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乐的诗意

  《田园乐

  作者:王维

  原文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注释

  1、田园乐是由七首六言尽句组成的组,表现了王维退居辋川别墅与大天然亲近的乐趣,所以一题做“辋川六言”。
  2、宿雨:昨夜下的雨。
  3、山客:隐居山中的人。

  诗意

  桃花的花瓣上还含着昨夜的雨珠,
  雨后的柳树碧绿一片,笼罩在早上的烟雾之中。
  被雨打落的花瓣洒满了庭院,家童还未起床打扫,
  黄莺啼叫,山客还在酣眠。

  赏析

  《田园乐》是由七首六言尽句构成的组诗,写作者退居辋川别墅与大天然亲近的乐趣,所以一题作“辋川六言”。这里选的是其中一首。诗中写到春“眠”、“莺啼”、“花落”、“宿雨”,收留易令人想起孟浩然的五尽《春晓》。两首诗写的糊口内收留有那么多相类之处,而意境却很不相同。彼此相较,最易见出王维此诗的两个显着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绘形绘色,诗中有画。这并不即是说孟诗就无画,只不外孟诗重在写意,固然也提到花鸟风雨,但并不细致描绘,它的境是让读者从诗意间接悟到的。王维此诗可完全不同,它不但有大的构图,而且有详细光鲜的设色和细节描画,使读者先见画,后会意。写桃花、柳丝、莺啼,捕获住春天富于特征的景物,这里,桃、柳、莺都是确指,比孟诗一般地提到花、鸟更详细,更收留易唤起直观印象。通过“宿雨”、“朝烟”来写“夜来风雨”,也显然有同样艺术效果。在钩勒景物基础上,入而有着色,“红”、“绿”两个颜色字的运用,使景物光鲜怡目。读者面前会铺现一派柳暗花明的丹青。“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加上“杨柳依依”,景物宜人。着色之后还有入一层渲染:深红浅红的花瓣上略带隔夜的雨滴,光彩更柔和可爱,雨后空气澄鲜,弥披发着冉冉花香,使人心醉;碧绿的柳丝笼在一片若有若无的水烟中,更袅娜迷人。经由层层渲染、细致描绘,诗境自成一幅工笔重彩的丹青;比拟之下,孟诗则似不着色的写意画。

  一个妙在有色,一个妙在无色。孟诗从“春眠不觉晓”写起,先见人,后进境。王诗正好相反,在进境后才见到人。由于有“宿雨”,所以有“花落”。花落就该打扫,然而“家童未扫”。未扫非不扫,乃是由于清晨人尚未起的缘故。这无人过问满地落花的情景,不是别有一番幽静的意趣么。这恰是王维所偏爱的境界。“未扫”二字有意无意得之,绝不着力,浑然无迹。末了写到“莺啼”,莺啼却不惊梦,山客犹自酣睡,这恰是一幅“春眠不觉晓”的进神丹青。但与孟诗又有微妙的差异,孟诗从“春眠不觉晓”写起,实在人已醒了,所以有“处处闻啼鸟”的痛快和“花落知多少”的悬念,其意境可用“春意闹”的“闹”字概括。(m.lz13.cn)此诗最后才写到春眠,人睡得酣恬安稳,于身外之境全无所闻。花落莺啼虽有消息有声响,只衬托得“山客”的居处与心境越见宁静,所以其意境主在“静”字上。王维之“乐”也就在这里。人们说他的诗有禅味,并没有错。崇尚静寂的思惟固有消极的一面,然而,王维诗难能可贵在它的静境与寂灭到底有不同。他能通过消息相成,写出静中的生趣,给人的感觉还是清新明朗的,美的。唐诗有意境浑成的特点,但详细表现时仍有两类,一种偏于意,让人间接感到境,如孟诗《春晓》就是;另一种偏于境,让人从境中悟到作者之意,如斯诗就是。而由境生情,诗中有画。是此诗最显着长处。

  这首诗勾勒了一幅锦绣的田园风光图:桃红、宿雨、柳绿、朝烟、花落、莺啼等景物,和谐而富有诗意。诗歌标题问题中的“犹眠”一字最能表现诗人当时的内心感触感染。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田园乐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