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功:月下狂欢

  韩少功:月下狂欢

  卓别林的片子里有人的机器化。实在,不光是蓝领可能机器化,当下良多白领也面临恶运。一般尺度下的白领,通常是在电子眼的监控之下,在大车间似的办公区里,就位于矮隔板的格子岗位,像装配板上的一个个固定插件,一插上往就紧急启动,为公司的利润飞跃不息。眼睛,颈椎,腰椎,心脏,植物神经等等,是他们最收留易磨损的器官。我的一个外甥女就是这样的白领。她一入公司还被告知:手机必需二十四小时打开,随时听候老板的调遣。

  乡下农夫倒多了一些自由,劳动方式的单调和呆板,在很大程度上也得以避免。乡间空气新鲜自不待言,环境柔美也自不待言。劳动的对象和内收留还去去多变,今天种地,明天打鱼,后天赶马或者采茶,决不会限于单一的工序。即使是种地,播种,锄草,杀虫,打枝,授粉,浇灌,收割等等,干起来决不拘于一种姿势,一种动作,一个关注点。从生理保健学来望,这当然有利于四肢五官的协调运动和综合锻炼。我当知青的时候还参加过抗旱车水。当时的手摇水车类似于拉力器,脚踏水车类似于跑步器,现代的健身房就盖在田头。一旦人们在水车上踏得兴起,转踏为跑,转跑为飞,便有令人目眩缭乱的踏锤飞旋和水花高溅。一声撒野的咆哮抛出往,遥处可能就有车水人的咆哮甩归来。一曲挑逗的山歌抛出往,遥处可能也有车水人的山(m.lz13.cn)歌砸归来——劳动与娱乐在这里混为一团,不但使田头变成了健身房,还变成了夜总会。

  哗哗槽片抽浅了泥坑里的水,大鱼小鳖就可能露出头来。我们在田头找点柴,烧把火,偷几棵葱,挖两块姜,找来油与盐,现场煮食的乐趣和厚味中断不会少。要是在夜晚,朦胧月色下,后生们把衣服脱个精光,一丝不挂地纳凉,其胯下奇特无比的舒畅和开敞,还有几块白肉若隐若现,使不乐的人也乐,不浪的人也浪,天体艺术令人陶醉。

  女人们一听到这种笑声就会藏藏得遥遥的,有时把送来的饭菜放在路口,喊一声,咒两句,要你们自己往取。

  我对乡下的过度贫困心有余悸,但对那里的劳动方式念兹在兹。我还相信那种劳动的欢乐,完全可以从贫苦中剥离出来——在将来的某一天,在人们觉得出力流汗是幸福和体面的某个时候。 我重新来到乡村以后,望见柴油机抽水,电念头抽水,倒是龙骨水车不大见了。这有什么不好吗?也许很好。我得庆幸农夫多了一份轻松,多了一份效率。我甚至得祝贺一种残酷的古典美终于消失。

  但我仍是没法不留下一丝遗憾:哪一天农业也变成了产业,哪一天农夫也都西装革履地入了烦闷写字楼,我还能往哪里听到咆哮和山歌,还有月色里的撒野狂欢?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韩少功:月下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