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躲青色棉衣

  记忆深处的躲青色棉衣
  
  进冬的季节。
  
  沉寂了整年的羽绒服,厚实又保热的大衣,像是一朵朵灿烂的花朵,在冷风中盈盈绽放放。我也不例外的穿上了刚刚买的,对我而言价格不菲的衣服。
  
  思绪在飞扬,我想起沉睡在记忆深处的那一件躲蓝色的棉衣,那一件伴我走过童年与贫困家庭糊口的棉衣。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并不特殊,也并不算严寒的冬天,我怀念它的暖和。
  
  棉衣并不特殊,要说他那里不同凡响,我只能说:他是用妈妈的一条好好的裤子做的,土里土气,暗淡到甚至连当时年幼的我,都不喜欢做这件改成的棉衣,用裤子改造的的独一原因,只是家里太穷,人又多,其实是没有多余的钱往买一块漂亮的布。
  
  家里人多,爸爸与妈妈不知道是怀着多少苦难,在那个打击超生的风气盛行的年代,山东没有接纳我的地方。辗转反侧的,就像是小品超生游击队里的画面,为了藏避追查,往过微山湖,往过…终极,在徐州,一座我早就健忘名字的大山,包收留了我的存在。我用响亮的啼哭宣告了我的诞生,我很难想象,爸爸与妈妈会是怎么样的欣喜若狂,终于盼来了在他望来可以传宗接代的男丁。徐州,这个令我一直报以感恩的地方。如今年少却不再轻狂,曾经的叛逆与不屑也成了本日对于父母的无比感恩,还是感恩。
  
  那件棉衣我早就健忘了穿过多少年,只是依稀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似乎每一个冬天,都会有它的存在。可能是由于布料不好,它的袖口不知道磨开了多少次,每次磨开,我都记得妈妈在一个装满下脚料的小筐子里,跳出一块颜色相近的补在袖口,密密麻麻的针脚平均而整洁,它很破,却为我抵抗了童年记忆的所有风冷。(励志故事  m.lz13.cn)直到某一年,爸爸外出打工在年末归家的时候,给我带归来了一件红色与玄色相近的丝棉衣服,那件衣服,我穿了两年,第二年就由于洗过之后棉花卷到一起不保热而被搁弃一旁。
  
  徐徐懂事,家景也逐渐变好,穿过好多件棉衣,却没有一件可以像那件躲蓝色棉衣,可以主宰我归忆里的一段的时光。那件玄色棉衣徐徐隐往,消逝了原本暗淡的色彩。之后的好多年,我都没有想起过,直到昨天晚上,和一位小姐的对话:……模糊之中,记忆再次苏醒,面前再次浮现那一件躲蓝色棉衣。
  
  时隔多年,妈妈也不再亲手做棉衣,市场上琳琅满目的羽绒服不知道何时开始蔓延,价格不是很贵还更保热。那种令我无比怀念,带着密密麻麻针脚的棉衣,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我怀念他的暖和。
  
  人越是长大,越是眷恋吧。令我魂牵梦绕的,不仅是那一件棉衣,更多的,那是一种关怀,在严寒的冬天,比羽绒还要保热的心里的保热。它不仅暖和了身体,更让我感触感染到了贴心的关怀,当初是怎么样的,妈妈把自己的裤子改成我的棉衣。忽然觉得鼻子发酸,像我的父母作最心里的致敬,感谢那段苦难的日子。让我留下在冷冬里暖和一生的棉衣。
  
  那件,躲青色的棉衣……你在我的心里哟……
  
  感谢网友投稿QQ;905492129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她已把最珍贵的给了我
  • 每个父亲都是一把钥匙
  • 忠实的星辰
  • 周国平:记住归家的路
  • 留些时间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 爱,在无言中贯串古今
  • 天才之路都是用爱心展成的
  • 谁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记忆深处的躲青色棉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