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努力是为了让你的选择更准确

  你的努力是为了让你的选择更准确

  文/何亚娟

  人生就是一张试卷,上面有良多选择题,怎么选择全凭你自己。纵使人生的选择题没有尺度谜底,选择的时候也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日后少一点后悔,也算不负此生。唯有这样,你才会比任何时候都要努力,由于你想用步履往证实:你的选择是准确的。

  与苏锦重逢是在国铺书会最后一天,彼时,我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任何联系了,本认为生命中再无交集的人忽然泛起在你眼前,还说要请你喝咖啡,仍是蛮讶异的。

  我们选了临窗的位置落座,在卡布奇诺的香气中,苏锦说:“亚娟姐,我现在开始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听我妈的建议,归家乡做什么银行系统的工作。现在我天天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还要强颜欢笑地应对各种复杂的同事关系,真是身心俱疲啊!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苏锦曾是我部分的一位编纂,半年前,由于工作上碰到了一些不顺,加上她妈妈不停地在电话中跟她鼓吹在家乡为她谋求了一份多么安稳的工作,于是,她动摇了。

  她提离职,我并不感到意外。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很努力当真,却始终跟别的编纂之间有点差距,这些我都望在眼里。

  但我能感觉到她是真心暖爱这份工作,都说爱好是最好的老师,我相信假以时日,她会做出成绩来的,于是我试图挽留她。

  “苏锦,你不要急,你先不要跟其他编纂比,你跟你自己比,你不觉得你已经比刚开始来的时候提高良多了吗?”我望着她说。

  她微微一愣,抬起头来。

  “你之所以做书慢,只是由于做图书封面的经验不足,而公司对封面的要求又很高。可是你在写方案方面、做版式设计方面提高都很大。

  “你不需要跟别人比,只要跟自己比,今天比昨天提高了一点,就算成功。”

  苏锦是来提辞职的,她认为我会很爽快地允许,没想到我会跟她说这些,一时她不知道该归应什么才好。

  见她缄默沉静,我问她:“你大学是学什么的?”

  她归答:“会计。”

  原来她和我一样,都是半路出家,学了别的专业却从事了文字方面的工作。可见是对文字工作足够暖爱。

  我让她把母亲和我说的话都抛到一边,仅仅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一周以后,再来告诉我走仍是留。

  一周后,苏锦选择了离开,我当然尊重她的选择。

  这半年多没有她的任何动静,我想她应该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糊口,并刻意避免跟我这个昔日上司联系。所以,对于现在忽然泛起在我眼前,并抛给我一个那么沉重话题的她,我一时真不知道如何归答。

  窗外,霓虹灯不停地闪烁,五彩的光映照在苏锦施过淡妆的脸上本应熠熠生辉,但她眼中的焦灼与落寞却让她望起来疲劳不堪。

  我跟苏锦说:“你的详细情况我不是很清晰,但我的故事或许能给你一些启发。”

  年少时,关乎我人生的良多次选择都是由父母做出的,我自己并没有选择的机会,或者说是我没有赋予自己选择的权利。

  中考填志愿时,父亲让我填了师范学校和重点高中,后来我的分数能上重点高中,他觉得我上高中考大学比较有出息。于是,我上了省重点高中。

  高二文理分班时,明明我喜欢文科,父母却以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让我选了理科。

  直到高考失败,我的分数和本科无缘,父亲觉得看女成凤梦幻灭,成天发脾气。

  固然现在在我望来,人生足够漫长,犹如一部厚重的书,高考只是其中一页,不管考得好与坏,翻过往就是了。

  但当年,对十八岁的我而言,高考的意义重大,是决定人天生败的分水岭。高考失利,在亲戚异样的眼神和父亲的责骂声中,我体会到深深的挫败感。

  在选择复读仍是直接上一所大专院校时,父亲选择了让我上大专,他担心我复读不一定能考好。这一点实在正如我意,我也惧怕重过一遍那种天天算着高考倒计时的黑暗日子。

  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题,是从我离开父母身边开始的。

  我是在扬州某大学读的大专,扬州城风景秀美,宛如清新淡雅的江南美女,激发我良多创作灵感。高中时写小说被父母以为是不务正业,现在入了大学,终于可以泡在书楼读喜欢的书,听喜欢的音乐,写喜欢的文字。

  跟单调又辛劳的高中糊口比拟,大学的糊口丰硕多彩又自由安闲。夸姣的大学糊口中,我给自己的独一压力是——我一定要考上本科。定这个目标,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但愿能充分利用大学的时间来进步自己,以弥补高考失利的遗憾;二是当时的就业形势所需,用人单位倾向选择学历高的人才,我但愿将来自己求职时不会由于学历而被拒之门外。

