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呼吸化为空气》《最好的离别》读后感

《当呼吸化为空气》《最好的离别》读后感

  文/孔祥龙

  题记:望完这两本书有一段时间了,却迟迟不敢动笔对所思所想做下记实,由于谈及生死很收留易陷进一种浩渺的浮泛感与无力感;

  但岁月无情、死生有度,身边有越来越多的朋友亲人都患病或离往,不健康不释然不勇敢的生死观真切会影响到患者本人、甚至整个家庭,我体会过那种阴寒的磁场,让人避而不急、不冷而栗。两本书恰恰以更为积极、主动、释然的姿态往面对生死,以正能量往化解人生的困难,趁本次读书流动,我努力尝试对这两本书作以了结,简述以供分享。

  《当呼吸化为空气》

  本书是美国天才医生保罗·卡拉尼什的生命笔记,他出生在1977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英语文学和人体生物学双料学位,还在剑桥大学获得了医药哲学硕士学位,然后在耶鲁大学医学院继承深造,行医时还获得过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最高奖。2013年即将抵达人生巅峰的保罗,突然被诊中断出患有第四期肺癌。2015年37岁的保罗离别妻子和女儿,离开人世。

  之前保罗接触了无数病人、见识了无数痛苦,但他自己第一次零间隔遭受如斯重疾却无力归天,我们无法想象保罗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文字里他并没有夸大这些,他反复思索的是今后的糊口会如何、自己长久以来的努力还会有多大价值。保罗并没有停下脚步,他说假如只有两年时间,他会退休并全力展在写作上面,实现自己年青时的梦想;假如还有十年时间,他仍旧要在手术台上做手术。

  一般确诊癌症的人会有两种立场:立即辞职,或是更加全身心投进工作。保罗选择了后者。正如当生命边界触手可及的时候,保罗和妻子选择了更加轻巧释然的立场,于是有了他们的新生命,也有了这本书。

  《最好的离别》

  作者阿图·葛文德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医生世家,作为印度新移民的昆裔,阿图成长在西方文化和教育环境下,先后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和哈佛医学院。他更是白宫最年青的健康政策参谋,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的枢纽人物,《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独一的医生。

  书名全称是《最好的离别:关于朽迈与生死,你必需知道的常识》,这更接近于一本常识类书籍,谈了良多关于美国的养老轨制、护理、临终医疗(可供我国参考的姑息治疗和善终服务)。有趣的是,英文书名Being Mortal是把Mortal being(常人)换了顺序,实在翻译成“常人皆有一死”或“向死而生”更为正确,但我猜译者出于中国文化对“死”的忌讳,同时也为了留下人近黄昏、且行且离别这个过程的无绝遐想,这也是这本书鸣《最好的离别》的原因。

  本书也谈生死,不外是从傍观者的角度往分析一些更为宏观的问题,他通过故事来给大家讲述人类必将面对的朽迈与死亡,在五十岁之际他意识到无论医学怎样发铺,依然无法阻挡死神到来的脚步,那么既然无法抵抗,怎样让白叟更好地面对朽迈与死亡,以及让活着的人糊口的更好,成为本书最枢纽的主题。最好的离别既是每个人与这个世界的离别,也是在世者与即将离世之人的离别。

  这两本书共同点都是从医生角度谈及生死,不同点是《当呼吸化为空气》作者是癌症患者的生前自白,《最好的离别》是作者从傍观者视角通过讲述自己亲友、患者的遭遇来分析美国医疗与养老轨制。主题深邃厚重,以下我从三个角度融合两本书的内收留并结合本人浅薄思索与大家分享:

  一、恋生恶死,人之常态

  毛姆讲过一个鸣“萨马拉之约”的寓言,说的萨马拉城里一个商人的仆人出门买粮食,在市场撞见了死神,望到了死神威胁的手势,仆人受到惊吓后跑归家借了商人的马,逃去巴格达;商人出门也遇到了死神,便问死神为何要恐吓自己的仆人。死神答道,那毫不是威胁,而是没想到在萨马拉城遇到他,被吓了一跳,我本来应该是今晚在巴格达见他的。

  这个寓言用一种戏谑的方式告诉我们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畏惧却每个人都逃不外。我身边真实的至亲挚友曾遭受过宫颈癌、肺癌、乳腺癌、直肠癌等,当他们或多或少得知自己的真实病情时,没有一个人会坦然处之,我真的可以望到他们眼神中立刻暗淡下来的毫光、可以嗅到空气中失看甚至尽看的味道。我在初次接触到这种悲剧、面对患者时似乎被一种气力控制着,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我说不出“没事,会好起来的”,我也说不出“相信医生,相信科学”,连我一个傍观者都只能往不相信和不接受,可以想到当事人心中会有怎样的痛苦与恐惊。

  一般人遭遇恶性疾病时的状态路径是: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消沉→接受,除了最后的无奈接受外,治疗期间的立场全部都是消极的负能量,反而加速了病魔对于身体的腐蚀和伤害。保罗在确诊肺癌晚期时也承认自己不想死,当他意识到自己如斯接近死亡,保罗并没有太过悲伤,他很清晰什么对自己而言是最重要的,决不能一无所事、等待死亡,糊口也毫不能一味藏避痛苦。于是保罗积极配合治疗,他和妻子决定要一个孩子,他爱妻女、他爱自己的工作,他又归到家里、归到工作岗位,他用实际步履表明,他要有价值有能量地活接下来的每一天。

  《当呼吸化为空气》书中写道:“癌症的一个残酷之处,就是这种病不仅限制了你的时间,还限制了你的精力,极大地减少了你一天里能做的事情,就像一只疲劳的兔子在赛跑。不外,即便我有这个精力,我也更但愿像一只乌龟,深思熟虑,稳步踏实地向前。有些时候,我只是单纯地在坚持而已。”

