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老的父亲
  
  文/汤小小
  
  父亲比我大了整整50岁,老来得子,兴奋得放了两大挂鞭炮,摆了10桌宴席,还开了那瓶存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
  
  8岁时,父亲带我往学二胡,从家到少年宫,骑自行车足足要一个小时。等我放学了,他把我送过往,晚上9点再往接我。到家时,已经10点多了,我饭没吃,作业也没做,不得不继承奋战到深夜。于是,父亲决定买一辆摩托车,这样我就能在晚上11点之前上床睡觉。我妈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能学会吗?”父亲握紧拳头,一边铺示胳膊上的肌肉一边豪情万丈地说:“穆桂英53岁还挂帅出征呢,我是个大老爷们,小小摩托车还征服不了?”他胳膊上的肌肉松垮垮的,望得我一个劲儿地捂着嘴偷笑。
  
  我10岁时,父亲60岁,从单位光荣退休后的第二天,他就找个人多的街道,摆起了修鞋摊。收费低,活儿做得又好,经常忙得抽不出身吃饭。以前的同事闲逛到他的摊前,不解地调侃:“老黄,退休工资还不够花呀?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干这活。你这手艺什么时候学会的呀?”父亲一边抱着鞋飞针走线,一边开朗地笑:“这么年青就闲着,还不得闲出病来。”望着他沟壑丛生的脸,我突然感觉有点难为情。
  
  我读高三那年,父亲执意在学校附近租间屋子,学人家搞陪读,还不辞辛劳地把修鞋摊也搬了过来。我上课时,他在家做饭;我放学时,他急匆匆出摊。饭做早了会凉,但他老是把时间掐得很准,每次我都能吃到暖腾腾的饭菜。可这样的话,他就只能饿着肚子干活,能吃饭时菜早已凉透。我帮他收摊,一个补鞋的中年妇女说:“你孙子都这么大了呀,那你干吗还这么拼命?让儿子养着就好了。”我站在旁边,脸上火烧火燎的,命令他:“以后不要再摆摊了,家里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他把脸一沉,气呼呼地说:“我还这么年青,还能多挣点!”说这话时,他68岁,原本挺秀的腰身已经有些佝偻。
  
  大学时,阔别家乡,我和父亲难得见上一面,所有的交流都靠一根细细的电话线维系。他老是在电话里说:“想买啥就买啥,别太冷碜,我还年青,养得起你。”
  
  毕业后,我留在大城市发铺,工作和糊口的压力让自己离遥方的父母越来越遥,连电话都打得少了。偶尔打过往,父亲仍是那一套话:“家里一切都好,我这么年青,能有什么事儿啊?在外面好好干,别瞎操心!”听他这样说,我就真的很少操心,连谈恋爱、买屋子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父母的经济增援。(
人生感悟  m.lz13.cn)此时的父亲已经快80岁了,我知道他已经不年青,但是我却一直认为他至少身体健康、没病没多难。直到母亲的电话打过来,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的秘密,我一直不知道。
  
  父亲病了,是脑出血。他一直有高血压,常年离不开降压药。他是在鞋摊前病倒的,中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年青人都避之不及,何况一个年近八旬的白叟?父亲躺在床上,高大的身躯被岁月打磨得像一片瘦小的叶子,眼窝深陷,颧骨凸起,头发白得如一团蓬松的棉花。而一周前,他还在电话里对我说:“我还年青……”
  
  望见我,父亲想要坐起来,并努力张大干瘪的嘴,做好了铺示年青的预备,但终极,只发出极低的声音:“我一直不敢老,怕我老了,你就没有父亲帮、没有父亲疼了,可我仍是老了……”
  
  原来,这么些年,父亲一直在用步履和语言激励自己、强逼自己时刻保持年青状态,好给我挣足够多的钱,给我足够多的匡助,给我足够多的爱,也给我足够多的从收留与坦然,让我不因有一个年老的父亲而自卑自怜!
  
  而我,居然根本不懂父亲的良苦专心,竟在他炫耀自己还年青时,曾生出一丝厌恶与不满。如今,在父亲病床前,望着老如朽木的父亲,我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 相关文章
  • 推荐文章
  • 最坚强母亲——许张氏
  • 致母亲的一封信
  • 我不想你那么孤单
  • 夕阳下,父亲越来越小的背影
  • 有种爱再不会重来
  • 打动中国颁奖仪式观后感
  • 我们是彼此最爱恋的法宝
  • 母亲,我怎么让你等了那么久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不敢老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