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一辈子陪伴

  感恩:一辈子陪伴
  
  我一直在思忖:要不要给父亲打个电话,要不要呢?
  
  父亲一定是不在家的。他这时也许正站在5楼或者8楼的脚手架上奋力扔上了又一块砖,擦一擦汗的工夫,就被人拼命地吆喝。十几年了,人也上了50,不知道他,还受不受得了。
  
  但父亲是心甘情愿又志自得满的,至少他每次与我说话都在努力表达这样的意思。而我,越发地不安。
  
  我今年22岁了,父亲52。我4岁时母亲再醮他乡,父亲和我磕磕绊绊地活着。多少年了,数也数不清晰,那些漫长的日子怎么可以用一个数字说过来呢?
  
  父亲的智商比一般人要低一点,糊口简朴得像几条纵横的网格。很早的时候,别人扔掉一架破木车,他捡归来,敲敲打打,然后拖着上路了,沿途把别人扔下的酒瓶废铁等破东西捡上车拖归家。时间久了,乡邻们也把不要了的东西放到他车上。我整天埋在那一堆褴褛里翻翻拣拣,穷人的孩子,六七岁就当了家。
  
  冬天来的时候,我放钱的纸盒子已经有了沉甸甸的知足。这年过年,我们吃了鱼和肉。一个8岁的女孩子,把年夜饭望了又望,从心底里微笑着叮嘱自己记住那一刻庞大的快乐,所以,一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往了,也忘不了当时满满的幸福。
  
  父亲种的瓜菜都新鲜水嫩,我们两个人吃得很少,我就把大部门放到父亲的小推车上。乡里乡亲的嫂子大娘谁要就从上面拿走,归往包整理饺子或者做整理汤面,也不说谢,偶尔记得,差他们的孩子送一碗给我,我笑笑地接着,也不说谢。
  
  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我缄默沉静着、绚烂着,也成长着。天天最好的时光便是我踩在小凳上哈腰炒菜,父亲坐在灶前烧火,不时惊慌地往扶一下我脚下的小凳,见很安全了,就呵呵笑起来。现在往想那段日子,老是首先忆起灶间的那片阳光,10岁左右的阳光,竟然是天长地久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少年我已经不记得了。我用纸盒子里的钱交膏火,买功课本,也偶尔买点肉做给父亲吃,是恬然的安静感觉。这样的日子让人有种惯性的依靠,像一只鸟的翱翔,没有转弯和阻隔。
  
  忽然的一天,父亲拖着坏了良多处的车子从废品站归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透着强烈的委屈和惶惑。钱被镇上的小混混抢了,父亲被打了。我安慰了他半天,最后仍是忍不住哭了。这是第一次,然后是,接二连三。父亲越来越惶惑不安,吃饭越来越少,睡觉也很不安稳,常常半夜起来对着窗户呆呆地坐几个时辰。话也不说了,更不笑,脸上眼睁睁地消瘦下来,眼神是不安的游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他去日细缓如流水的糊口忽然碰上了巨岩,他缓不外神来,难熬难过得紧。
  
  那天,父亲往废品站很晚了还没归来。外面一片漆黑,心里一阵阵发毛的我跑出往沿路找。嗓子喊破了,像一面破锣,震得自己心里脑里嗡嗡的,却并没传出多大响声。夜里的村野风吹草惊,自己的脚步声和喊声总会引来一片目生的声音。我毛骨悚然。终极在一个大水湾边望到父亲的车子,没有人。我立即就大哭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化成了水在不中断地去外流,直到整个人都空了。
  
  猛然听到一阵急促水声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哭声被硬生生截中断在喉咙里。我看着声音的来处,好久才望清晰有一个人从水里走过来,越来越近,像从水里长出来的一样,水被擦出一片哗哗声,有沉重的呼吸声,近了,又近了——是父亲,是父亲!
  
  父亲跑过来喘着气抱住我,急急地问:“我得活着跟你做伴,对不合错误?”
  
  我使劲地点头,呜咽不已。父亲立即笑了,像发现了真理似地说:“怎么样我也不能死,我得活着跟你做伴。”说完就不理不顾地牵着我归家了。
  
  一路上他莫名的高兴对比着我的泪水。那一年我13岁,父亲43。这是我生命中最铭心刻骨的一段归忆。
  
  父亲终极也没有往把那架车子捡归来。他不再往镇上了,就在周围围转,谁家田里有草就帮忙拔,有什么活就帮忙干。只是天天都乐呵呵的。再后来,父亲随着村里的一个民工小组往赶零工。他只扔砖头,从房底扔到房上,要恰恰扔到瓦匠手上,要快,要一时不停。他的胳膊红肿了起来,天天归来我就用暖毛巾给他敷,但不很管用,后来学习家务一忙起来,也便抛却了。(
感恩  m.lz13.cn)有时候夜里醒来听到父亲睡梦中沉沉的呻吟,心就一抖一抖地疼,泪流了一脸也不敢哭出声来。父亲很卖力气,对工钱也没有概念,给多少是多少,好在别人不太忍心欺他。
  
