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春的诗意

  《晚春

  作者:韩愈

  原文

  草树知春不久回,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注释

  1、此乃《游城南十六首》之一,作于元和十一年。此时诗人已年近半百。
  2、不久回:将结束。
  3、杨花:指柳絮
  4、榆荚:亦称榆钱。榆未生叶时,先在枝间生荚,荚小,形如钱,荚老呈白色,随风飘落。
  5、才思:才华和能力。

  诗意

  花草树木知道春天即将回往,
  都想留住春天的脚步,
  竟相争妍斗艳。
  就连那没有锦绣颜色的杨花和榆钱也不甘寂寞,
  随风起舞,化作漫天飞雪。

  赏析

  这里,好像只是用拟人化的手法描绘了晚春的繁丽景色,实在,它还寄寓着人们应该乘时而入,抓紧时机往创造有价值的东西这一层意思。但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榆荚杨花虽缺乏草木的“才思”,但不因此躲拙,而为晚春增添一景,固然不美,但绝了努力,这种精神是值得赞扬了。

  这是一首描绘暮春景色的七尽。乍望来,只是写百卉千花争奇斗艳的常景,但入一步品味便不难发现,诗写得工巧奇异,别开生面。诗人不写百花稀落、暮春凋零,却写草木留春而呈万紫千红的动人情景:花草树木探得春将回往的动静,便各自发挥出浑身解数,吐艳争芳,色彩缤纷,繁花似锦,就连那本来乏色少香的杨花、榆荚也不甘示弱,而化作雪花随风飘动,加进了留春的行列。诗人体物进微,发前人未得之秘,反一般诗人晚春迟暮之感,摹花草灿烂之情状,铺晚春满目之风貌。寥寥几笔,便给人以满眼风光、线人一新的印象。

  说这首诗平中翻新,颇富奇趣,还在于诗中拟人化手法的奇妙运用,糅人与花于一体。“草木”本属无情物,竟然能“知”能“解”还能“斗”,而且还有“才思”高下有无之分。想象之奇,实为诗中所罕见。末二句尤其耐人咀嚼,读者大可根据自己的糊口体验入行毫无羁绊的斗胆勇敢想象,使人思之无限,味之不绝。

  再细加揣摩,此诗熔景与理于一炉。可以透过景物描写领悟出其中的人生哲理:诗人通过“草木”有“知”、惜春斗丽的场景描写,反映的实在是自己对春天大好风光的珍惜之情。面对晚春景象,诗人一变态见的惜春伤感之情,变被动感触感染为主观介入,情绪乐观向上,很有新意。你望,“杨花榆荚”不因“无才思”而躲拙,不畏“班门弄斧”之讥,为“晚春”添色。这就给人以启示:一个人“无才思”并不可怕,要紧的是珍惜光阴,不失机机,“春景春色”是不负“杨花榆荚”这样的有心人的。

  钱钟联《集释》系此诗于元和十一年。注引朱彝尊《批韩诗》云:“此意作何解?然情景却是如斯。”的确,仅就描写暮春景色而言,此诗可谓有情有趣,亦不落俗套。(m.lz13.cn)诗题又作《游城南晚春》,可知所写乃春游郊外所见。诗人全用拟人手法,不说人之惜春,而说草树亦知春将不久,因而百花斗丽,各呈芳菲。凑暖闹的还有朴素无华的杨花榆荚,像飞雪一般漫天遍野地飘舞。人言草木无情,诗偏说它们有知,或“斗”或“解”,活泼有趣。这是此诗明白有趣之处。

  然而“无才思”三字颇怪异,遂引起后人诸多预测。或曰劝人勤学,不要像杨花那样白首无成;或曰隐喻人之无才,作不出好文章;或言有所讽喻;或言赞赏杨花虽无芳华,却有情趣和勇气。细审诗意,诗人当是赞赏杨花的。“无才思”应是故作整理挫的谐谑之笔。

  此诗之寄意,见仁见智,不同的人生阅历和心绪会有不同的领悟。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晚春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