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望轻任何人,你未必就比人强

  千万不要望轻任何人,你未必就比人强

  一个哲学家坐舟过河,他问舟夫:“你懂得哲学吗?”舟夫摇摇头。“那你望过斯宾诺莎的书吗?”舟夫又摇摇头。哲学家藐视地望了舟夫一眼,“那你就失往了活着的乐趣。”过了一会儿,舟忽然要沉了,哲学家惊慌地乱鸣。舟夫问:“你会游泳吗?先生。”哲学家摇摇头,舟夫笑了:“那么,你将失往活着的权力!”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有自己的优点,也有自己的短处。不能由于别人在某方面不如你就瞧不起对方,小瞧人的人,经常不如人。

  天子的御橱里有两只罐子,一只是陶的,另一只是铁的。骄傲的铁罐瞧不起陶罐,经常奚落它。

  “你敢碰我吗,陶罐?”铁罐傲慢地问。

  “不敢,铁罐兄弟。”谦虚的陶罐归答说。

  “我就知道你不敢,懦弱的东西!”铁罐说着,显出了更加藐视的神气。

  “我确实不敢碰你,但不能鸣做懦弱。”陶罐争辩说,“我们生来的任务就是盛东西,并不是用来互相碰撞的。在完成我们的本职任务方面,我不见得比你差。再说……”

  “住嘴!”铁罐愤怒地说,“你怎么敢和我相提并论!你等着吧,要不了几天,你就会破成碎片消灭了,我却永遥在这里,什么也不怕。”

  “何必这样说呢,”陶罐说,“我们仍是辑穆相处的好,吵什么呢?”

  “和你在一起我感到羞耻,你算什么东西!”铁罐说,“我们走着瞧吧,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碰成碎片!”

  陶罐不再理会铁罐。

  时间一每天过往了,世界上发生了许多事情,皇朝覆灭了,宫殿倒塌了,两只罐子被遗落在荒芜的角落。历史在它们的上面积满了渣滓和尘土,一个世纪连着一个世纪。

  许多年以后的一天,人们来到这里,掘开厚厚的堆积物,发现了那只陶罐。

  “哟,这里有一只罐子!”一个人惊讶地说。

  “真的,一只陶罐!”其他的人说,都兴奋地鸣了起来。

  大家把陶罐捧起,把它身上的土壤刷掉,擦洗干净,和当年在御橱的时候完全一样,朴素、美观,亮光可鉴。

  “一只多美的陶罐!”一个人说,“小心点儿,千万别把它弄破了,这是古代的东西,很有价值的。”

  “谢谢你们!”陶罐高兴地说,“我的兄弟铁罐就在我的旁边,请你们把它掘出来吧,它一定闷得慌了。”

  人们立刻动手,翻来覆往,把土都掘遍了。但一点儿铁罐的影子也没有。——它,不知道什么年代,已经完全氧化,早就无踪无影了。

  铁罐确实比陶罐结实,这是它的优点,只不外铁罐只望到了自己的优点,却没有望到陶罐的优点:美观,可以涓滴无损地保留上千年。它瞧不起陶罐,奚落陶罐,但结果呢?陶罐历经千年不朽,它却由于被氧化而无影无踪,难怪俗语说:“小瞧人,不如人。”

  美国有一个拳手鸣汤姆·弗基,刚进道的时候他还只有20岁,那恰是个年青气盛的春秋。凭着出拳有力、步法灵活的特点,他已经连续取得了几场比赛的胜利,于是他变得自得起来,以为自己与拳王的间隔已经越来越近了,对一些不太出名的拳手更是不放在眼里。有一次,经纪人安排他和一个鸣马卡·里乔的拳手打一场。马卡至少打了9年拳了,但却成绩平平,而且36岁的他早已过了拳击手最好的春秋。这使汤姆有种受辱的感觉,他扬言只要3归合就可以“放倒那个老家伙”!

  比赛开始了,汤姆一上场就发起一轮狂风雨式的入攻,左勾拳,右勾拳,打得虎虎生风,马卡并没有主动入攻,只是不停地藏闪,台下鸣好声一片。汤姆更自得了,他以为马卡其实不堪一击,但就在这一归合结束的前几秒钟,马卡忽然出了一记重拳,汤姆竟然被击倒在地,汤姆以为是自己太大意了,下一归合一定要给对方点儿颜色望望。

  休息时,他的教练告诉他,马卡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让他一定要小心。但一上场,汤姆就把教练的警告扔在脑后,结果汤姆一直没能打倒对手,两人打满了12归合,汤姆侥幸以点数取胜。然而这并不是什么色泽的胜利,汤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眼角撕裂,两个指节骨折。

  事后仔细想一想自己其实不该小瞧马卡:他固然年纪大了,但经验却要比自己多良多;他打起拳来有策略,不像自己一样蛮干;他会保护自己,他有清醒的判定力……自己能够取胜,其实是一件侥幸的事,马卡给了汤姆一个很好的教训。从此汤姆再也不敢小望任何一个拳手,无论是新人仍是老将,由于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非凡之处,小望了他,你就会吃大亏。

  糊口中,良多人也都收留易犯类似汤姆的错误,能望到自己的优点,而望别人时却只能望到短处,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小望别人就会使你做犯错误的判定,做起事来就收留易落败甚至沦为别人的笑柄,就像汤姆·弗基一样。

  小瞧别人的心理,是你成功的一大障碍,你应该经常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望轻任何人,你未必就比人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千万不要望轻任何人,你未必就比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