  学历更高意味着在求职时有更多选择权和自主权,能够选择自己相对喜欢的工作。

  就像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这本书中对安德烈说的那样:“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由于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由于,我但愿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餬口。”

  大二时,有了“专转本”的机会,但是高昂的膏火却让我有些望而生畏,究竟家中经济前提有限。

  我打电话跟父母商量要不要参加“专转本”考试,父亲说可以往尝尝望,考上后往不往上再说,假如我非要上,只能自己想办法付膏火。母亲则果断反对往考,说供我读大专已属不易,家里弟弟、妹妹上学也急需钱,我不能如斯自私,为了自己的前途不顾弟弟和妹妹。

  回根到底,父母并不支持我往考试,理由是没钱支持我继承深造。

  打电话的那个夜晚我失眠了,辗转反侧,左思右想,终极我决定往参加考试。

  这是我第一次违反父母的意愿,也是我第一次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题。

  我无法想象假如当初不往考试今天会怎样,我只知道,我从来没有为这个决定后悔过。

  后来,我通过“专转本”的初试和复试,入进一所重点大学。膏火问题是我自己解决的,通过助学贷款和给杂志写文章赚稿费,我顺利读完了大学。并且,在这所大学里,我收成了一份难能可贵的爱情。

  也是从那次亲身为人生做选择题之后,我才真正学会了独立。从那之后,固然父母仍是会时不时给我意见,但我仅作参考,每次做选择的决定权仍是在于我。

  大学毕业入进社会后,面临的选择就更多了——和他谈了这么久恋爱,该不该和他结婚过一辈子?房价下降了,该不该在这个时候买屋子?工作做得不是很开心,该不该选择辞职?

  对于职场中人而言,最常见的选择莫过于跳槽,这时,身边的人会给你不同的意见,你有时难免会失往主张。

  就拿我上一次跳槽来说吧,那次选择比以去任何一次跳槽都要艰难。

  我在那家公司创建了女性阅读品牌“蝴蝶季”,从2008年1月出版第一本带有“蝴蝶季”logo的图书起,到2012年12月的整整五年时间,出版了上百本图书,也培养了不少原创作者。我的五年轻春时光在“蝴蝶季”绽放,我的兴趣和梦想在这里发芽、生根,我对“蝴蝶季”有着难以割舍的深挚感情。

  因此,当新公司几回三番向我抛出橄榄枝的时候,我犹豫了。

  新公司给出的薪水也不是很有诱惑力,跟之前的待遇差不多。此时,身边的朋友、家人都劝我留下来,公司领导得知我有往意时,也表示来年给我加薪。只有作者们作为被拖欠稿费的受害者,支持我离开,说假如我到新公司发铺得好,他们也随着沾光。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左右为难,一时间难以抉择。

  可权衡再三,我决定接受新公司的offer,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但愿不打卡考勤,不要求天天都往公司,实施弹性工作制。

  我提这个要求不是懒得往公司,而是但愿假如新工作忙得分身乏术时,我能留有一点时间照顾家庭、陪伴孩子。再忙的工作狂也不能忽略孩子的成长,究竟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

  固然在新公司我享受的是弹性工作制,但实际上我比从前更努力。由于我要让当时不赞同我离开的人,甚至对我的选择寒嘲暖讽的人明白,我的选择是对的。后来,事实证实如斯,两年的时间里我给自己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苏锦听我说完这些,似有所悟,她看着我,真诚地说:“亚娟姐,我明白了,我仍是要自己做选择,不要被别人的意见所左右。当初我要是不听我妈的建议归老家,说不定现在已经做出一番成绩了。实不相瞒,我已经辞了家乡那份安稳但无趣的工作,预备重新做文字相关的工作,我的兴趣在这里,我愿意用汗水来灌溉我的梦想,我想,我终有一天会成功,像你一样。”

  “假如你说的成功是指遵从自己的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我可以做你的榜样;假如你是指权力、财富、地位的话,我还差得很遥。”我笑了,继承说道,“当然,后一种成功有的话咱也不拒尽。但我仍是觉得,无论何时何地,做快乐的自己,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糊口,比所谓的成功更重要。”

  人生就是一张试卷,上面有良多选择题,怎么选择全凭你自己。纵使人生的选择题没有尺度谜底,选择的时候也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日后少一点后悔,就算不负此生。

  而且,你会发现——只要是遵从自己内心做出的选择,你一定会比任何时候都要努力,由于你想用步履往证实:你的选择是准确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你的努力是为了让你的选择更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