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同:假如一辈子只能重复某一天

  刘同:假如一辈子只能重复某一天

  “假如一辈子永遥重复某一天,你愿意吗?”那时我读高一,来实习的男老师也不外20岁出头,第一堂课就问了我们这个问题。

  “假如这一天可以让我自己选择,我愿意。”我归答。他望着我,微笑着鼓励我继承说下往。

  “我会选择最幸福的一天永遥过下往,这样过一辈子该有多好啊。”

  全班都笑了。老师示意我坐下,接着对我说:“将来有一天,你再问自己一次这个问题,假如谜底有所改变的话,就证实你已经不再为了糊口而糊口,而开始为了自己而糊口。”

  这个场景连带着这个问题,一起埋在了16岁的岁月里。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开始了梦想中的传媒糊口。工作之前,每次在电视里望到有趣的节目、有观点的新闻或者胸有成竹的主持人,我都会默默地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们成为朋友啊?好但愿以后能够从事那个行业。后来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做了娱乐记者,却忽然发现,好望的娱乐新闻好像永遥不是自己能够做出来的。

  没有着名的采访对象,也没有劲爆的独家新闻,天天主编只会告诉我第二天有怎样的娱乐新闻发布会,会有哪些人参加,我要做几分钟的内收留。

  于是提前一天约好司机和摄像,当天一早借录像带,上午赶到发布会现场,在主办方那里签到,领200块钱的车马费,然后在观众席坐上两个小时,等媒体的群访时间到来,每家记者问一两个问题,然后结束。最后拿着主办方给的新闻通稿,花一个小时编纂出一条新闻,播出。娱乐记者一天的工作结束。

  刚开始我还会积极争取第一个提问,后来想,反正其他媒体的记者也会提问,被访者也会归答,我就直接用他们的采访好了。

  刚开始我会交代摄像一定要拍一些镜头,后来发现就算约不到摄像也无所谓,反正其他媒体的记者都在,大不了就直接和他们拷贝一份现场的素材。

  再后来,我连待都懒得待了,签了到、领了车马费就走人。反正一条主办方但愿望到的娱乐新闻,无非是念着他们给的通稿,加上雷同的画面,能播出就行。就像良多公关公司的同仁说的那样:无论什么节目、哪位记者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区别,都只是宣传工具,独一的不同可能是各个媒体的强势弱势罢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刘同:假如一辈子只能重复某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