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荆门送别的诗意

  渡荆门送别的诗意

  《渡荆门送别

  作者:李白

  原文

  渡遥荆门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4绝,江进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船。

  注释

  1、荆门:位于今湖北省宜都县西北长江南岸,与北岸虎牙山对峙,地势险要,自古即有楚蜀咽喉之称。山形上合下开,状若门。
  2、遥:遥自。
  3、楚国:楚地,今湖北、湖南一带。其地年龄、战国时属楚国境域。
  4、平野:平坦广阔的原野。
  5、江:大河。大荒:广阔无垠的原野。
  6、月下飞天镜:明月映进江水,犹如飞下的天镜。下:移下,下来。
  7、海楼:海市蜃楼,这里形收留江上云霞的锦绣景象。
  8、仍:频频。
  9、万里:喻行程之遥。

  诗意

  遥道而来度过荆门之外,来到楚地游览。
  山跟着低平的原野地泛起逐渐消失。
  江水在一看无际的原野中奔流。
  月亮在水中的倒影似乎天上飞下来的一面天镜,
  云彩升起,变幻无限,结成了海市蜃楼。
  我仍是垂怜故乡的水,流过万里送我行船遥行。

  赏析

  这首诗是李白出蜀时所作,时年25岁。这次出蜀,可谓壮游:经巴蜀,出三峡,直冲荆门山以外,飞驶至楚汉之间。诗人亲历巴山蜀水之险恶,有“群山万壑赴荆门”的惊诧,亦不乏“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欢欣。诗人叙事抒怀:“渡遥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布满新颖、惊喜。那连日来跟在诗人身边的两岸群山逐渐消退殆绝,开阔的江面扑进视野,飞跃呼啸的江水向遥方流往,直到那水天相连的荒漠辽遥的原野,何其壮美。夜半时分,俯瞰江面,月亮在水中的倒影似乎天上飞来的一面明镜:白昼晴空,遥眺天边,云蒸霞蔚,变幻无限,又似海市蜃楼一般奇妙。山河多娇,思绪万千,忽而生发思乡之幽情,乃悟“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船”之玄。读到这里,方知诗人所指的送别者竟然是故乡之水!恰是这故乡水,不辞万里把诗人送上糊口道路的弘远前程。“故乡水”这个艺术形象多么感人。全诗以启程遥游起笔,以途中所见景色为干,最后以惜别作结。结构严谨,过渡天然,气魄磅礴,情思绵长。

  值得留意的是,诗中宏伟秀丽的画面并不是简朴的组合和随意的拼凑。荆门外的所有景色都与长江密不可分:群山是长江两岸的群山,平野是长江流经的平野,月影是长江水中的月影,行云是长江上空的行云,“万里送行船”的故乡水也是长江之水。它们以长江为中央,共同和谐地构制成一幅宏伟秀丽的江景图,这个背景对于表现诗人喜悦爽朗的心情和青春蓬勃的朝气可谓相得益彰。(m.lz13.cn)“情乐则景乐”,“景语亦情语”。毫无疑问,《渡荆门送别》所写的景物全染上了诗人内心的感情色彩,入进诗人眼中而又形诸诗人笔下的荆门外雄壮奇伟的天然景色,与这位青年诗人初离故土,投身到更广阔的天地,往追求那不平凡事业的广阔襟怀胸襟和奔放暖情的情调是完全一致的。

  假如说,李白初次离开从小糊口的蜀地到楚国游历为壮游的话,那么,与“故乡水”的告别乃是壮别。

  全诗意境高遥,想象瑰丽,形象奇伟,语言精美,具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山随平野绝,江进大荒流”,写得逼真如画,有如一幅长江出峡渡荆门的长轴山水图,与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及王维的“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等描摹同样脍炙人口。“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一联,何其瑰丽,“下”与“飞”之配搭,“生”与“结”之适用,把水中月影的变化过程及海市蜃楼的奇异幻象写活了,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渡荆门送别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