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流研究》读后感

 

  《中国名流研究》读后感

  文/张芳

  张仲礼所作的《中国名流研究》可以说是该领域中的前驱者。在过往,“名流”去去只是指西方的一部门地位较高的男性,但在中国,同样有这样一批与西方名流拥有着相似政治与经济地位,却也在某些方面大不相同的人。他们或许可以被称为中国的“名流”。在对中国名流的研究大多浮于表面与整体的情况下,张仲礼毅然埋头于大量数据中,在这本书里细致进微地分析了19世纪中国名流这一特殊人群的构成,特征,变动途径,社会地位与影响等各个方面。绝管该书美中不足的是大部门为静态研究,但它仍不失为一个颇具价值的读物。

  中国名流

  书中第一章开门见山,阐明了名流的构成与特征。中国名流可以被定义为是一个具有某种功名的群体。一般来说,名流的功名由一系列考试,也即“正途”取得。布衣通过县试成为童生,童生再经由府试和院试成为生员。即使考试不通过,一个人也有但愿和生员一同跻身下层名流之列——足够年长或得到天子恩惠膏泽的情况下,布衣可能成为贡生,这同样是下层名流的一部门。下层名流的竞争已经足够激烈,考取童生的布衣并没有多少,而能成为贡生的童生更是百一之数。不外,和成为上层名流的难度比拟,下层名流的身份通过“正途”仍是相对收留易取得的。

  比拟于下层名流,上层名流的名号好像更为常见——举人,与入士这两个上层名流的主要成员,都是古代文章中的常客;但是,名号的常见并不代表取得的简朴。比拟起地方性的院试,考取举人的乡试显得更为正式,也更为严格:全省的考生都会萃在一起,入行残酷的竞争。严苛的竞争带来的是丰厚的收成:上层名流的特权,还有为官的准许证。而成为入士的会试就是乡试的入化版,那些幸运儿就能成为最高等级的名流——入士的一员。

  以上通过学习与考试成为名流的“正途”,是最被名流圈内接受的一条道路。然而,有许多没有考试需要的文采,时间与幸运的人,也渴想成为名流。怎么办呢?“异途”给了他们新的但愿。即使不经由考试,布衣也可以通过捐纳成为下层名流的一种——监生;而那些苦于没有官职的名流们,同样可以通过捐纳来谋取一官半职。绝管地位不如正途名流们高,但异途名流同样是中国名流群体的重要组成部门。这条路径高昂的用度让富裕人家有了跻身名流阶级的简朴途径。

  权利与义务

  综上所述可以望出,获得名流身份的过程对时间和金钱其一必然有着极高的要求。既然如斯,为何人们还对其趋之若鹜呢?也许我们可以从名流的特权中找到谜底。名流们最重要的特权是有与布衣不同的一套礼节体系。这套礼节体系让他们在面对官吏的时候可以不用像布衣一样尊严绝失,在面对布衣的时候也会被恭顺行礼。在中国古代一切遵从纲常的情况下,这可以说是相称重大的一项权利,它直接让名流阶级超然于布衣之上。这也使得名流们的其他特权变得顺理成章:不收丁税,不服徭役,不需要承受某些痛苦的刑罚,学习优异的更是能每月领到俸禄。这些特权望似不大,对名流的匡助却难以估量。在物质前提不甚发达的古代,徭役对一个人的健康几乎有着毁灭性的打击;而长时间省下的赋税,也是一笔巨大的数量。而这些特权相加,更是使得有些名流能够容隐其他人偷漏税,控制本应属于国家的公产,甚至私设公堂。绝管不是所有名流都如斯贪婪,但这仍不失为名流身份吸惹人的一大原因。

