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李白的诗意

  长相思李白的诗意

  《长相思

  作者:李白

  原文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冷。
  孤灯不明思欲尽,卷帷看月空长叹。
  丽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
  下有渌水之波涛。
  天长地遥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注释

  1、络纬:又名莎鸡,俗称纺织娘。
  2、金井阑:精美的井阑。
  3、簟色冷:指竹席的凉意。

  诗意

  长相思呵长相思,我们相思在长安,
  秋天蟋蟀常悲叫,声声出自金井阑。
  薄霜凄凄送冷气,竹席已觉生凉冷;
  夜里想她魂欲中断,孤灯伴我灰暗暗。
  卷起窗帘看明月,对月徒然独长叹;
  如花似玉丽人呵,仿佛相隔在云端!
  青青冥冥呵,上是无边无垠的蓝天,
  净水渺渺呵,下是浩浩汤汤的波涛。
  天长长来地迢迢,灵魂飞越多辛劳;
  关山重重相阻隔,梦魂相见也艰难。

  赏析

  李白七言歌行去去逞足笔力,写得豪迈奔放,但他也有一些诗篇能在豪放飘逸的同时兼有蕴藉的思致。象这首《长相思》,大约是他离开长安后于沉思中归忆过去情绪之作,就显然属于这样的作品。

  “长相思”本汉代诗中语(如《古诗》:“客从遥方来,遗我一书札。上言长相思,下言久告别”),六朝诗人多以名篇(如陈后主、徐陵、江总等均有作),并以“长相思”发端,属乐府《杂曲歌辞》。现存歌辞多写思妇之怨。李白此诗即拟其格而别有寄寓。

  诗大致可分两段。一段从篇首至“丽人如花隔云端”,写诗中人“在长安”的相思苦情。诗中描绘的是一个孤栖幽独者的形象。他(或她)居处非不华贵──这从“金井阑”可以窥见,但内心却感到寂寞和空虚。作者是通过环境气氛层层渲染的手法,来表现这一人物的感情的。先写所闻──阶下纺织娘凄切地叫鸣。虫叫则岁时将晚,孤栖者的落寞之感可知。其次写肌肤所感,恰是“霜送晓冷侵被”时候,他更不能成眠了。“微霜凄凄”当是通过逼人冷气感觉到的。而“簟色冷”更暗示出其人已不眠而起。面前是“罗帐灯昏”,益增愁思。一个“孤”字不仅写灯,也是人物心理写照,从而引起一番思念。“思欲尽”(犹言想煞人)可见其情之苦。于是入而写卷帷所见,那是一轮可看而不可即的明月呵,诗人心中想起什么呢,他发出了无可奈何的一声长叹。这就逼出诗中枢纽的一语:“丽人如花隔云端。”“长相思”的题意到此方才详细表明。这个为诗中人想念的如花丽人好像很近,近在面前;却到底很遥,遥隔云端。与月儿一样,可看而不可即。由此可知他何以要“空长叹”了。值得留意的是,这句是诗中独一的单句(独立句),给读者的印象也就特别凸起,可见这一形象恰是诗人要夸大的。

  以下直到篇末便是第二段,紧承“丽人如花隔云端”句,写一场梦游式的追求。这颇类屈原《离骚》中那“求女”的一幕。在诗人浪漫的幻想中,诗中人梦魂飞扬,要往寻找他所思念的人儿。然而“天长地遥”,上有幽遥难极的高天,下有波涛动荡的渌水,还有重重关山,绝管追求不已,仍是“两处茫茫皆不见”。这里,诗人的想象诚然奇妙飞动,而诗句的音情也配合极好。“青冥”与“高天”本是一归事,写“波涛”似亦不必兼用“渌水”,写成“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涛”颇有犯复之嫌。然而,如径作“上有高天,下有波涛”(歌行中可杂用短句),却大为减色,怎么读也不够味。而原来带“之”字、有重复的诗句却显得调子曼长好听,且能形成咏叹的语感,正《诗大序》所谓“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即拉长声调歌唱),能传达无穷感触。(m.lz13.cn)这种句式,为李白特别乐用,它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弃我往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本日之日多烦忧”、“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等等,句中“之难”、“之日”、“之水”从辞意望不必有,而从音情上望中断不可无,而音情于诗是至关紧要的。再望下两句,从语意望,词序似应作:天长路遥关山难(度),梦魂不到(所以)魂飞苦。写作“天长路遥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不仅是为趁韵,且运用连珠格形式,通过绵延不中断之声音以状关山迢递之愁情,可谓辞清意婉,十分动人。因为这个追求是没有结果的,于是诗以沉重的一叹作结:“长相思,摧心肝!”“长相思”三字归应篇首,而“摧心肝”则是“思欲尽”在情绪长进一步的发铺。结句短促有力,给人以执着之感,诗情虽则悲恸,但尽无萎靡之态。更多唐诗赏识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此诗形式匀称,“丽人如花隔云端”这个独立句把全诗分为篇幅均衡的两部门。前面由两个三言句发端,四个七言句拓铺;后面由四个七言句叙写,两个三言句作结。全诗从“长相思”铺开抒怀,又于“长相思”一语收拢。在形式上颇具对称整饬之美,韵律感极强,大有助于抒怀。诗中反复抒写的好像只是男女相思,把这种相思苦情表现得淋漓绝致;但是,“丽人如花隔云端”就不象实际糊口的写照,而显有托兴意味。何况我国古典诗歌又具有以“丽人”喻所追求的理想人物的传统,如《楚辞》“恐丽人之迟暮”。而“长安”这个特定地点更暗示这里是一种政治的托寓,表明此诗的意旨在抒写诗人追求政管理想不能实现的苦闷。就此而言,此诗诗意又深含于形象之中,隐然不露,具备一种含蓄的风度。所以王夫之赞此诗道:“题中偏不欲显,象外偏令有余,一认为风度,一认为淋漓,乌乎,观止矣。”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长相思李白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