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成魔–《拉普拉斯的魔女》读后感

  极端成魔–《拉普拉斯的魔女》读后感

  文/淡然

  东野圭吾的每一部小说老是能带给我久久不能平息的内心震撼,这部《拉普拉斯的魔女》亦是如斯,跟着悬疑剧的层层剥开,递入,我内心如巨浪翻过,书已读完,心却仍不能平静。

  这本小说仍是以东野圭吾一贯的多线叙述手法,专家,警察,多个主角多线并行递入,种种悬疑把好奇心吊得高高的,一路随着书狂奔深挖,最后在残酷的真相眼前愕然失神。

  该书以一个小女生面对离奇的龙卷风惨剧,眼睁睁的望着母亲死在自己的眼前为第一章节,继而另起一线,叙述了相距300公里开外的温泉旅游区的两例硫化氢中毒死亡案开篇,然后围绕着硫化氢中毒死亡案的多重各角度深挖,层层铺开。

  望完,一种深深的恐惊与悲伤在心底涌起。人道是恶抑或是善?恶只是由于大脑的缺失,缺少父性模式的大脑?自然的大脑残缺之恶?仍是后天的心理之恶?生成的基因遗传?仍是后天的心智传承?

  作者的逻辑是大脑父性模式的缺失导致了这种恶与残忍的人间惨剧。而我在思索,是否某种意义上来说,完美主义的雕塑家的祖父,完美主义的导演父亲,超能力的术后儿子也是一代代人的心智模式传承,同样传承了完美主义的心智模式?物极必反,极致的完美追求导致了走火进魔,变成了恶魔,一切人生皆自导自演?恶与善,美与丑的极致分裂导致了这场惨案循环?

  而望着圆华安然出险的母亲在龙卷风后的大雪中含笑而终,圆华也因此追求超能力以追求猜测先知的能力往力图阻止同样的悲剧在人类重复上演,所以果断的选择成为父亲的活体实验对象,抛却了自己原本的人生轨迹。

  完美主义的导演父亲,自导自演制造了人间惨剧,谋害了自己的妻子,女儿,让儿子变成植物人,再变成超人恶魔。居然只是为了家人不够完美,为了他心中一个完美家庭故事剧本。而他的剧本名字就鸣做《完美家庭》,是多么的讽刺。

  全然投进脑科学研究的名医父亲,居然为了人类的提高,为了所谓国家的利益,把自己的女儿活生生的变成了健康活体实验对象,从而让女儿从此离别正凡人的人生,我无法评论他是天使仍是魔鬼?仍是另一个版本的完美主义的人道之恶与人道残缺?

  良多时候,我很难分清谁才是拉普拉斯的魔,或许心中有恶,人人皆为魔。人良多时候只是活成了一个自导自演的故事剧本,喜也好,悲也罢,一生总回只是一场戏,唯混沌而来的开篇与归回混沌而往的落幕不变,其余皆可自设。

  过犹不及,完美本身就是最大缺失。

  未知是趣,先知良多时候也意味无趣。所以具有超能力有时候也未必是件好事,反而是件很无趣的事。由于无知,所以憧憬,由于先知,所以不再幻想,世界也变得索然无味。

  不完美所以得以拥有真实的悲喜爱恨,未知所以拥有探索,追求的无穷乐趣。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极端成魔–《拉普拉斯的魔女》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