  保罗的妻子露西在后记中写道:保罗临终之时,微笑着和家人说:“我预备好了”。随后要求DNR(Do Not Resuscitate拒尽心肺复苏),他抱过女儿、坦然和妻子、父母、亲人离别。家人为他摘下呼吸机面罩,请医生给他足量吗啡,几个小时候,他像睡着了一样离开了这个他深深眷恋的世界。

  没有任何人能避免人生的苦痛,只有接受它、对抗它,并与它共存。

  二、人生天地间,忽如遥行客

  这句诗大意是人生漂泊在天地间如旅人一般,不知何处是回宿。两本书中所讲故事的所有主人公,全部无不例外的在生命邻近结束时,最在乎的就是亲情。犹如这两句诗所描述的,天地间无处回宿,正如病人最恐惊的就是会永久的、孤立的、无助的浪荡在天地间,亲人朋友们最害怕的就是生命中从此以后再无这个人。

  海内也有一本谈及生死的书很有名,是年青的复旦博士讲师于娟生前所写的《此生未完成》,我在很早之前望过,触动很大,里面有段话是这样的:“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假如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往换什么大屋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暖和”。人死将至才能够明白真正对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正如于娟所说:“我们要用多大的代价,才能认清活着的意义”。

  于娟在确诊癌症之前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非常优秀但也在某种程度上透支着自己生命,她自己写道:"归想10年来,基本没有12点之前睡过,学习、考GT之类现在望来毫无价值的证书,考研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与此同时,聊天、BBS注水、蹦迪、K歌、保龄球、吃饭、一个人发呆填充了没有冠冕堂皇理由的每个夜晚,厉害的时候通宵熬夜"。不健康的糊口导致了年青生命的陨落,在她生命弥留之际,她留下了70多篇“癌症日记”并集结成书,她最在乎的不是自己复旦博士、优秀青年讲师的头衔,而是自己是女儿、妻子、母亲的身份,最舍不得的也是她的家人们。

  《最好的离别》中有这样一段:“当人意识到生命的有限,他们就不再要求太多。他们不再寻求更多的财富,不再寻求更多的权力。他根据自己的优先顺序作出选择们只要求,在可能的情况下,被答应保存塑造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命故事的权利——维持与他人的联系”。唯有与亲人朋友之间的纽带关系才能凸显自己的价值,唯有维持社会的联系才能证实自身的存在。对于白叟而言,他们想要的不外是对自己糊口的控制权和长久的陪伴。

  前段时间我在片子院里一个人望《寻梦周游记》,幸亏戴个帽子遮住男儿泪。无论是活着的米格,仍是逝往的埃克托,他们终极的目的都是归家。死亡意味着逝者将与生人海角两隔,永不相见,片子中生者唯有生者还祭祀着死者,才能够让灵魂“归家”,“Remember Me”音乐响起令人动收留。

  时间的一切,隔岸望花,云淡风轻。怀念亲人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惊,而使自己更好地糊口,改变自己对糊口的立场,以便使自己及家人、朋友的糊口更加夸姣。

  三、努力前行才是最好的离别

  我们如何使用时间可能取决于我们觉得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死亡会极大程度地改变当事人、改变支属或傍观者对于“生”的基本望法。史蒂夫乔布斯在确诊癌症后,每一天清晨起床后都会问自己:“假如今天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还会做你现在做的事情吗”,这样不中断的反问自省,使乔布斯成为了改变世界的英雄,努力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无疑是对生命的最大尊重。

  人们年青时总喜欢挥霍时间,甚至但愿时间可以过得快一点,这样就可以快高长大、可以成熟自如,我也是如斯;但当亲历生死悲欢,便会懂得时间点滴的贵重,每一年过生日都是挣扎地爬过往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欢快地跑过往,时间慢一点,自己和身边的亲朋挚友才能老得慢一点。

  这就是所谓的“向死而生”,我们既要佛系的往接受生命的无可奈何,入进冯唐所描述的状态:“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朱紫十摄生”;更要用倒数生命的姿态往珍惜时间、努力前行。

  我但愿这里的“努力”是有价值地做自己暖爱的事情,每个人暖爱的和以为有价值的事情却不绝相同,我尊重每个人的价值观,但关心生计的人和关心生命的人,追求的快乐是不一样的。良多人包括我也为生计不停奔波,但不妨碍往暖爱生命,再忙再累也有时间给爸妈往个电话、陪爱人做整理饭、往野外感触感染阳光花香。

  “前行”当然不是害怕老往、踟蹰不前,渡边淳一教给了我们一个很美的方法论,鸣做“优雅地老往”。我们必需承认生命的有限性,每个人都是一每天在变老。美国医生特鲁多有句名言,讲述了为医的三种境界“有时往治愈,经常往匡助,老是往安慰”,医学终究是有限的,在死亡眼前,既然无力归天,不如安宁死往。不管是仍在丁壮途中跑的我们,仍是终点邻近的病人、老者,往去终点的姿态应该是优雅的、从收留的。

  无论是即将离世者对生命的离别,仍是生者对逝者的离别,努力前行才是最好的离别。

  正如前文所说,我尊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观、人生观、价值观,我无意往影响他人,但通过阅读和感悟,我觉得几个“No”和“Yes”应该是相对准确的,与朋友们共勉:

  不熬夜、不动气、不攀比、不懈怠、不穷也不丧;

  恬澹名利、乐观糊口、珍视情感、心里暖和、身体健康。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当呼吸化为空气》《最好的离别》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