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人到三十,必需换个活法

  罗振宇:人到三十,必需换个活法

  读书考学是人生的登天之梯,这个观念打小就在我心里根深蒂固了。我父母特别有先见之明,大概在我三四岁刚记事的时候,他们就每天在我耳朵边念叨,你得先考取个本地最好的中学,这算是中了秀才;然后得考取个大学,这算中了举人;接下来还有入士,现在鸣研究生,那时才算踏上整个社会的登天之梯,也就是到了金字塔顶真个斗室间。

  但是,你不要认为到这个斗室间就完事了,斗室间里面还有一个保险箱,它的名字鸣博士,打开这个保险箱才算是人上人。可是这个保险箱里面还有一个小珠宝盒子,打开它才鸣翠绕珠围,它鸣博士后。

  前半生,我基本上就是按照父母告诉我的这条路,一步一步去上爬。我们这代人想脱离原来糊口的小城市和乡村,除了这一条登天之梯,也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

  我一直到前年(2011年)才拿到博士文凭。记得那天给我老爹打电话,说我拿到博士文凭了。老爹说:“赶快送来让我望望!”我给他送往后,老爹拿着那个文凭,老泪纵横地说道:“终于把儿子培养成才了!”

  我站在旁边,觉得他那时候的表情很荒诞,心想:“这东西有这么重要吗?博士现在都快车载斗量了,你干吗还这么正视?”我其他的荣誉、成就,在他眼里似乎都不算什么,挣一万块钱也不外是一万块钱,博士文凭才是真才实学的标志。

  实在,不只是老一代人,即使年青一代也有这样的情结,固然自己不愿意往读博士,以为太苦。但是假如对方递过来的手刺上面印着“Doctor”,不是大夫而是博士,自己仍是会肃然起敬。

  博士们的生存现状分析

  现在我们来做一件煞风景的事情,帮大家还原一下如今真实的博士糊口,了解一下读书人的旧活法是什么样的。

  先说理工科,理工科博士相对来说处境比较好,但是他们基本的糊口状态就是给导师打工——导师接项目,挣银子,几乎把他们当作免费的工人来用,最后给他们仨瓜俩枣。由于毕业证在人家手里把握着,所以拿到的补助也相对较少。

  这部门理工科博士生毕业之后,假如是学IT、电信的,华为、腾讯这种至公司可能会要,收进也还不错。但是理工科专业林林总总、多如牛毛,尽大部门博士生毕业后的收进是不绝如人意的。

  普通人对于理工科博士糊口的想象,都是穿戴白大褂,陪着留白胡子的科学家老爷爷攀登人类科技文明的高峰。可现实并非如斯。举例来说,好比学化学的,在毕业前两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实验室里帮导师刷试管,这种体力劳动会占据糊口的尽大部门时间。

  再来望文科,真的是比较惨。《罗辑思维》栏目有一个知识策划鸣李源,现在在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读硕士。我曾经问他:“你们那儿的博士混得怎么样?”

  “哎哟,好惨,有几个数字可以证实。假如你在我们人民大学读博士,国家每个月给你的补贴,也就是所谓的工资,是800大洋;当然这不算完,假如跟导师做项目,每个月还能拿到800大洋的津贴。这1600块钱,就是一个博士能够在人民大学拿到的全部收进。”

  “假如你是博士后呢?会不会好一点儿?由于你岁数也大一点儿嘛,应该挣得多一点儿。”

  “没错,假如你在人民大学读博士后的话,每年要交10000块,学校会返给你30000块,也就是说你每年净得20000块,均匀下来每个月的收进不足2000块钱。”

  也有相对来说好一些的,好比北京大学国际发铺研究院,也就是林毅夫教授所在的那个学院。那个地方的博士后收进优厚,每个月的收进居然达到了5000大洋!扣掉住宿费1500块,还剩3500块钱。这就是目前博士后最好的生存状态了。但是要知道,假如按部就班地读完全部课程的话,博士后大概都已经32岁了。

  郑也夫先生的《吾国教育病理》一书里有一段分析,说一个男性假如到32岁的时候,还没有为家庭、社会绝到过任何责任,还在拿着菲薄单薄的收进,这种人还有什么用?

