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思浩:路还长,天总会亮

  卢思浩:路还长,天总会亮

  嘿,那成长的路上,你会碰到下雨天,会被雨淋;你会得到一些,然后失往;你会追寻梦想,然后跌倒。路老是弯弯曲曲,我很想帮你一起走,可没办法我们都只能自己把属于自己的旁门走完。累的时候,归头望望,我们都在这里陪着你。为你把身后的路点亮,让你归头时能望到我们,我想这就是我能做的。

  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需要先深吸一口吻。

  韩大丹和她的ex是在人人网上熟悉的,他们同校,但不同校区。两人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两人也就慢慢有了好感。2010年底这两个聊了两年的人才第一次见面,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只是这一年的韩大丹,已经在墨尔本开始第三年的糊口。而她的ex,她鸣他鱼先生,也即将要往美国。在一起才十天,鱼先生就归了法国。

  那时韩大丹一脸甜美地给我们透露她恋爱的动静,我们还开玩笑打赌说,两个月之内肯定分手。后来韩大丹说,假如真的两个月就分手了,或许就没有后来的那些事情了。

  大丹是一个特别招人喜欢的姑娘,性格也讨喜,追她的人固然没有多到那么夸张,但也没怎么中断过。她之前也谈过两次恋爱,但都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对方对她挺好就在一起了。我们熟悉已经良久,小伙伴们一致以为大丹在恋爱上就是少根筋。

  谁也没想到,这个以前对恋爱从来不上心的姑娘,一下子就陷了入往。

  我常以为,或许世上什么事情都是守恒的,你无端得到的一些东西,到了某个时刻就会还归往;而你失往的那些,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失往了,或许会以别的形式归回。出来混老是要还的,做事情是这样,感情有时候也是的。所有别人对她的好,她一下子都还给了她的鱼先生。

  那阵子她老给她的ex写信,即便现在已经是高科技时代,即便他们的间隔必需得漂洋过海。每次归家时她都会往信箱查望有没有信寄到,每次写信的时候她都会一笔一画写得很当真。他们老是电话不中断,就连我往她家找她玩的时候她的电话也不挂。有关这一点,我们到后来都习惯性忽略,连吐槽的欲看都没有了。

  那时候,他们连睡觉的时候,Skype也开着。

  对于那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韩大丹来说,别人反对不望好什么的都无所谓。人一旦开始依靠起一个人,就会徐徐失往自己的重心。假如你赌对了人,那么恭喜你,你可以轻松地过接下来的日子,但相应的风险就是,那个人一旦离开,你就没有了自己。

  都说恋爱的人是盲目的,对于一个刚陷进爱河、以前没有受过伤的人更是如斯。她觉得只要他在身边,再辛劳再难题她都能坚持下往,再多问题她都可以忽略,由于喜欢。

  那时她们有说不完的话,在一起很开心,就连见到我们的时候都是笑着的,三句话不离她的鱼先生。那时候他往西班牙巴塞罗那做交换生,韩大丹愣是天天吃泡面不买化妆品省下了一笔钱,往欧洲和她的ex糊口了一个多月。往了良多地方,往了良多国家,那时候她说:“我特别喜欢两个人在一起不说话也不会尴尬的状态,太棒了。”

  她想以后就是这个人了,所以对于未来的蓝图,她都把他加了入往。那时候她想的都是以后不管是在美国、在澳洲、在中国,仍是哪里,她都无所谓。只要他在,她就会在。由于对于她来说,有他在的地方才是家,由于那里有她爱的人。

  接下来的剧情,急转直下。

  往年6月暑假,本来说好他会来澳洲望大丹,由于他们说好一人一次,这次她往他那里,下次他来她这里。但由于种种原因她的ex一直没来,大丹二话不说考完试就飞归了南京往找他。两个人有点小摩擦的时候,一见面就没了,谁都不往重视那个问题,总认为问题会跟着时间消失。

  那时候大丹见了他的父母,她也带他归家见了她的爷爷奶奶。那时她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但谁知道后来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细致。到后来由于小事都能吵起来,我天然无从知道她俩吵架的详细理由是什么,但后来有次吵架,大丹在火头上就推了他一下。一个大男人被女人推一下实在没什么,女人力气能有多大?但他的ex反手就给了大丹一巴掌。

  我们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都他妈的想抄起家伙立马把她所谓的鱼先生痛打一整理再说。打女人还他妈的是男人吗?可大丹一直说不要紧不要紧,我们也就没说什么。

