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功:一师教

  茶盘砚有个雪娥嫂,信基督教。她残了一只眼睛,但犁田打禾什么都做得,历年来交税费最全,完成摊派工最早,还收养了一残疾少年,比男人还勤劳,比干部还义道。

  她第一次见到我,就愤愤批判唯利是图。她说村里有一富户,做什么都琐屑较量,让出几分山给村里修路,算起钱来也心狠手辣。他就不想想他一窝六七个娃崽是怎么长大的?——雪娥嫂是指当年大集体的时候。不是靠那时候的大集体,不是靠那时候见人有一口饭,他一大窝娃崽还带得大?现在倒好,他娃崽大了,也揣着大票子了,就事事要个等价交换,就朝集体的碗里吐唾沫了!

  雪娥嫂对大集体的辩护,使我想起了自己的北欧之旅。当时一路望过往,瑞典、丹麦、挪威、冰岛等国家的国旗都是十字旗,可见基督教为它们立国之本。恰正是在那一片教堂林立的氛围里,国家奉行社会高福利政策,把所有国民从摇篮管到宅兆,颇有教门之内的同等之风。我一直暗暗预测,那里的国策实在是宗教的延伸和放大﹡。

  不说北欧,仍是归头来说雪娥吧。我最初认为她是个什么干部,实在她连组长也没当过,只是有话就要说,是个嘴巴纵贯屁眼的直肠子(雪娥语)。她的最高荣誉是当过一归劳模,但她一听说要往市里开会,就吓得在柴山里藏了两天,让干部们找不着。后来不得已往了,但常常紧张得出汗,横着一只独眼,噘着一张嘴,很不快活的样子。

  她归来后静静告诉我,她入城上台讲话的时候,不知道讲什么好,只能背诵干部写好的稿子,但说的与想的完全是两码事。她一边说着全靠各级政府的关怀,一边想着全靠仁慈我主的关怀;一边说着今后要好好学习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心里说的是今后要好好学习《圣经》……“我心里要说的话,主是听得到的。是不是?主是不会怪我乱说的。是不是?”她这样说。

  我这才知道她是基督徒。

  “你读过《圣经》吗?”

  “只听过一点点。”

  “你会唱赞美诗吗?”

  她捂着嘴笑,“直喉笼唱不转,唱得像鸭鸣!”

  “你怎么想到要进教呢?”

  “基督教好呵。基督就是一杆公平秤,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道理有十分,你就不能只讲九分半。”

  这个解释倒也简朴,而且还经典。

  “跟你说,我八年来没有吃过一粒丸子,我老公八年来也没有吃过一粒丸子。”她是指家人健康不用吃药,如斯“奇迹”的“见证”,其实值得她自叫自得。

  我这才知道,洋教传到这里来以后,已经有些变性,洋中带土,似旧实新。改良教规之一,是信教者不求医。这倒是很对山里人的胃口——他们本就对医药费的高涨深深发愁。改良教规之二,是信教者不吃别人家的饭。这也很对山里人的胃口——他们对日益繁重的人情礼仪早已不堪重负,一接到请帖,就如接到罚单,满脸客气之下是满心焦虑。基督教的传播,大概很大程度上恰是依托了这一类助人省钱的招。

  基督教在这里也鸣“耶稣教”,因读音之误,还有“耶师教”或者“一师教”一类异名。信教者也有“基督和尚/尼姑”或者“耶师和尚/尼姑”乃至“一师和尚/尼姑”一类俗称。人们对洋教的泛起说不上有多大的反应。望见教徒们偷偷地串门聚会,大家觉得那就像党团员政治学习,过组织糊口,无非也是劝人向善,倒也不坏。有些人进教以后心静了一些,少了些伤肝炸肺的焦躁,身体颇得补益,也不是没有可能。

  教徒们只是在某些细节上引来非议。好比说,当基督和尚可以吃肉,只是不可以吃血。这是不是专拣好的吃?不戒荤腥也能当和尚,也太惬意、太便宜了吧?又好比说,有个教徒抬猪时中断了草绳,不往另外找草绳,反而跪到路边祷告上帝。另一个教徒没法把手扶拖拉机发动起来,不往检查油路和气门,反而跪到路边祷告上帝。大家都觉得好笑:基督菩萨未必那么神通泛博,还能把中断草绳接起来或者把死机器发动起来?

