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功:结草箍

  复查读过高中,是遥近少有的知识分子之一。不但是个好会计,又吹得笛子,拉得胡琴,对白叟恭顺有礼,办起事来细心殷勤,细白脸皮走到哪里都是女子们留意的目标。他对此视而不见,目光从不胡乱放置,老是从正前方向平直前伸,投向一些较为可靠和安全的对象,好比田 土和白叟的面孔。对女子们的叽叽喳喳的作姿作态,对她们羞怯或惊讶的用意,他是不知道呢仍是装作不知道?人们琢磨不透。

  有些女子望见他来了,故意把秧插得稀稀拉拉东倒西歪,望他管不管。他是干部,当然要管。但睑上没有任何表情,公事公办地说一句“把秧插好”之类的话,一步都没停留就走了。另一个女子,见他来了,故意摔一跤,肩上的一篓茶叶泼披发了一地,哎哟哎哟地喊痛, 望他来不来帮一下。他是干部,当然来帮,但脸上仍是平静如常,帮着把茶叶找归篓子里,挎上肩朝前面先走了。

  他不觉得有个人还坐在地上,还在擦眼泪,这个事情比茶叶更重要一些。他光说一句“对不起我先走一步”,是遥遥不够的。他也不觉得女子们多了一些花花的衣服,多了一些插在头上的桂花或桃花,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一双眼睛顶在额头上!有什么了不起呢?”女子们对他没肝没肺的高熬越来越无法收留忍,越来越义愤填膺。当附近几个来找复查娘提亲的人都让复查决然毅然归尽之后,这种义愤徐徐有了集体性质,从马桥蔓延到四乡,成了遥近众多待嫁女子的共同话题。她们在赶场的时候相见,在公社开什么群众大会时相见,有时免不了要凑在一堆,同仇敌汽诋毁那个人的笛子,那个人的胡琴,那个人的白睑皮。她们说马桥已经出了个红花爹爹罗伯,只怕又要出一个红花爹爹二世,对不起,说不定要出个天子不要的阉倌子。她们对自己的这一番恶毒十分开心,笑得流了眼泪。

  她们也许没有那么愤怒。但她们的感情老是在集体中得到了放大,女子们一旦成了堆,事情就不一样了。细胞和神经不大管得住,不痛也痛,不痒也痒,不兴奋也兴奋,不愤怒也愤怒,凡事不闹过头是不行的。

  最后,她们中间的十多个人偷偷结草为誓,相约谁都不准嫁给那个人,哪个没有做到,变猪变狗,不得善终。

  这鸣作结草箍。

  时间一年年过往了。复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草箍,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针对他的神圣形式。他并没有攀上什么龙王女玉皇妹,最后收下的一个婆娘,头发都梳不齐整,头上像是顶着一个鸡窝。这个鸡窝成了十多个女子长达十多年来坚守誓约团结抗敌的乏味结局。当然,她们现在早已纷纷离开外家,作了他人妇。她们中间的三个人本来不是没有另外选择的,替复查提亲的伐柯人先后上过她们的家,表示过复查娘的意思,也是复查的意思。但她们有约在先,结过草箍的,不能做不义之人愧对各位姐妹。她们怀着一种对去日言词的忠诚,一种抱复的快感,一种公而忘私的激情,决然地摇了摇头。

  在我望来,誓约犹如嘴煞,也是语言的暴政。上述三个女子中的一位,张家坊的秋贤,就是在这种暴政的强制下后来嫁给了一个兽医。不能说这种强制有什么太大的恶果。她学会了裁缝,家景也还算富裕,只是夫妻性子有点不太合得来。如斯而已。

  一天,天快下雨了,她做完了上门生意骑着脚蹬车归家,说不出哪点不高兴愿意,不想归家了,决定往她一个同锅伯伯家宿一夜。她在路上遇见了一个汉子正在打娃崽,胸口砰然一跳,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的白头发,这么多的抬头纹,这么乱糟糟的裤头一只高,一只低,居然是以前的复查!假如不是这个老倌子对她怯怯地矮了矮脑袋,算是点头,她一定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复查哥……”她觉得这三个字已经生疏。

  “唔唔……”对方含一脸苦笑,“你望他讨不讨厌!就要下雨了,偏偏不肯走 。”

  “科科,坐我的车么?”秋贤的目光投向娃崽。

  娃崽对女人和脚踏车眼睛发亮。

  “不坐,同小叔说,不坐车,不耽误她的事。”

  “不打紧,我反正要经由马桥。”

  娃崽望着父亲,又望着秋贤,一溜烟爬起来,十分内行地爬上了脚踏车的前杠。复查手足无措,大概上前来抢娃崽不大利便,只是遥遥地跺脚,“下不下来?了不下来?你想讨打呵?”

  “科科,同你爹说,不碍事的。”

  “爹,不碍事的!”

  “问你爹,他来骑不?”

  “爹,你来骑不?”

  “不……我不会……”

  “你要他坐上来。”

  “爹,小叔要你也坐上来!”

  “不行不行,你们先走吧,……”

  秋贤迟疑了一下,听到对面山上淅沥沥的雨声,把自己的一把雨伞归头塞给复查,跨步上车朝前面先走了。娃崽在迎面而来的气流中很高兴,一会儿发出赶马的声音,一会儿发出汽车的声音,遇到路边有娃崽望着,这些啼声便更加响亮。

  “科科,你爹……对你娘……好不好?”

  “好。冲呵——”

  “他们吵架不?”

  “不,不吵。”

  “真地不吵?”

  “我娘说,我爹脾气好,吵不起来,没有一点味。”

  “一次也没吵过?”

  “没有”

  “我不相信。”

  “真地没有”

  “你娘的命真是……好。”

  秋贤的语气中透出失看。

  默了一阵,她又问:“你……喜欢你娘么么?”

  “喜欢。”

  “你喜欢她什么?”

  “她给我做粑粑吃。”

  “还有呢?”

  “还有……我不造作业,复查要打我,她就来骂复查。”他一到痛恨的时候,就对父亲直呼其名。

  “你娘给你买过游戏机没有?”

  “没有。”

  “也没带你到城里望过火车?”

  “没有。”

  “你娘也不会骑单车?”

  “不……会”

  “太可惜了,是不是?”秋贤简直有点兴致勃勃。

  “不可惜。我不要她骑单车。”

  “为什么?”

  “骑单车会摔交。桂香她娘骑单车,差点被拖拉机压死了。”

  “你好坏,就不怕(m.lz13.cn)小叔骑单车也摔跤?”

  “你摔跤,闲话。”

  闲话是没关系的意思。

  秋贤牢牢地问:“为什么闲话?”

  “你……不是我娘么。嘀嘀嘀——”娃崽又望见了一个下坡,快活地发出了加速的信号。

  秋贤一楞,忽然觉得眼里有些潮湿的一旋,差点就要涌出眼眶。她咬紧牙,把车子朝前面蹬过往。幸好,一场秋雨已经落下来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韩少功:结草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