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
  
  父亲走了!
  
  以后都不再泛起在我们的糊口中了!
  
  固然,我已经43岁,儿子也16岁了,怎么说也算是人到中年了,可内心里依然对父亲有着无穷的眷恋。有父亲在,做什么事都觉得有靠山,父亲于我那是山,需要毕生仰视的高山!
  
  父亲走了34天了,可他的音收留笑貌,依然清楚,依然在脑海里。这几天,每当注视父亲的遗像,自我记忆以来近四十年父亲的形象,一幕幕,犹如片子般浮现。一直都不敢想父亲真的离开了,在单位望着十多年前的录像,望到父亲的画面,止不住地泪如泉涌。
  
  我刚刚记事的时候,每次母亲不在家,父亲就做面鱼给我们吃。父亲不太会烧菜,做面鱼放些青菜,就省往了做菜的繁琐。父亲做的面鱼,咸咸的,会放好多平时母亲舍不得放的猪油,特别好吃,我们都很喜欢吃。家里有香肠的话,父亲也会做些米饭蒸肠,在饭锅上放一节猪大肠。大肠的油渗到锅里,米饭就特别好吃。
  
  记得小妹妹刚中断奶时,母亲避出,往了外婆家,小妹晚上想吃奶,哭喊着要妈妈。父亲就扛着她,在漆黑的夜晚,站在农场的桥头,等着母亲。为了哄妹妹,一边喊着“大黄牛、大水牛”,一半扛着她转悠,直到她睡着了。
  
  父亲表面上最疼爱小妹妹,实在,我知道,他对我心最重。也许,由于我是儿子,对我的要求更加严肃些。我现在也做了父亲,也更加理解了父亲的心理。我却对不起父亲,辜负了他的但愿。
  
  1978年,父亲借调到盱眙县多管局。每次归家,总会带些我们在农场里吃不到的东西。有时是几块糖,有时是一些点心。有一次,父亲带归几根香蕉,那可是我们从来没有吃过的。可是,我由于没有吃过,第一口就吐在了地上。
  
  ……
  
  父亲的事,是永遥也归忆不完的。
  
  而父亲对自己的生命是有预感的,好像是感觉到了自己不久于人世。在他住院前思惟还清醒的时候,曾经自己坐在书桌前,顿自己一生所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代表证,顿自己数十年积累的各种文字资料。坐在书桌前整整一天,也不说话。父亲生病以后,言语越来越少,他的这一变态的举动,却没能引起我们足够的正视。
  
  在他突发脑梗死住院前,志兰阿姨来我家。在为志兰阿姨拍照片的时候,从来对照相不太喜欢的父亲,颤颤巍巍地从房间走到沙发前,坐下与母亲和志兰阿姨合影。我们当时都很惊讶,现在想来,父亲是有意的,他是为了留给我们最后的念想。可我们除了惊讶之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
  
  也幸亏父亲那天的举动,现在,我在电脑里还能望到父亲临终前不久的面收留。父亲的这一片苦心,却差点被小妹弄丢了。(励志名言  m.lz13.cn)她存在电脑里,自己却不记得地址,差点找不到。
  
  发病住院后,父亲已经不能说话了。可我知道,他的思维是存在的,清醒的。他数次拔掉氧气管和胃管,那是承受不了病痛的折磨了,是对尘世厌倦了!可是,我们却还怕他再拔管而残忍地绑住他的手……
  
  对父亲的病逝,母亲是有预感的。母亲是不赞成再让父亲受罪的,可是,作为儿女,如何忍心啊!后来,病院的主治医生也是同样的说法:抢救他,实在是给他罪受。作为医生,抢救病人是他的职责,对此类病人而言,却不知道是救他仍是害他。
  
  假如,早知道难以挽归父亲的生命,还不如让他安静地在家里走,那样,他要少受多少罪啊!国外不是也有人提出安泰死吗?后悔啊!!!
  
  父亲临走前的那天晚上,我舍不得母亲因连日劳累病了才刚恰好些的身体,对母亲说由我来照顾父亲。在晚上十一点钟还按时给他输进营养液,实在,父亲那时已经不能消化了。包括下战书五时、八时输进的营养液和牛奶、中药,都无法消化,堆积在胃里。我输进的时候,父亲已经不能承受了,望着我,我却不懂父亲的眼神,还在给他输,生怕输的不够……
  
  可怜的老爸,瞪大眼睛望着我,却说不出来。我悔啊!我怎么这么不孝啊!
  
  夜里两点多钟,父亲积在胃里的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早晨七点零五分,父亲永遥的离开了我们。这几天来,父亲瞪大眼睛望着我的神情,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往,难以忘怀。我有愧啊!每次想起父亲,总能望到他那痛苦的眼神。
  
  爸爸,34天了,您在天之灵还好吗?你还在记恨您的儿子吗?!儿子还预备给您过八十大寿呢……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父亲,那绵延的背影
  • 永遥以赏识与感恩的心态对待他人
  • 给感谢感动留一个出口
  • 父亲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 父亲给儿子的一封信
  • 笨拙的爱
  • 母亲的盲道
  • 记忆深处的躲青色棉衣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父爱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