入进角色的情绪。

  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舞台的世界恰如太虚幻境,让人演绝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程蝶衣就是以这个舞台作为照现自我的镜像,倒映出虞姬、贵妃、杜丽娘等众多娇媚女子的神韵与身段。片子《霸王别姬》的场景充满大大小小归环对照的镜子,画面上经常呈现两个虞姬,一个在镜内,一个在镜外,却许多时候故意让观众分不清谁是镜内镜外,而蝶衣对镜凝神凝视的镜头也多,空浮泛洞的眼神仿佛自赏、诘问和控诉,照见了自我的血肉形骸,却照不见伸手触及的可能,但他宁愿选择这个虚境作为真我的依附,由于镜外的世界有无法承担的现实,无论爱上自己仍是同性相爱都是违背社会的禁忌,因此,他乐于在浊世中忠于这个自我遴派的角色,至死不悟。(m.lz13.cn)然而,有趣的是,张国荣在演出《霸王别姬》的前后,都被认定是程蝶衣的化身,不作他人之想,无论是原著作者、导演、台前幕后工作职员,仍是各地观众和影评人,都众口一词以为只有张国荣才可演活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的痴迷——例如陈凯歌说他之所以选择张国荣来做这部戏的主角,在于他在气质上很适合这个人物,又说张国荣在男人之中长短常妩媚的,特别是他的眼睛给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而后来他就以一个眼神,将《霸王别姬》的主题“迷恋与背叛”说绝了。影评人陈俊仁以为“在当今的中国演员中,没有人扮演蝶衣能比张国荣做得更好”。另一中海内地评论者洪烛指出:“张国荣的内心氛围是很有些孤僻清冽的,因而他饰演的虞姬(程蝶衣),举手投足都透露出深进骨髓的那份阴柔之美……我也就几乎无法判定他与程蝶衣本质的区别。”——从片子角色议题的讨论望,这是否浮现了另一种镜像幻影:我们对张国荣之于程蝶衣同样也是人戏不分、雌雄同在?!那到底是张演活了程蝶衣仍是程蝶衣借尸还魂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张国荣霸王别姬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