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您老成了我的孩子

  当您老成了我的孩子
  
  文/黄金梅
  
  您躺在床上怯生生地望着我,像犯了错的孩子等待着家长的呵责。我心里有了数,一边目光绝量柔和地迎向您那惊慌失措的与春秋不相当的眼睛,一边走到床前掀开被子,褪下您的裤子,果然,濡湿一片——您又尿床了。
  
  这就是得了两次中风又得了老年痴呆症的您!
  
  母亲老是很忙,一见您尿床,总像训孩子一样求全您:“又尿啦,又拉啦!”当然,最后仍是会把您收拾干净,把脏尿片、被褥拿往河沟洗了。
  
  “我来。”我说。
  
  我揽下了照顾您的活儿,在上班前放工后。
  
  二十岁的我学会了给人换尿布,学会了给人洗澡,学会了如何逗孩子(智商如孩童的您)开心,学会了挎着装着沾满屎尿的尿布的篮子往河沟洗,像一个小媳妇。
  
  您像孩童一样依恋着我。
  
  常在天色好的时候,抱您出屋呼吸新鲜空气。我说:“这月季花生虫了。”您会立刻应和:“是的,由于下露水了。”我不置可否,但是,望着正仰首等待表扬的您,加之您的归应如斯积极,我仍是带着满意的表情,朝您点了点头,您便会自得地“嘿嘿”笑。
  
  常给您洗澡,总但愿您身体如我般洁净。调好洗澡水,往抱八九十斤的您,力小的我老是两手抄在您身后,深吸一口吻,心里先生出一股蛮力来,再双臂运力将您抱起,稳稳地、轻轻地放进盆中。我用毛巾轻柔地擦洗那一根根凸起的肋条下满是老年斑的松弛皮肤。您总会嘿嘿地笑,带着奼女般的羞怯,任凭我揉搓。
  
  您吃饭,老是在堂屋。盛好饭菜,放上汤匙,我便会在一旁候着。我得时不时地为您拭往下巴上的米粒和溢出的汤汁,还得时时提防您拿汤匙的手会把碗碰翻,一如刚会吃饭的孩子。但我一定不会往捡桌上的米粒送到您嘴里,如当年的您一般。
  
  天凉了,您枯瘦的手冰冷冰冷的,如那冰砣。您为什么不哭呢,犹如放学归家,冻得直哭地扑向您的儿时的我?我会拉过您的手,把它放入我暖和的怀里,一如您把我冰凉的小手放入您暖和的怀里一样。
  
  由于我的一时疏忽,您摔了一跤,摔破了高耸的眉骨,渗出丝丝血来。望着那血,我一阵头晕,心里难过极了,又害怕极了——您会不会死呀?我手足无措,只知嘴里不迭地向您赔礼报歉:“奶奶,对不起,对不起。”眼泪“唰”的一下滚下来了。您咧开嘴笑了,竟安慰我,“不哭,不哭,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您岂非真的痴到连痛觉都没有了吗?我不信。
  
  您临终前,吞咽难题,三天没入一点食品,喉咙里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痰在喉咙里,可您已无力吐出来了。(励志歌曲  m.lz13.cn)望着您痛苦得扭曲的面收留,我仿佛望到了死神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您,把它的魔掌罩在您的头顶,年青的我第一次从内心深处对死亡感到了恐惊!
  
  后来我常想,二十几岁的我太年青了,太无知了!即使不知道呼吸器,仍是可以用嘴把您喉咙里堵塞的痰吸出来的。可当时的我却不知道!也许,您还能多活一些时日,也许,临走时能少一些痛苦。想起这些,我经常自责,为我的无知。
  
  二十岁的我就知道,我会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也将是一个孩子的祖母,或许我还会是一个孩子的曾祖母。我会爱他们,犹如您爱我一般。
  
  常望到或蓬头垢面,或衣冠楚楚为一日三餐、为家人幸福奔波的人们,他们一定也很渴想被人疼被人爱的感觉吧?望着他们,我心里总会有一种情感在膨胀,那是——爱。
  
  我知道,这都由于您,是您让我在被爱中学会了如何往爱。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母亲用爱撑起的信念
  • 用自己的一生拥抱母亲
  • 父爱如山
  • 父亲,那绵延的背影
  • 永遥以赏识与感恩的心态对待他人
  • 给感谢感动留一个出口
  • 父亲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 父亲给儿子的一封信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当您老成了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