  糊口再一次入进正轨,我可以不用踩小凳子炒菜了,干活也爽利了许多,不再需要父亲烧火了。他便转移了目标,天天我写功课的时候就抚一抚我的英汉大词典,咕哝几句“小闺女不简朴,能望这么大的外国书”,脸上是羡慕和骄傲。我对他笑一笑,他就很欢喜地走了。父亲显然对自己过的日子心满意足,眉眼间都活络了许多。
  
  高中我没住校,仍旧延续着这种糊口,但是日子一每天迫临高考,我开始发窘。
  
  我摸索着问他:“我要到很遥的地方念书了,你怎么办呢?”
  
  “有多遥?是不是有毛主席那么遥?”他瞪大眼睛,脸上有我望不出来的表情。我局促地点了下头。他竟然很兴奋:“闺女能到毛主席那里往了,不简朴,我,我在家里等你归来。”表情甚是雀跃。我不想把话题去深里引了,怕他难熬难过,说:“你要干活呢。”他说:“好,干活。”
  
  就这样我半头半尾、恍惚不清地完成了告别的可能,却没有想到在上路之前的晚上,父亲变了卦,死活要送我往上学。他说,太遥了就走丢了,说得切切真情,我没有办法说不,就这样拖拖拉拉出了门。
  
  半天的汽车,一天一夜的火车。父亲一直高兴着,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这么大的车。下车之后更不得了,他被那么高的楼晃得头晕,自始至终只说一句话,“仙人一样的咧?”
  
  我始终小心谨严地买票、转车、照望行李包裹、照望父亲,心里竟有种不可思议的平静,感觉竟像我在送父亲上学。
  
  到了学校天就黑了下来,招待所父亲不住,说,他在哪里都睡得着,可不能过仙人一样的糊口呢。宿舍要关大门了,我被父亲塞入往。一夜无眠,一大早就在门里等着开门,而父亲,等在门外。拉开门的一刹,我望到他满身的泥灰,脸上也黑漆漆的,正朝门里紧张地张看,生怕我入了那扇门他就再也见不到了似的。我赶快迎出往,问他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他说,没什么事呀,就是夜里寒了,望不见东西就随手扯了块布裹在身上。天哪,那一定是前面楼施工扔下的水泥袋子,上面是没倒干净的灰粉。已经是9月的天色了,一定寒得难当。我望着一脸是笑的父亲,深吸了一口吻,还是说不出话来。
  
  学校招生处还没有上班。我揣着户口本在偌大的校园里转,满是四处无依、漂泊不定的感觉,心里很不踏实。但想到究竟以后4年都要在这里糊口了,总有点殷殷的期看。而父亲没有,一切对他来说是那么生疏,而生疏使他更显局促。在三四千里以外的异地,他听不懂别人说话,别人也听不懂他。他打心底里恐慌,一着急,就脱口而出:“我归家吧,我想归往了。”
  
  我拗不外他,只好送他往车站。这一年我19岁,带着年青的梦想和莫名的迷惘入进了城市;父亲49,在城市的一角作惊鸿一瞥,然后带着满心的喜悦,穿戴又脏又破的衣服离开了。“回身成背影了,话,怎么说呢?”无语凝咽。
  
  这是我跟父亲惟一的一次告别,一别至今。
  
  为了赚取自己的膏火,我每个假期都不得不留在这座城市打工。转眼,便是4年了。父亲在家看眼欲穿。我只在过节的时候把电话打到邻居家往,父亲跑来接,每次接的时候都是喜悦的,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絮絮不休说谁家又给了他什么吃,谁家又盖屋子他往帮工。我在这一头捂住发话器抽泣,然后调整声音要求他晚上给自己做点好吃的。他会允许了归往做,很当真。我羡慕父亲可以用如斯简朴的方式表达他的珍惜,而我老是忍不住汹涌又愚笨地欲盖弥彰。
  
  今天,父亲的小闺女长大了,她已经学会穿戴职业装在城市的人流中匆忙行走。一个月后,领到第一笔工资的我,就可以归家望父亲了。
  
  我们曾商定过,要一辈子陪伴的。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感恩:我的母亲,苦难的母亲
  • 感恩:下世,别让我这么晚说爱你
  • 感恩:52米高台上的母爱
  • 感恩:父爱如山,一路相伴
  • 满足者常乐
  • 不敢老的父亲
  • 最坚强母亲——许张氏
  • 致母亲的一封信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感恩:一辈子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