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值得被归报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值得被归报

  文/赤木与森

  点点这星期第二次和我诉苦新工作加班频繁的时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她刚从公司出来,哭着喊着鸣我陪她吃夜宵。

  一盘小龙虾就着一瓶冰啤酒,她激动的面色通红,口沫横飞、手舞足蹈的给我表演新上司开会有多智障。

  早春的晚上依旧很寒,我紧了紧身上的棉衣,望她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无奈的启齿打中断了她生动形象的表演,“你最近怎么老加班?新工作很忙吗?”

  仅仅一小时之后我就体会到了什么鸣“作死”——我简直身体力行的深刻解释了什么鸣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问题忽然打开了她的苦水闸。

  她说她这个星期每天都在加班,今天已经是她最早放工的一天了。新上司要求很高,甲方更难缠,方案修改了三遍都不满意,今晚归往得继承熬夜。已经连续两三周周末没好好休息过了,一个月就拿那么一点薪水真不知道这工作有什么意思。为了这份方案她光收集顿的资料都能码满一张桌子。

  说着说着她还抹了一把眼泪,酸溜溜的说明明这组是自己最努力,每周之星还评给别人,至公司黑幕太多了。

  我不是第一次听她诉苦工作太忙太累,她的努力与收成不成正比了,但每次望到她朋友圈里凌晨更新的满是资料的桌面和当白开水喝的咖啡,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努力的还不够吗……望起来已经非常足够了啊!

  我终极也只好安慰她时运暂时不济而已,总能好起来的。

  我也很迷惑,为什么每一份工作对点点来说都似乎特别的难题,她不是一个专业能力不外关的人,怎么会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后来有一单任务正好是与她们公司的业务合作,对方派出的代表又碰劲是点点他们团队的一位前辈,我旁敲侧击的聊过天后才明白,原来也是万事皆有因——前辈嘴里的点点与我熟悉的点点大相径庭。

  听说点点入公司没多久,她的勤勉就出了名,多少次同事早早放工,偌至公司只剩她一个人,刚开始几乎所有同事都暗暗咂舌感叹现在的九零后小姑娘们的拼劲儿。

  但可惜也只是最初而已。

  很快各位前辈们就发现,固然望起来她一直在忙,但效率很低。

  她老是策划做一半就跑往微博找灵感,或者就是往微信咨询某位大神朋友,通常都是有往无归。再就是往串门打听琐碎,聊些闲话,取个快递,喝喝咖啡。时间打发起来长短常快的,别人在忙工作的时候,她忙于“社交”,那么别人休息和社交的时候,她补在工作上似乎也是合适的事。

  前辈说完,思索了一下又补了一句:“可能是由于年青,还不懂努力是有方法的吧。”

  听前辈说完,我忽然想出发点点上一份工作似乎就是由于上班时间刷朋友圈丢掉的,当然,按点点的话说,她明明是在和客户联系,却被上司冤枉,只是由于自己的努力引人眼红罢了。

  听到别人对点点的评价与点点对自己的评价,我发现了一个认知误区(似乎良多人都如斯):

  我们老是会想当然的把努力和吃苦划上等号。

  似乎大多数人提起努力都会想起埋头苦干,挥汗如雨这种画面感十分强烈的词汇。听说有人累死累活熬夜读书却挂科,有人不吃不喝拼命加班却无缘优秀,我们通常都会感叹这些人吃了这么多苦,最后还没能成功,亏了。

  可是你是否有想过,他们吃的那些苦,岂非都是由于不可抗力不得不吃吗?

  我起初也喜欢这样,老是标榜自己努力多少却没收到过价值相称的归报。直到我发现良多我以为是有天赋的朋友们,都比我会努力多了的时候,我才明白了努力不即是吃苦的道理。

  我发现我之所以熬夜赶稿,是由于白天我固然开着文档却也开着微博微信;之所以通宵码字,是由于我之前几个星期一直瞎忙活却没有算好截稿日期;甚至有时候连我拿来标榜自己工作当真的“废寝忘食”也不外是由于工作时间安排分歧理导致的吃不及饭。

  把努力等同于吃苦,不免会让自己的留意力更多的放在自己“吃了多少苦”上,而不是“是否有科学的努力”上。

  过于望重吃苦的结果而忽视努力的过程,会让我们沉醉在自己营造的自我打动的幻想中不能自拔,变成一个只知吃苦,不论方法的“拼命三郎”。

  不确定自己努力的方向,不改变努力的方法,你吃的苦不外是莫名其妙的徒劳无功罢了。

  而实在你只要学会开始讲究努力的方法并把握之,就会发现有时候努力做事并不会让自己吃多少苦,而当觉着自己吃绝苦头依然不见效果的时候,更大一部门可能是你正在用错误的方法错误的方向入行错误的努力。

  千万不要等闲把失败和崎岖挫折当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考验,由于说不定你正在做的努力,不外是在吃莫名其妙的苦而已。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值得被归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