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成为锦,然后才能添花

  先成为锦,然后才能添花

  蝶变,去去要以时间作为交换。

  良多年前我便熟悉她,那时我刚出茅庐,刚开始有大学女生慕名而来,其中就有她一个。

  第一面我吃了一惊,想来想往,最客观的评价仍是一个字:… …丑。农家女,矮个子,扁平脸塌鼻梁,皮肤黄黄的,最触目惊心的是一口烂牙,一说话一笑就像是在龇牙咧嘴。她眼神诚恳,我却有点儿不知所措:我能给她什么样的建议?尤其是,她仍是专科生。

  这听起来是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人生:出身微贱,挣扎出鸡窝却离枝头遥得很。专科毕业的她,将来能做什么呢,文员?尤其是,爱与喜欢,去去都要以相貌打底,她有再多长处,也会被她土气甚至丢脸的面收留全盘挡住。女孩子到底是干得好仍是要嫁得好?仿佛,她两者都没份。

  后来没再见过面,只中断中断续续有联系:她专升本了;又过两年,她留校当辅导员了;往做讲座,她事后才知道动静,说她正在那所大学读研,可惜没来参加… …

  不久前,我意外埠在一次流动中遇见她——是她暖情地喊我名字,我先没认出她来,她报出名字来,我吓了一跳:“判若两人”都不能形收留她,几乎是天人之别了。娇小个子,身材保持得很好,一件香奈儿小黑裙穿得玲珑有致,八厘米高跟鞋入退自如。发型精致,妆收留得体,细望,五官仍平凡,肤质仍泛黄——但这有什么关系,白璧亦有微瑕。她活泼了良多,经常大说大笑,但牙齿顺眼了,她笑着说:“前几年戴了牙箍。”

  细问她的近况:原来她已经博士毕业,现在大学教专业课。婚姻方面有些蹉跎,过了三十五岁才嫁给大她一岁的同校老师,往年生了儿子。我问得直接,她答得落落大方。谈起孩子,她诙谐地说:“我教育孩子的原则就是:人丑就要多读书。”仰头哈哈一笑,全不带一点阴霾。

  曾经的她,能如斯坦然说起自己的外貌吗?我想不起来了。

  别撇嘴,说这不外是一个励志故事,我望到的,不是故事,是近在身边的、活生生的人,一个完美的范例,让我望到,人可以如何靠努力改变命运。她曾经一无所有,无背景,无学历,无颜值,只有一颗向上的心、不曾停下的双脚。我知道她爱过,但这爱被嫌弃了,挫折感像砂粒一样磨损人的心,她什么也不说,一直去前走,选择了最笨拙而最有效的道路:学习。

  多么艰难的一条路,忍受寂寞、倦怠,同龄人有些嫁作人妻、相夫教子,有些在职场上绝情挥洒,有些吃喝玩乐、享受青春,自己却只有一卷书一盏灯而已。读出来会怎么样?是否一定有未来?她彷徨过没有,有没有起意抛却过?我想她能确定的就是:读不出来,多半没有未来。心系一处,守口如瓶,是独一的成功之道。

  有人鄙视她:不外是个女凤凰。这里面有明确的歧视,但也可以视为嫉妒,博士、副教授在手的她,有夫有子,自此可以安身立命了。

  于是,她变美了。

  常听年青女孩子说:读书没有用,这是一个望脸的社会。还有人对我的观念不认为然:晋升了自己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被男人挑来选往,皮肤也差了、年纪也大了,有什么上风。

  也许她们是对的,但我熟悉的一个男人这么说:只有年青男孩子才不管不顾,只挑漂亮小姑娘呢;男人到了三十上下,都很现实,都愿意找家景好、工作好、能力强的——假如还长得漂亮,就更好了。

  除非生成丽质,生来就要成为艺术品。否则,这世上大部门事物或人,实在都以实用为主——美貌,只是锦上添花。所以,你得先成为锦。(来源/意林)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先成为锦,然后才能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