  贤爹最反感的,是耶师教居然宣扬“普天众生皆兄弟姐妹”:“呸,爷就是爷,崽就是崽!一千年也莫想变!一万年也变不了!怎么成了兄弟呢?宝伢子胆敢没上没下,老子一巴掌把他刷到墙上往!”

  宝伢子是他儿子,不久前信上了耶师或一师。听老子这一骂,他吓得在外藏了两天不敢归家。

  有一天,宝伢子带着三个目生的后生,一律西服革履,骑着摩托一溜烟来到我家。目生人自称是邻县的中学教师,专程前来造访我。他们在阶前坐下,翘起二郎腿,接过茶,接过扇,对端茶的主妇望都不望,更顾不上说一个谢字,启齿就大谈这个世界有三重天和九重地;谈地球大一点不行小一点也不行,只能这么大;谈光速慢一点不行快一点也不行,只能这么快……把我说得云里雾里。

  实在,他们不是科学院院士,不外是基督徒,刚才的开场白不外是赞美上帝创世的奇妙,目的是劝我进教。他们接下来历数进教的好处,包括癌症病人不治而愈,哑巴可以说话,瘸子可以跑步,连做生意都财源滚滚,总之有百利而无一弊。这在我听来,有一点倾销减肥茶和壮阳药的味道,有一点非法集资的味道。

  我说宗教确有静心养身之效,好比中国佛教与道教……没料到我一提佛教就惹恼了来客。个子最高的一个嘲笑着打中断我:“你这仍是马克思主义,太过期了!太好笑了!我问你,一个人有几个父亲?岂非一个人可以两个父亲?三个父亲?四个父亲?……你也不想想,你是好几个父亲生下来的种么?”

  这是个很雄辩的比喻,把其它假父亲统统给灭了,独尊基督的意思很明白。

  “保罗前不久也说过,要尊重伊斯兰教,尊重印度教……”

  对方显然不知道保罗二世是谁(当然更不会知道路德、加尔文、J·拉辛格等等):“那些狗屁话你也信?他们长期吃官家饭,中极左思潮的毒太深了,只会贪赃枉法,祸国殃民,什么事也不会干,将来只能统统下地狱!”

  “那你总知道布什吧?布什总统也往清真寺……”

  “那是外交策略呵,你懂不懂?就像在战场上打仗,有时候需要冲锋,有时候也需要伪装,需要埋伏。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我同他们谈不清,甚至没法去下谈。每次刚说出一句,就被他们打中断,被他们七嘴八舌地堵归来。在这几个毛头小子眼前,我只能洗耳恭听,只有接受大批判的份——幸好他们还无权动武,否则肯定把我当“圣战”对象,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我忽然觉得自(m.lz13.cn)己很傻,气不打一处来。

  我轰他们走。“出往!往!”妻子不知我今天为何这般粗鲁,端着一盆刚炒好的板粟,望望我,又望望他们。那几个人都脸上挂不住,神情立即软下来:“韩先生,我们再交流交流吧?”“你并不了解我们,再听我们解释一下。”“望在上帝的份上,我们交个朋友。我们还有好多问题要请教……”

  我仍是拂袖而往。

  我后来望到,他们出了院门以后还不走,在门口低声密语一番。其中一个在墙根撒了泡尿,另一个打了一阵子手机。大概终于约定了新目标,他们这才骑上摩托,一溜烟朝公路方向而往。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韩少功:一师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