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下世,别让我这么晚说爱你

  感恩:下世,别让我这么晚说爱你
  
  我盯着徐永望了好久,我对自己说,我爸就是这个样子的,下归再碰到,不许我嫌弃他的穷,嫌弃他的没本事,更不许嫌弃他没血性。
  
  (一)
  
  我6岁的时候,徐永是一个工厂的工人,还兼了一个不当权的小干部。那会儿,徐永是能拿得出手的,所以,我总愿拉着他往街上买文具,或着拉着他往替我开家长会。那会儿,总有人会问徐永,你儿子怎么跟你一点都不像呀,徐永总会乐呵呵的说,他像他妈,他像他妈。
  
  那会儿,我很是忌讳别人说我和徐永长得不像,不外说到底,他是我爸,仍是个芝麻官,我觉得挺有面子的。
  
  后来,我总认为徐永会像我梦想的那样仕途顺畅,终极作了大官,我终极成了大官的儿子,仍是个芝麻官,我觉得挺有面子。
  
  我十六岁的时候,徐永终于光荣下岗在街上开起了摩的,就是那种机动的小三轮车,载人的,一人一元。徐永很悲壮地说,一大厂子那么多人,我不下岗谁下岗?
  
  徐永开摩的,开得灰头土脸,可他却很开心。我却有些开心不起来,究竟,我爸是开摩的的,这说出往很不体面。
  
  天天,徐永收工的时候,我和我妈两个门卫,一边一个。别误会,我们不是迎接徐永,我们是在监视徐永把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拍拍头上身上的土才可以入门。徐永老是笑呵呵地毫无异议。
  
  那时候,我瞧不起徐永,不仅仅由于这件事情,还有另一件事情,我从何军那里听来的事。
  
  何军是我的哥们儿,又一次我们俩拿期末退归来的班费往饮酒,何军喝得有些多,他将酒气冲天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大声地说:"徐远,我,我跟你说件事情,你他妈的,要对你爸好些,你他妈的不是你爸的儿子,他还对你那么好,人家收留易吗?"
  
  我认为何军只是酒后胡言乱语,不在意,可这话听起来多少是有些不惬意的,便向我妈求证。
  
  我妈吞吞吐吐地说,我确实不是徐永的孩子。
  
  我藏在房子里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了个昏入夜地。我妈被我哭到手足无措,徐永倒是坦然了一些,把饭菜送到我的屋里,还和颜悦色。我将那些饭菜打翻在地,心里说,徐永,你他妈真不是男人。
  
  也是从那时起,我更望不起徐永了。不仅仅由于他只是个会开摩的的没本事的男人,而是由于他明明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却把我当亲生儿子那样往宠爱,往呵护。
  
  (二)
  
  大二的时候,我跟别人吵架,被扎了一刀子,出了好多的血。刚好徐永和我相同的血型,他躺在另一张床上输血给我的时候,不停地说,徐远,我输了这么多血给你,你小子再不醒来望我怎么收拾你。实在那会我已经醒了,可是我不敢睁眼睛,我在想,徐永呀,这归我身体里可有你的血了,你对我好就理所当然了。我在想这些的时候,眼眶里全是水,我怕我一睁开眼,他们全跑到我脸上往被徐永望到。
  
  于是我就那样悄悄地躺着,不知不觉睡着了。后来,我是咯咯的笑着醒的,护士说你这人真好玩,明明是笑着醒的,怎么眼睛里还有泪水呀?
  
  护士开始给我查体温,量血压。我偷偷地望了一眼徐永,他睡着了,他身上的被子很快地滑了下来。我说护士小姐,你替我爸爸盖一下被子。
  
  护士往给徐永盖被子的时候,我又想了刚才做的那个梦,梦里,我仍是这么大,梦里徐永还能抱动我,他用胡子扎得我到处藏,藏不开就咯咯地笑,徐永也随着笑。
  
  我又望了望徐永,他比我梦里老了许多。
  
  我找护士要了一张纸,我在纸上写了一句话让护士放入了徐永的口袋。那句话酸不拉唧的,就是那句:爸爸,实在我挺爱你的。
  
  我写这句话是有依据的,当初,我失血过多快要昏迷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我总感觉自己这一闭上眼就蹬腿走人了。那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徐永,第二个才是我妈妈。我想我对不起徐永呀,我咋这么背呢,连跟他说句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后来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好在徐永的那些血又让我醒来了。(
感恩  m.lz13.cn)我在心里跟徐永开玩笑地说,我说徐永你挺自私呀,为了让我说声对不起就让自己白流了那么多血?你笨呀徐永。可我偏不说对不起。
  
