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的诗意

  《竹里馆

  作者:王维

  原文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注释

  1、竹里馆:辋川别墅胜景之一,房屋四周有竹林,故名。
  2、幽篁(huáng):幽深的竹林。
  3、啸(xiào):嘬口发出长而清脆的声音,类似于打口哨。
  4、深林:指“幽篁”。
  5、相照:与“独坐”相应,意思是说,左右无人相伴,唯有明月似解人意,偏来相照。
  6、长啸:撮口而呼,这里指吟咏、歌唱。古代一些超逸之士常用来抒发感情。魏晋名士称吹口哨为啸。

  诗意

  独自坐在幽深的竹林里,
  一边弹琴一边对天唱歌。
  深林中没有人与我作伴,
  只有天上的明月来相照。

  赏析

  此诗收录于《王右丞集笺注》,为《辋川集》二十首中的第十七首。这是一首写隐者的闲适糊口以及情趣的诗,描绘了诗人月下独坐、弹琴长啸的悠闲糊口。

  这首小诗总共四句。拆开来望,既无动人的景语,也无动人的情语;既找不到哪个字是诗眼,也很难说哪一句是警策。且诗的用字造语、写景(幽篁、深林、明月),写人(独坐、弹琴、长啸)都极清淡无奇。然而它的妙处也就在于以天然清淡的笔调,描绘出清新诱人的月夜幽林的意境,夜静人寂融情景为一体,蕴含着一种特殊的美的艺术魅力,使其成为千古佳品。以弹琴长啸,反衬月夜竹林的清幽,以明月的光影,反衬深林的灰暗,表面望来平清淡淡,好像信手拈来,随意写往实在却是独具匠心,妙手归春的大手笔。

  这首诗表现了一种清静安详的境界。前两句写诗人独自一人坐在幽深茂密的竹林之中,一边弹着琴弦,一边又发出长长的啸声。实在,不论“弹琴”仍是“长啸”,都体现出诗人高雅闲淡、超拔脱俗的气质,而这却是不收留易引起别人共识的。所以后两句说:“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意思是说,自己僻居深林之中,也并不为此感到孤傲,由于那一轮皎洁的月亮还在时时晖映自己。这里使用了拟人化的手法,把倾洒着银辉的一轮明月当成心心相印的良知朋友,显示出诗人新奇而独到的想象力。全诗的格调清幽闲遥,仿佛诗人的心境与天然的景致全部融为一体了。

  诗中写到景物,只用六个字组成三个词,就是:“幽篁”、“深林”、“明月”。对普照大地的月亮,用一个“明”字来形收留其皎洁,并无新意巧思可言,是人人惯用的陈词。至于第一句的“篁”与第三句的“林”,实在是一归事,是重复写诗人置身其间的竹林,而在竹林前加“幽”、“深”两字,不外说明其既非庾信《小园赋》所说的“三竿两竿之竹”,也非柳宗元《青水驿丛竹》诗所说的“檐下疏篁十二茎”,而是一片既幽且深的茂密的竹林。这里,象是随意写出了面前景物,没有费什么力量往刻画和涂饰。

  诗中写人物流动,也只用六个字组成三个词,就是:“独坐、弹琴、长啸”。对人物,既没有描绘其弹奏舒啸之状,也没有表达其喜怒哀乐之情;对琴音与啸声,更没有花任何笔墨写出其调子与声情。 表面望来,四句诗的用字造语都是平平无奇的。但四句诗合起来,却妙谛自成,境界自出,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艺术魅力。作为王维《辋川集》中的一首名作,它的妙处在于其所显示的是那样一个令人天然而然为之吸引的意境。(m.lz13.cn)它不以字句取胜,而从整体见美。它的美在神不在貌,领略和赏识它的美,也应当遗貌取神,而其神是包孕在意境之中的。就意境而言,它不仅如施补华所说,给人以“幽静尽俗”(《岘佣说诗》)的感触感染,而且使人感到,这一月夜幽林之景是如斯空明澄净,在其间弹琴长啸之人是如斯自在得意,尘虑皆空,外景与内情是抿合无间、融为一体的。而在语言上则从天然中见至味、从清淡中见高韵。它的以天然、清淡为特征的风格美又与它的意境美起了相辅相成的作用。

  可以想见,诗的意境的形成,全赖人物心性和所写景物的内在素质相一致,而不必借助于外在的色相。因此,诗人在我与物会、情与景合之际,就可以如司空图《诗品·天然篇》中所说,“俯拾等于,不取诸邻,俱道适去,着手成春”,入进“薄言情悟,悠悠天钧”的艺术天地。当然,这里说“俯拾等于”,并不是说诗人在取材上就一无选择,信手拈来;这里说“着手成春”,也不是说诗人在握管时就一无安排,信笔所之。诗中描写四周景色,选择了竹林与明月,是取其与所要显示的那一幽静澄净的环境原本一致;诗中抒写自我情怀,选择了弹琴与长啸,则取其与所要表现的那一幽静澄净的心境互为表里。这既是即景即事,而其所以写此景,写此事,自有其酝酿成熟的诗思。更从全诗的组合望,诗人在写月夜幽林的同时,又写了弹琴、长啸,则是以声响托出静境。至于诗的末句写到月来照,不仅与上句的“人不知”有对照之妙,也起了点破暗夜的作用。这些音响与寂静以及光影明暗的衬映,在安排上既是妙手天成,又是有匠心运用其间的。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竹里馆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