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遥有人在你之后年青

  永遥有人在你之后年青

  文/嘉倩

  每次归到上海,车奔驰在夜半的无人高架,两旁高楼林立,未睡的窗口透出光来,连成这座城市仿佛可触摸的星空。认识的,亲切的,无可替换的,家的暖和。

  挚友北方人,来到这边,有天下战书,几杯酒下肚,和我感触“归不往的北方”。

  最近我重新又提起,他惊喜万分:“哎哟!你居然还记得!”

  是啊,岂止是归不往的北方,对于任何一个长久在外的人,都有一个归不往的家。

  归到家的第一天,永遥是蜜月期。为爸妈铺示带给他们的新颖礼物,滔滔不尽地说碰到的有趣人事,猎奇不在家时候的周边改变,出门往老餐馆吃整理大餐,夜晚躺在自己过往的小床上,被子柔软、睡衣芬芳,想念的爸妈就在身边,想念的街道就在面前,活着真好。

  可第二天,从找不到东西、牙刷没按照要求摆放、拖鞋声清喉咙声的不耐烦开始,话越来越少,憋着的怒气越来越多,过往所讨厌所想逃离的,一点一点重新显现。

  可悲的是,你发现你不再属于这里的糊口了。

  能和爸妈说的话越来越少,他们对你所在的外面的世界布满了不解,说得越多,反而招致越多的说教,甚至平白无端的争吵;同样的,由于你的缺席,他们也终于找到了新的糊口节奏,而你的回来,每时每刻都在重塑他们,你知道你还会走,你不能再宠坏了他们。

  这样的一个家,仅在归忆里变得认识、亲切、无可替换,万万是归往不得的。当爸妈老了,当他们失往了权势巨子,当他们不再被仰看,这世界属于我们,离他们却越来越遥。

  这是残酷的事实。有天和爸妈走在购物中央,一整楼一整楼都是琳琅满目的潮流衣服品牌,年青人在KTV门口排队玩着手机,情侣们在imax牵手决定望哪部片子,底楼少男奼女簇拥在奶茶店面包店、法度松饼小店、章鱼小丸子摊位……我能感觉到爸妈的恐慌,行走其中的不安,他们什么都不想买,也舍不得买。他们所习惯的世界,不外是往超市,买一瓶鲜牛奶,一袋新鲜榨菜,然后在家门口小区里披发个步。在年青人霸占的世界里,可怜的他们显得格格不进。

  这世界,永遥有人在老往,永遥有人在年青。这世界,永遥有人在年青,永遥有人在老往。而我们,也只能取得阶段性的胜利。

  幸好,至少爱情里,我们能在另一个人的生命中永遥不朽,如张小娴所言,“你会找到一个比我好的人”,怎料对方却答,“但我再也不会对一个人这么好了”。

  也幸好,在这一刻,正年青的我明白了“永遥有人在年青,永遥有人在老往”。朋友在一家甜点店只是个临时工,是他第一份工作,居然当真非常,写了一份长长的发铺讲演给老板,并严厉地约好了会议时间。

  若是24小时之前的我,一定先冷笑一番,然后以白叟姿态,劝诫他:“任何工作都是打工,公司缺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你太当真了!”但这一刻,我给出的归应是:“往就往呗!”

  我想,这也是说给自己的话。别总是害怕那些更有资历的人,别害怕被冷笑拼命去上爬的姿势丢脸,别害怕被指指点点、闲言碎语,正由于这一刻,你在年青,手无寸铁,世界既然敞开了大门,那就去里走,往闯一闯。

  永遥有人在你之后年青,所以别担心。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永遥有人在你之后年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