  后来,在病院的那些日子,我用徐永醒着的时间睡觉,用徐永睡觉的时间醒着,有时候睡不着也得睡,还装着睡得很香。由于那样的时候,徐永总会给我来几句真情告白。那感觉暖和得不像样子。好比徐永总说徐远呀,别说你是你妈和别人生的,就是你妈捡来的儿子也是我徐永的。再或者,他会说,徐远,你小子下归可别再乱闹了,我还指看着你给我养老送终呢。
  
  徐永这样说着的时候,我便在心里狠狠发誓,以后一定要飞黄腾达,给徐永些好日子过。可是,徐永的愿看,我却只完成了一半,我没能养他的老,却为他送了终。
  
  (三)
  
  那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个夏天,徐永还开摩的,一个雨天,他硬是没煞住车,连人带车掉入了城边的河里。当时入夜,又下着雨,所以望到这一幕的人并不多,找到的两个目击证人归忆说他掉下往被车扣在了下面,然后他挣扎着扑腾到水面上不住地喊救人,救人,那会儿他似乎是踩在车架上,头刚刚伸出水面,但等到我们找到会游泳的人下水救他的时候,却找不到人了。另一个人增补说,他正喊鸣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钻到水下面往了,望样子,似乎到车里拿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这些话后来被良多人重复,可是它们已经失往了所有的意义。徐永走了,他手里攥着我买给他的那个太阳镜。
  
  那天,我赶到事发现场时,徐永平平整整地躺在河岸上,他不像是掉到河里了,他像是在那里睡着了结果被雨淋得湿透了。110和120还有围观群众里三圈外三圈地把徐永围在了中间,徐永一辈子也没那样辉煌过。
  
  我走过往,拍了他两下,我说爸,咱归家。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掉了眼泪,我也想放开声大哭一场,可是我哭不出来。我背起徐永一步一步地去前走着,120的急救职员望不外往,好几回挽劝我把徐永放到车上往,我知道我一旦把徐永交给他们就再也要不归来了。
  
  我本来想把他背归家,给他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再把电暖毯开上,让他温暖一下,可能就自己醒来了。可我妈不同意,她硬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挽劝我把徐永背入了病院。
  
  医护职员忙碌了一番后,终于将徐永放在单车上推入了那个冰凉的空间,走廊那么短,徐永一转眼不见了。我跪在地上,疯了似的鸣着爸,爸爸。明知道徐永离我并不远遥,可他充耳不闻。
  
  那天夜里雨很大,我把我妈送归家,又一个人往了病院旁边的那条街,那条街和太平间只有一墙之隔。我抽了一夜的烟,跟徐永说了一辈子最多的一归话。
  
  天亮的时候,我妈将电话打在了我的手机上说,她也一夜未眠。她说徐远呀,我想有件事情必需告诉你,实在我是在怀上你之后才和你爸爸结婚的,事后我告诉了他,他也不计较,而且他还往做了尽育手术。她说徐远,上归你问我的时候,我只是简朴承认了,你知道作为妈妈,跟你具体交代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勇气,可是这是事实。
  
  我悄无声息地挂了我妈的电话,我对着太平间那面被雨水淋得像血一样鲜红的砖墙说,爸。对不起,我爱你。
  
  (四)
  
  三天后,我捧着徐永的骨灰往了墓地,亲手将它埋葬。徐永在那只水晶盒子上睡得很平静,安祥。徐永临走时我已经为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美收留师也给他整了妆。我知道徐永可能不太适应这些,可徐永这辈子为我们娘俩风里来,雨里往,受了良多苦,我想让他往另一个世界的时候,风光体面些,别再让别人望不起他。
  
  至于我,我会把徐永的样子刻入骨头里,下归我们父子再相遇,无论他贫富是否,我都不会嫌弃他的穷,他的没本事,不会埋怨他的没血性,更不会那么晚告诉他,爸爸,我真的爱你!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感恩:52米高台上的母爱
  • 感恩:父爱如山,一路相伴
  • 满足者常乐
  • 不敢老的父亲
  • 最坚强母亲——许张氏
  • 致母亲的一封信
  • 我不想你那么孤单
  • 夕阳下,父亲越来越小的背影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感恩:下世,别让我这么晚说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