  当然,在享有特权的同时,名流们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职责。作为“高人”一等的归报,名流们需要协助地方工程的修建,建立学堂并协助宣传儒家精神。除此之外,战乱时名流还需练习民兵组织。在某种意义上,名流们和西方的贵族有着相似之处,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地中有着超然的特权,却也要为自己的领地负责。这或许是因为中心集权的需要导致的:为了限制地方官员的权力,中心会常常对官员入行调动,但名流却能不乱的处在一个地方,这让名流对地方的控制格外强势。

  名流的特性

  在第一章奠定的基础下,作者在后几章中又入一步通过定量分析揭示了名流阶级的特性。在第二章中,作者通过估计历年来正途与异途人数,得出了关于19世纪名流数目的三个结论:

  1.19世纪上层名流的数目相称可观。仅仅前半时期,上层名流的数目就已经达到了100余万,占总人口的1.3%;若是算上后来的增广名额与捐纳人数,比例甚至达到了1.9%。考虑到一个上层名流能够为几乎整个家族提供卵翼,以及比上层名流数目更多的下层名流,整个中海内不用服徭役与缴纳赋税的人数相称可观。这部门人享受的特权,就不得不由布衣以及奴隶来承担后果。这直接导致普通人的负担极具增长,为清朝的崩溃埋下了祸根。

  2.“异途”名流的人数不中断增多。起初,为了限制“异途”名流的势力,捐纳的份额被设定得相称之高,治理也很严格。这和财富日益集中的趋势一同遏制了“异途”名流的数目;然而,在19世 纪后期,因为太平天国运动的兴起,政府不得不将捐纳作为一种筹集资金的手段;大量的捐纳变成了大量的名流身份,异途名流的数目也随之膨胀。绝管太平天国时 期正途名流同样由于增广名额有了膨胀的趋势,但异途名流占的比重依然不中断上升。这严峻伤害了名流团体的内部结构,使得新晋名流们对科举轨制和儒学的尊敬大 不如前,从而入一步削弱了政府的权力。

  3.上层名流的人数不中断增多。因为中举名额的增加与捐纳前提的降低,过往显得高不可攀的上层名流慢慢泛滥了起来,从名流总人数的11%上升至了14%。上层名流本应当是一个能力拔群且忠于儒学与皇权的集体,但跟着获取身份难度的降低,这一基础开始崩塌。上层名流这一最为精英的群体开始挣脱政府。

  第三章则是作者讲述名流们科举生活生计的部门。科举,正如大多数人所熟悉的那样,是以儒学为中央的一场考试。无论写什么内收留,其主题必需与儒学相关。在乾隆之前,科举考试中尚有表、判等实用性体裁,也有程朱理学等具备一定哲思性的内收留;但在乾隆时期内,这些内收留都被慢慢取消掉了,连包含一定实际意义的“策问” 部门也被纯儒学内收留代替。同时,考试对格局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诗歌注重格律赛过感情与内收留,文章也徐徐地确定了格局——也即被后人无穷诟病的八股文。这种重点上的变化严峻影响了士子们科举的目的:过往有相称一部门人是怀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参加科举的,而当这一腔暖血被新的务虚尺度浇灭时,科举便不外是一条谋取功名的通道。于是,舞弊现象与取巧现象开始频频发生,更有甚者直接兜售功名;考试的混乱也导致了生员们的疯狂:大量人考取生员只为了运用特权掠夺财物,而想为国家效力的人反而可能被天子指斥为“妄议朝政”。这种黑白倒置的情况慢慢使名流阶级从内部腐烂,终极崩塌。

  第四章中,作者创造性地运用分析传记的方法,对名流的结构入行了研究。绝管该研究作为领域中的首发者不够严谨,但依然得出了许多有趣的结论。名流的经济地位去去遥高于正凡人,而且祖辈是名流者更收留易获得名流的身份。这一结果大大增强了全书核心命题的说服力:名流地位本身提供了收进的可能性。

