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敬爱的父亲——读《背影》有感

  献给敬爱的父亲——读《背影》有感

  坐在电脑桌旁,房间依旧是死寂沉沉,只有键盘的“嗒嗒”声,如同我的心上下有节奏地跳动。这情景如同前几天同学聚会那般,哄闹的餐厅里,男的一桌,女的一桌,隔着薄薄的纱帘,里面是灯红酒绿,外面是炙暖的太阳却烤的人心凉。我在外面寒寒地审阅着里面摇曳的背影,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在我刚刚读完同学发过来的聚会邀请时,坐在一旁的父亲几乎脱口而出:“你往吧!”我本不想参加,还没来得及表态前,父亲已起身,轻轻关上门,出往工作了。晚上睡觉前,父亲又入门,放下个盒子,说:“明天把这个带上,大家都有,你也该有,早点睡吧。”又轻轻把门带上了,生怕做错事。那是我从没见过父亲的慎重样子。我打开盒子,是部手机!我本不知为何,但聚会时发现几乎同学人手一部时,我明白那是一个父亲在维护他心爱的女儿的自尊心。实在父亲不知道他女儿有多懒,我完全有能力自己买,只是由于手机充电太麻烦所以一直没买。但父亲想到了,他想到在这样一个场合的尴尬,他怕他的女儿受委屈。我能想象父亲在一大堆手机里慢慢地、耐心地挑选他女儿喜欢的款式,一遍又一遍地咨询,最后心满意足地归家,却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对女儿说“给你的”,我想:这应该是父亲最可爱的样子吧,不!这是所有父亲最可爱的样子!

  印象中,父亲没有和我过过完整的假期,就算是暑假,也毫不会超过半个月。因此,在每年的学期结束前,我都会不厌其烦地问父亲“什么时候归来陪我玩”。我一朋友开玩笑说我有恋父情节,实在她不知道我一年中除了过年,几乎望不到父亲的身影。每次归家,同学都会兴致勃勃地见到父母亲,和他们吃饭,我只能边吃边和父亲通电话,听到他嘶哑的声音,会忍不住问“是不是感冒了”,而我爸永遥的话是“自己在学校要吃饱了,让你妈开车慢点儿”。我笑他烦琐,同样的话都讲了十几年了。有时候父亲会在不忙的时候抽空归来,会提前打个电话,这让我既紧张又期待,紧张的是我怕望见父亲的身影,怕他日渐年迈的收留颜;期待的是终于可以见到父亲了!父亲大多会在半夜归来,只能在第二天早上望见他,但大部门时间都在睡觉。母亲说让父亲多睡会儿,太累了。于是,我望到的父亲老是神采奕奕,仿佛不知倦怠。事实上,我我也不敢望见父亲累的样子,我怕自己承受不起,承受不起父爱后面如山的气力。常望见同学在作文里形收留父亲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儿是“父爱如山”,好像除了这个词,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词儿,是的,的确如斯!

  这个暑假,父亲终于允许我归来陪我玩几天。头天晚上母亲偷偷告诉我:父亲对她说,归来又不能玩几天,女儿做她的功课,我干我的活儿,白天又讲不了几句话。我没有说什么,只想着暑假太暖,让父亲归来歇歇。当然,父亲这样一个愚钝的人,又怎明白女儿的心思。中午,在我等了约一小时还没见父亲的影子时,我决定先藏入空调房里吹会儿。当我再出来时,便已望见父亲站在门口,白色衬衫早已浸湿,敞开着,汗从两侧顺着脸颊流下来,落入胸膛。炙暖的太阳将父亲的脸烤得通红,甚至把眼睛都烤红了,脚下的行李零零披发披发的躺着。我忙递过脸布,说“吹会儿空调吧”,父亲说“没事儿,习惯了”,边说边挤了下脸布,霎时“噼里啪啦”地上溅起水珠——不,是汗珠。我挪了挪步子,不敢抬头望父亲满是汗的脸。我无法健忘地上的那些蒸发的汗水。

  晚上,我故意把空调又降低了几度。父亲有让母亲挠痒的习惯,那天晚上,母亲突然鸣我帮父亲挠痒。我愣了愣,缄默沉静了几秒。父亲忽然对母亲吼:“干什么,仍是你(指母亲)挠吧!”实在,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母亲说过父亲背上有晒红的脓包,我怕我望见会心疼。那曾经为这个家遮风挡雨的宽广的背、高大的脊梁,如今也慢慢被岁月磨窄、磨矮了,但我心目中的父亲依旧高大!

  也不知是受父亲的遗传,对于情感表达老是痴钝,但我相信有一种爱比山更重。我本不是矫情之人,但在这里,我想大声地告诉父亲“父亲,我爱你”!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献给敬爱的父亲——读《背影》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