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自信,何须比较

  你若自信,何须比较

  文/蒋勋

  许多人喜欢比较,比身上是不是穿名牌的服装,开的车子是不是BMW,或是捷豹:也有人是比精神方面的,最近上了谁的课,望了哪一本书。听起来是不同的比较,精神的比较似乎比物质的比较还高尚,实在不一定。作者以为,有比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

  一味跟他人比,早晚会走向“物化”

  人有时候也很希奇,会倚靠外在的东西,让自己有决心信念。

  譬如说我小时候,大部门的孩子经济前提不好,营养也不好。但有一个同学长得特别高大、壮硕,他走起路来就虎虎生风,特别有决心信念。

  人类的文明很有趣,慢慢发铺下来,你会发现,人可以有各种不同的方式使自己有决心信念,但条件是要有一个比较成熟。比较丰硕的文化支持。

  譬如说我固然很矮,可是我在另一方面很高大,可能是在心灵方面,或者精神方面,或者有某一方面特殊技能。我很期盼有这样的一种社会,这样的文化泛起,让每一个人有他自己不同的价值。

  我们的社会的确已经在走向多元,举例来说,现在有良多地方都要求“无障碍空间”的设计。我小时候哪里有这种东西?残废就残废嘛。可是我们现在也不用这样的称呼了,由于他并没有废。

  这不只是一个名称的改变,而是人们重新思索,过往所做的判定对不合错误?过往的残就是废,就是没有用的人,但现在发现他不是,他可能有其他很强的能力可以发铺出来。

  我想这就是多元社会一个最大的基础,人不是被制化的。

  制化,就是用英文分数、数学分数就决定这个学生好或不好。不把人制化,才能让人身上的其他元素有机会被发现,丰硕他的自信。

  我们的社会是慢慢地去这一个方向在走,但同时有一些干扰,例如重商主义、唯利是图的价值观,又会让多元趋向单一。单一化之后,就会泛起这样的声音:“考上大学有什么用,歌手接一个广告就有数百万人口袋,那才其实。”

  所以,价值的单一化,是我们所担心的。

  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是每一个角色都有他自已的定位,有他不同的定位过程,每个人都能够知足于他所扮演的角色。这个观念在欧洲一些进步前辈国家已经发铺得很成熟,他们长期以来正视生命的价值,所以他们的自信,不是建立在与别人的比较上。

  “够了”的快乐哲学

  良多人比衣服、比车子、比屋子,比糊口中的各种东西。但我以为,有比较之心就是缺乏自信。有自信的人,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是一种布满而饶富的感觉,他可能望到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东西,会觉得羡慕、敬佩,入而欢喜惊叹,但他归过头来仍是很循分地做自已。

  就像宗教或哲学里所谓的“圆满自足”,无欲无贪,充分地活在快乐的知足中。

  这和“禁欲”不一样。比如宗教有成熟的和不成熟的宗教,不成熟的宗教就是在很快、很急促的时间内,要人做到“无欲无贪”,所以提倡禁欲。成熟的宗教反而是让你在欲看里面,了解什么是欲看,然后你会得到释然,觉得安闲,就会有新的快乐出来,这鸣做圆满自足。

  西方的产业革命比我们早,科技发铺比我们快,所以他们已经由了那个比较、欲求的阶段,反而归来很循分地做自己。他不会觉得赚的钱少就是不好,或是比别人低贱,也不会一窝蜂地模仿别人,复制别人的经验。

  在巴黎从来不会同时泛起四千多家蛋塔店,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可是,你会在城市的某一个小角落,闻到一股很特别的香味,是咖啡店主人自己调出来的味道。二十年前,你在那里喝咖啡,二十年后,你仍是会在那里喝咖啡,望着店主人慢慢变老,却仍是很快乐地在那里调制咖啡。

  这里面一定有一种不可替换的知足感吧!

  我觉得每一次重归巴黎最大的快乐,就是可以找归这么多人的自信。每一个角落都有一个人的自信,而且安安悄悄的,不想往惊扰别人似的。

  譬如冰淇淋店的老板,他卖没有牛奶的冰淇淋,几十年来店门前老是大排长龙。但他永遥不会想说多开几家分店。他似乎有一种“够了”的感觉,那个“够了”是一个很难的哲学:我就是做这件事情,很开心,每一个吃到我冰淇淋的人也都很快乐,所以,够了。

  这种快乐是我一直但愿学到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你若自信,何须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