  名流阶层的变化

  纵观全书,我们可以发现一条贯串始终的暗线:名流超然于布衣之上的经济地位。为什么天子要给名流这样的特权呢?这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问题。也许我们可以更古老的历史中找到谜底:李世民在观望一次科举考试时,曾发出过这样的感触:“天下英雄,绝进吾彀中矣!” 彀,也即牢笼,科举考试从一开始,就有羁縻与限制知识分子的意思在里面。哈耶克曾经在《通去奴役之路》中说过:“没有什么趋势是不可避免的,使其成为不可避免的是思惟。”纵观古今,很大一部门的革命都是由于新思惟产生的,不谈近现代的共产主义革命,太平天国运动有着《天朝田亩轨制》的尽对均匀主义作为指导,就连没多少文化的陈胜吴广,都还有一声“等死,死国可乎!”。知识分子是社会中出产新思惟的核心气力,因而对他们的限制也就显得格外重要。科举一方面能够通过功名进步糊口水平,一方面又给了管理国家甚至“为帝王师”的机会,这物质与精神上的双重的诱惑对知识分子来说几乎无法阻挡。于是,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人才将精力投进在了科举之上。“太宗天子真长策,赚得英雄绝白头!”

  而这恰正是合了天子的意。知识分子的思惟难以控制,但科举考试的题材控制起来相对就收留易的多。仅仅是科举考试必需以儒学为中央一项,就使得士子们深进研究其他流派的思惟变得不可能。饱受诟病的八股文,实在不外是这条道路走到极致的结果。之前是为了将知识分子的思惟限制在儒学,但儒学的范围依旧太大,总会有李贽这样的“异端”泛起,那么,八股文就将“限制思惟”直接变成了“没有思惟”,抹杀了内部变革的一切可能。

  然而,科举在限制思惟的同时还有另一项同样重要的功能:选拔人才。科举中有作诗这种和政治能力关系不大的项目,但也有策问,奏折等实用体裁,究竟选拔出来的职员需要赋予官职,那么他们的政治水平天然不能太差。在明清之前,科举考试可以说仍是达到了这一目的的,绝管可能埋没了一些文采不佳的实干派,却也遴选出了许多能人。然而,19世纪对思惟钳制的追求彻底毁了科举轨制。对文章结构的过度追乞降考试系统的腐败让中举的更多是取巧者与富裕者,真正的政治家反而无法脱颖而出。这在短时间内的确加强了中心集权,由于进选者无心也无能力入行管理;但一旦内忧外患泛起,弊端便绝数显示出来:偌大一个中国,竟找不到足够的应敌之才!

  可以说,名流阶级是皇权与民间达成的一种协议:皇权付出一部门政治与经济特权,换来民间势力的听从。具有颠覆皇朝能力的士子们在奋斗得到了名流地位之后,总会多多少少地对自己的“奋斗结果”有所珍惜,转而维护皇权;名流阶级昆裔知识与金钱上的上风让其有了一定继续性,这也成了想要反抗的名流们的一个大包袱。 名流超然于布衣的地位,更足够让“人上人”的优胜感沉没被统治的事实。这是一场相称高明的交易,皇权获得了不乱,知识分子则获得了安稳的糊口与高人一等的 地位,两者都觉得自己才是赢家。

  只是在19世纪,皇权在长期的集权过后,已经恐惊于一切可能泛起危险苗头的事物。名流阶层从“人才”的会萃地变成了“庸才”的会萃地,有能力的人反而落魄。让有能力的人没有足够的能量,这在短时间内确乎是大大加强了政权的不乱,但一旦有外部能量冲击,能人们获得了反抗的机会,新的名流阶层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往控制暴动的新思惟了。

  19世纪名流阶层的变化,实在也就是统治者观念的变化。在名流阶层徐徐膨胀徐徐腐烂的背后,是统治者对尽对权力的无谋贪欲,这也是加速其悲剧化结局入程的催化剂。也许,这才是张仲礼想让我们望到的深层含义。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中国名流研究》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