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最完美的,只有最合适的

  没有最完美的,只有最合适的

  文/辉姑娘

  亲爱的朋友,首先要感谢你今天请我往你的新公司做客。公司固然不大,但五脏俱全,可以望出你对它倾泻了全部的心思。

  你问我:对你的公司有什么样的望法。我想对你讲述的,是我观察到的一些细节和一些设法主意,仅供参考。

  你的办公室宽敞明亮,装修得体,门窗的隔音质量很好。可是大概正由于太好的缘故,你听不到门外两个女孩的嬉笑声,她们从指甲的颜色谈论到网店的促销,不亦乐乎。你走出门的时候,恰好她们聊得累了开始对着电脑敲文件,她们微笑着冲你打招呼,你也微笑致意。

  然后你训斥了那个在旁边吃苹果的女孩,说上班怎么能吃东西呢?你没望到在你出来之前,她刚刚打过一个长长的电话,说得口干舌燥才成功帮公司做成一单大生意。

  不要贸然对某一个员工下定义,你不知道的事多得是。观察日久,方见人心。

  我们出门的时候,望到的那个在楼梯间哭泣的女孩,真的哭得很惨。你心软了,走过往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抽噎着说是由于工作失误被主管骂,你安慰了她,又亲身把她送归工位,女孩转悲为喜,连声说谢谢老板。你也很兴奋,可你大约没留意到,她主管尴尬的脸色。

  “越权”不仅是下级对上级可能泛起的问题,而且上级对下级也一样。

  你自认体恤下属,却没想过挫折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在像她一样的年纪,你也蹲在楼梯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假如没有那样的你,也没有今天的你。

  那位主管未必不这样考虑问题,只是你横插一刀的安慰,让她整理时陷进了两难的境地,仿佛父母教育孩子,祖母跑出来心啊肝啊地呼喝,孩子自得于逃过一劫,教育却就此失败。父母更是失却威信,不再有说服的底气。

  再来谈谈你那天从牙买加带归的极品蓝山咖啡吧。端咖啡入来的小秘书四肢举动太过毛糙,洒了一小半出往,还弄脏了我的牛仔裤。你当时就皱起眉头,训了她几句,女孩的脸涨得通红,低着头出往了。

  后来出门上卫生间,我途经她的办公桌,她不在,电脑开着,我无意间望了一眼,居然发现她在写小说。我很好奇,就坐下来读了一段,出乎意料的是,她文风清新,构思奇巧,颇有几分文字功底。

  我归来后对你提起,你却嗤之以鼻。说这个文秘一天到晚不务正业,连咖啡都端不好居然还有闲情写小说,就应开除为妙。

  我却想起前些天你还在跟我诉苦,说缺少一个得力的案牍专员。我说这个女孩不是恰好吗?你摇头,她?她才高中毕业,都没上过大学。再说,小说写得好不代表案牍也写得好。

  文凭论早已过期,不拘一格降人才这种话,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里被充分实践着。你又焉知那女孩没有考上大学不是由于阅读了太多的课外书籍?她的内心世界,是否比那些上过大学却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还要丰硕出色?我们眼中的“不务正业”,也许恰是不为人知的特长与惊喜。

  何妨给她一次尝试的机会,也许就此改变她的人生与你的事业,亦未可知。

  至于谁来给你冲咖啡,不必着急。我在洗咖啡杯时,锦绣的前台小姐正巧也在洗手,仅仅是闻到了杯里残余的咖啡香,她就用惊喜的表情望着我说:“今天老板冲的又是蓝山?”然后我们探讨了一下煮咖啡的准确水温,以及口感的变化。我想,她最擅长的并不是在前台接电话,也许,她很乐于再增加一份与兴趣相关的工作。

  我旁听了一场你召开的公司会议,公司的几位高管都是外聘归来的精英,讲话引经据典,滔滔不尽。

  然而连我这个外人都有所感觉—他们并不了解这个公司,更没有感情可言。他们所讲的都是在旧公司的经验;他们所但愿的,是在这家新公司拿到更丰厚的薪水,得到更高的提升;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把这份工作,仅仅当做一份工作—这当然不是他们的错。

  由于他们并不是陪同你创业的那些人,你经历的那些崎岖他们未曾亲见,你八面受敌时他们全无所闻,他们在最辉煌时为你锦上添花,却不知美丽背后的针针刺痛。

  最枢纽的是,你是否望到,当公布这些新高管的名字时,那些陪你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们,眼里黯然的神色。

  他们也许没有知名学府的毕业文凭,也没有读过 MBA;他们没有当过至公司的主管,只是陪你在创业初期东跑西颠,兢兢业业。他们忠于公司,并乐于为公司奉献自己的青春、暖血和激情,他们很少对你诉苦和要求过什么,然而他们未必没有在心里暗暗希冀过,可以在公司有更好的发铺。

  但你老是觉得不放心,由于彼此太了解,所以你认识他们所有的上风和劣势,你会下意识放大那些劣势,然后你会想,也许会有“更好的选择”。可是你好像健忘了,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完美的人选,只有最合适的人选。

  一个好员工最枢纽的并不是上风比别人多,而是在面对工作时,愿意为了公司,竭力克服自己的劣势,并努力把自己也许并不丰沛的上风施展到最大,入而让集体利益最大化。

  马云在2001年,告诉他的十八位共同创业的同仁,他们只能做小组经理,而所有的副总裁都得从外面礼聘。然而十年过往了,他从外面礼聘的人才都走了,而他之前曾怀疑过其能力的人都成了副总或董事。

  现在,马云说,他相信两个信条:立场比能力重要,选择同样也比能力重要。

  做一个治理者,就像天天拿剑上班的人。高手用剑,炉火纯青,不但保护自己,也可以见血封喉,游刃有余。笨蛋剑客用剑则从来伤不了人,搞得自己遍体鳞伤还扬声恶骂剑的质量太差。比笨蛋更笨的一种剑客,则把烧火棍当做剑,舞得呼呼作响,还自认天下无双。当然,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结果。假如把一把好剑活活用成了烧火棍,才算暴殄天物。

  我亲爱的朋友,我们都在职场上浮沉,幸运的是,长剑才刚刚出鞘。更幸运的是,你是拿剑的那个人。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总比被别人握在手中要好得多。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没有最完美的,只有最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