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目生女人的来信》读后感

  《一个目生女人的来信》读后感

  文/行云流水

  《一个目生女人的来信》是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代表作之一,讲述的是一位作家远足归来的时候,收到一个目生女人的来信,对这个女人他几乎全无所闻,而那个女人却深深地爱着他,她了解他的全部,也许在他望来,信中所讲述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对这女人来说,却是生命的全部。目生的字迹将一个女人凄凉的一生娓娓道来,她的喜怒哀乐,她的点点滴滴,零落在那几十页微黄的信笺纸上。那女人独一的儿子死了,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拿起了笔,蘸着墨水,落下的每一笔都是她生命和爱情的印迹,有甜美的归忆,也有痛苦的剧情,而她没有诉苦,没有求全。

  作家是一个风骚倜傥的男人,他对每个女人都那样暖情,那样温柔,在他眼中,也许爱情不外只是一场场风花雪月的表演,那男人把她当作街边的妓女,把她当作夜总会招摇的小姐。在万千人群中,在歌声飘摇的剧院,在灯光暧昧的夜总会,甚至只是一只搭在栏杆上的手,那女人都能认出他。而他,只识那女人曼妙的身姿,只识勾魂的眼神,即使站在他跟前,即使躺在他身边,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目生,那么远遥。

  那天是他的生日,他收到了一个目生女人的来信,而那女人已经带着她的等候轻轻地离往;那天是他的生日,他的花瓶第一次空落落的,他的心也空落落的,无所谓快乐与无所谓悲伤;那天起,却不会再有人记起,不会再有人在他生日那天送上一束清香的白色玫瑰,不会再有人给予他如斯炽暖而又不求结果的爱情;从那天起,那女人微弱的呼吸就此披发往,那男人或许还能记起那些倏而忽逝的去昔,或许他自己也会就此老往。

  我想人生就是一场布满无意偶尔的戏剧,原本毫无瓜葛的两个人,因一次无意偶尔的搬家纠缠在一起,就像墙角的一棵树和一根藤,藤牢牢地缠着树,顺着它高大威武的身躯蜿蜒上升,贪恋它,依偎它。而树却只识它的枝枝叶叶,只识那些慵懒的阳光,它伸展着肢体,从不肯低头望一眼盘在腰间的那株我见犹怜的藤,它甚至不知道它。也是由于一个无意偶尔的泛起,男人恋上了她的母亲,那女人到了因斯布鲁克,在将行的那个晚上,她用绝了全部勇气,敲响了对面房间的铁门,却无人应答。

  “从你的门口到我家一共四步路,我却走得疲劳不堪,就仿佛我在深深的雪地里跋涉了几个小时似的。”那四步路的间隔就是他们一生的间隔,她的一生也走得是那样的疲劳不堪。由于她的坚持,她归到了维也纳,天天她站在那男人的楼下,守看着他房间里微弱的灯光。某个晚上,她引起了他的留意,并终极委身于他,那三个暧昧的夜晚是那女人生命中最灿烂的时间。可那男人却老是在她最幸福的时候离开,回来就再也想不起那个爱他的女人。

  假如不是那女人的胆怯软弱,假如她能说出沉积在心里的话语,假如他能在离开的时候带上她,假如……这一切的一切都将被改写。然而,生命中没有假如,那女人的儿子死了,她也死了,那根依偎在那男人躯干上的常春藤枯萎了,微风捎来了干枯的叶子,他摊开微黄的信笺,故事也就尘埃落定了。

  世界上最遥的间隔,不是生与死的间隔,而是我就站在你眼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曾经我和你如斯接近,你吻过我的发稍,牵过我的手,我哒哒的马蹄从未惊醒过你紧闭的心扉,在你繁星满天的夜空里,我只是微不起眼的一颗,在你落英缤纷的小道上,我只是一片细小分明的枯叶,或许在那男人望完那封信的时候,他会感到惋惜,他会感到自责,然而斯人已逝,早已挽不归他不曾珍惜的友谊。

  那一年的冷风中,我画了很浓的妆,我认为你会望见我,关注我,然而,你只是走过,匆忙的走过,像一只没有双脚的鸟,从不肯归头,也从不肯停留。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一个目生女人的来信》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