  这话说得可能有点儿过,但事实就是这样。假如一个人到了30多岁,还没有对家庭和社会承担起任何责任,还抱着一种我要先学习、然后磨刀,磨完刀再往砍柴的心态,恐怕真的是有点儿迟了。

  博士毕业以后怎么活

  可能有读者会说,中国古人不是有两句话吗?“磨刀不误砍柴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许等博士或博士后毕业后就好了。

  实在未必,就拿文科生来说,假如你想到一家报社或者杂志社当记者,就需要先问问总编和社长,他们想要什么样的人?人家才不管你是博士仍是博士后呢,就望你能不能写稿子。能写稿子就要,不能写稿子就不要,你的工资收进跟一个硕士甚至本科生都没有太大区别。可是要知道,你的生命在求学的过程中,已经又过往三到四年了,你的投进划算吗?

  也有读者可能会说:“你这个算法太市侩了,总有些人同心专心向学,就愿意往做一个苦冷的读书人,可不可以?”

  钱钟书先生说得好:“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有人愿意过苦日子,当然可以。但是,我们来望望那种同心专心想留校、终身都在做学问的人,是不是可以迈上登天之梯呢?

  我问过李源:“你将来考博士吗?”
  “不考不考不考。”
  “为什么不考呢?”
  “不划算嘛。”
  “你是一开始就知道不划算吗?”

  “那倒不是,一开始我真打算这辈子就不挣钱算了,望你们吃香喝辣的,哥们儿就玩学问。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望到,原来好好学习读完博士可以留校当教师,行,哥们儿就走这条路;大学二年级发现,博士留不了校,博士后才能留校;大学三年级发现,博士后也留不了,需要排队,需要撞机会。”

  你知道李源给我算的账是什么?就是假如你是985、211这种名牌院校的,读完博士后,基本上能够找到的比较好的工作,就是在一个外埠的二本高校当教师,留在好学校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之小。

  《罗辑思维》节目在北京的一个录像地点是建外SOHO,楼下有家小餐馆在招服务生,每月底薪3000元,加上奖金、全勤奖、提成等,干得好的月收进能达到4000元。请留意,这4000元可是包吃包住的,也就是说,一个在餐馆里端盘子的服务员——这个城市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收进,和博士生刚开始能够期看的收进是差不多的。

  三个当代人的新活法

  岂非真的是这个社会不厚待知识分子吗?也不是。过往十年,读书人当中发生过这么几件事。一个研究美学的教授讲三国出了名,他鸣易中天;一个研究广播电视媒体的教授讲《论语》出了名,她鸣于丹;一个海关的公务员写明史出了名,他鸣当年明月。有媒体采访当年明月:“你这么小的年纪,20多岁就写出皇皇七大本明史着作,固然是通俗版的,你不觉得太收留易了吗?良多教授说,有些学问是要穷30年的精力才能开始做的。”

  当年明月就说这么点儿东西还用得着30年?能有多少资料啊?花30年才做完的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太笨;第二,他在骗你们呢。

  我不敢说当年明月说得对不合错误,我也不敢否定所有明史教授的努力,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从当年明月、于丹、易中天的例子中得到一点启示,就是市场经济下的社会并没亏待读书人。假如你做出了让市场认可的学问,采取了在这个新时代应该采取的存活方式,它就会给你丰厚的利润。

  据说于丹出的第一本书《于丹〈论语〉心得》的利润,是中华书局自新中国成立后挣的所有钱的总和,于丹当然也挣了良多钱。至于当年明月,据他原来的一个同事讲,到现在为止,他因《明朝那些事儿》拿到了上千万的版税。

  所以,你不能说这个社会欺负读书人,准确的结论是:过往的活法不成立了,读书人必需换一个活法。

  摘自《罗辑思维:成大事者不纠结》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罗振宇:人到三十,必需换个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