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就算你被夺走什么

  向前走,就算你被夺走什么

  文/苏心

  是的,我又望到他了。

  几乎是每个早晨的统一时间,他都会骑着电动自行车,穿梭在滚滚车流中,从我等车的公交站牌前经由。他应该不熟悉我吧,反正从来未曾和我说过话,偶尔目光对视一下,也是凝滞的。可是,我认得他,谈不上认识,但毫不会认错。

  他老家和我老家是一个村的。他在上大学之前住在那里,我也是。不外,他上大学那年我最多十岁。我只记得母亲不止一次和邻居们议论起他,都是满脸的羡慕。那老谁家的小谁,考上了大学,真了不起,以后前途无量。当然,“前途无量”这个词是我总结的,一群农村妇女说的话太披发,大意就是这几个字。

  我和他固然是一个村的,却不是一个姓,也不是同龄人,所以也不熟,但也不至于目生。估计他是不熟悉我的,在他眼里,那时的我也就一个小屁孩儿。

  夏天的时候,我们全家常常在有过堂风的大门过道里吃饭。他有几回从我家门口途经,父母老是看着他的背影对我说:“你要好好学习,以后像他一样有出息。”

  日月如梭。一晃,三十年过往了。

  记得往年一天,我正站在路边等公交上班,他骑着电动车从我面前“刷”得一下过往了。我一眼认出,他曾经是我少年时的标杆呢。可是,他眉眼依稀的脸上,满是沧桑,满是麻痹。他的皱纹,他的花白头发,他木然的表情,告诉我,他的日子应该是一潭死水。最少,他连一辆汽车都没有,这可是让我最想不通的。现实的状况是这样滴,如今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私人车,可是,他怎么仍是骑着一辆电动车呢?

  我并不是势利眼,我只是根据他的形状判定一下他目前的糊口。或者,他这三十年的糊口,有着怎样的轨迹?而已。他究竟是我曾经的学习榜样呢。

  听说,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个事业单位上班。铁饭碗,公众房,足以羡煞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小伙伴们。

  记得十年前姐姐还提起过他一次,说他一直在那家单位工作,很不乱。想不到,我们再见面竟以这样的方式,我对他的崇拜像个扎破了的气球,噗的扁了。

  当然,不一定要发达了才能让我崇拜。而是,通过他的样子容貌,我知道他的大学白读了,他这些年一直处在刚毕业时的起跑线上,从未移动。这才是令我泄气的地方。一个偶像,竟然一生庸庸碌碌,浑浑噩噩,懒惰不前,怎不令我失看。我但愿的是一个,哪怕曾经目不识丁,但通过努力已有丰盈人生的榜样。

  当然,他只是良多人的一个缩影。不单单是这种年少得志,青年糊口优渥的人一生无为,实在就连良多生而贫困的人,也是懒惰凑合着走过一生,从不往想改变现状。

  我爱人的一位遥房哥哥,我熟悉他有十六七年了。从熟悉他那天起,满耳朵听的就是他怎么穷,怎么懒,怎么有点钱就往买酒;其实没钱,就往借;借不出来了,就往小卖店赊账;没人赊账了,还往做三只手,差点入了看管所。他从未想过怎么努力干活,通过勤劳过上好日子,他就那样过一天算一天的懒到了五十多岁。

  当然,他也是良多人的缩影,跟他一样穷,跟他一样懒惰混日子的人,尽对不是个小数字。

  我不喜欢这样的人生。

  我有一个亲戚,二十多岁时领着几个民工组建了一个小步队,给人盖房搭屋。慢慢的有了些实力,便来到城里承包大工程。却不想工程款打了水漂,自己把多年的积蓄也搭了入往。那时,他已经三十多岁。他转业走乡串户收粮食倒卖,从小本小利的生意做起,日子慢慢缓起来。岂料他儿子竟得了不治之症,经由一年多的东奔西走,借了一屁股债,孩子也没治过来。

  眼望他再次被命运打倒在地,又踏上一只脚,真心为他捏一把汗,怕他破罐子破摔。可是,从丧子之痛中挣扎出来的他,和媳妇商量着又生了一个胖小子。自己动手在村里临街的地方盖了几间简易屋子,开起了超市。因为他为人厚道实诚,生意干得是风生水起。如今,他已经还清了所有的债,还买了一辆面包车,每天凌晨来城里的批发市场入货。一头花白头发下面,洋溢着激情澎湃的一张脸。

  我喜欢这样的的面收留,这样的人,让人望了就觉着日子过得有劲,有奔头。

  实在,命运就像一条心电图,弯弯折折才有生命力。假如一辈子懒懒地磨蹭,一生的岁月就拼成了一条无力的直线,那么,挂不挂的也没多大区别了。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懒。

  唉!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向前走,就算你被夺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