  那天被打了一巴掌之后的大丹,瞬间就耳叫了,听不见了。她说现在归想起来她还觉得后怕,由于她想不到一个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的人,会这么用力地扇她巴掌。这个时候的大丹已经完全失往了自我,假如是平时的她,她一定会回身就走,这样的男人要什么?可是习惯和归忆沉没了她,她做了件特别没自尊的事情:跪下来求他别走。

  请答应我再深吸一口吻,来阻止我骂娘的冲动。

  无论如何都不能一次次降低自己的底线,对梦想、对爱情都不行。一旦你降低了原本你视为原则性的底线,你就会发现能抛却一些其他东西,以后就会抛却更多。可怕的不是失往了那个人,而是自己背叛了自己。这犹如慢性毒药,有些东西在你第二第三次降低自己底线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改变了。

  后来他陪大丹往鼓楼病院望急诊,医生说可能是耳膜穿孔,但是也不确定。大丹也没管,那时就觉得只要他不离开就好。过了两天她仍是听不见,就自己又往病院做耳内镜,那时她才知道真的是耳膜穿孔,就是被打的。

  她那时根本不敢和家里说,还一个劲儿地安慰自己,对自己说没什么。发生打架事件的后几天,也就是大丹要离开南京的那几天,他也一直和她在一起。直到最后一个晚上,他没有陪她,而是陪朋友出往饮酒。她一个人收拾完箱子,等着他归来。

  你大概也这么等过一个人,你不知道他会不会归来,跟着时间的推移你觉得越来越渺茫,可你又不愿意抛却但愿。

  最折磨人的等待不是你在机场等一艘舟,由于你终究会知道你永遥等不到;也不是在餐厅排队等号预备点餐,由于你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最折磨人的、最无奈的等待莫过于你中断不了念想却又不确定它能否发生,就像是每次你燃起了但愿却又被雨水浇灭,老是给你一点阳光让你健忘带伞却又给你倾盆大雨。

  我不知道大丹被大雨淋了多少次。

  后来他仍是对她说了分手。大丹实在到现在也没明白,既然要分开为什么最后那几天还要陪着她。可能他只是怕麻烦,可能他只是在等大丹走,那时大丹已经归了澳洲,间隔遥了也就遥了。

  分手以后,她每天魂不守舍的,不习惯自己一个人,就想往找他。每次他都是爱搭不理,很寒淡。她身边也开始泛起别的男生,她觉得自己该走出来了,可是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没有和她的ex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大概过了三个月,大丹知道她的ex有了新女友。

  我无法形收留她那时的情况。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大丹那阵子白天上课的时候都没事,上课上班和朋友在一起,开开心心。可晚上一到睡觉前,以前的归忆就全部冒出来,然后她就一个人藏在房间里哭。每天如斯,一直哭,哭累了就睡觉,一直处于自暴自弃的状态。

  揪心的故事,到这里终于要完了。

  我不是她,我无法知道她那阵子是怎么走出来的。

  每个人都得犯个傻、作个死、纠个结、自个卑,才能明白所有大道理都没用,轮到自己时就会一股脑儿扔身后。但你也会在犯个傻、作个死、纠个结、自个卑,做了无数蠢事之后,踏着曾经犯的傻、作的死走过你人生的红绿灯。这时你归头望,曾经的作死也不再言语无味,而以后再遇到红绿灯你都不会害怕了。

  感情里最忌讳的,大概就是一味迎合。踮起脚尖爱一个人,总有一天会累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在感情里失往自己。一个连自己都失往的人,别人又来爱你什么呢?(m.lz13.cn)越是想要走得遥、走到终点,就越要保持自己。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互相吸引,你得保证自己身上有他喜欢的东西,千万不能把那些东西丢了。

  取悦他人永遥比不上取悦你自己。

  如今的大丹已经彻底走了出来,讲起这些旧事的时候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我忽然想到她那阵子和我说的,她最感谢的就是她身边的朋友在她最坏最低劣最低落的时候始终没有抛弃她,在她的身边陪伴她一起渡过。

  那时她说过一句话:“假如我玩儿得太疯走得太遥了,你们记得鸣我一声,别让我找不到归家的路。”

  假如你有一天觉得世界末日了,觉得天塌了,请记得你身后一定有朋友、家人,还在等着你。再黑的天也总会亮,再难过的故事也总有到头的那天。去后的日子,你终究会明白,一个人总要时不时地拉自己一把。下雨了就撑伞,入夜了就开灯,找不到归家的路的时候,归头望望。

  我们都在这里等着你。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卢思浩:路还长,天总会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