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夜来香作文

  文/兰心妖娆

  优美的月光触动着浩瀚的夜空,如水的月光洒在院中的那棵长得不太蕃庑的夜来香上。这株花,从不嫌弃土地的贫瘠,也不需要时常的照料,花开的季节总有几缕馨香提醒着人们它的存在。

  那天傍晚,丝丝的雨打湿了我的衣角,原来是洒水车撒的水。抬眼看往,车旁是一个洒水工人,穿一件沾满灰尘,打着补丁的工作服,几乎已经辨别不出原来的颜色,脚上蹬着一双微微张开嘴的运动鞋,手上那根沉重的洒水管在他粗拙的手上灵活地往返飘动。我停下脚步,悄悄地望着,他那弓着的背脊几乎有了显著的弧度,只见他不时地放下手中的水管,腾出一只手捶一捶那佝偻的背,再咳两声嗽,随即抓起管子将路边的土壤冲到下水道口。入溅的水花裹挟着土壤,好像要将它们急速地带走,但那些大块的泥巴却并不甘心俯首称臣,在水中跳跃着。他们顽强的身体,好像想要逃脱被征服的命运,绝管体积越来越小,但依旧不甘示弱。树叶在水中顽皮地蹦来蹦往。白叟皱了皱眉,立起身体叹了一口吻。用手摸了摸已经凌乱的头发,接着又走过往入行新一轮的冲洗,并随手捡起了那几片躺在土壤旁边的包装纸。

  这时,一辆电瓶车载着一位锦绣的姑娘飞奔而来,白叟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往移开水管,水流已与她入行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姑娘就连人带车倒了下来,雪白的裙子上浸满了泥水,原本飘逸的裙角再也不能迎风飞扬,充满了褶皱,只能耷拉在肮脏的泥水之中。姑娘睁着她水灵的大眼睛四处扫射,一边用手慢慢地撑起她的身体,嘴里已有几个词语跳了出来:“神经病啊,谁弄的?”

  闻声了鸣骂声,白叟急急关了水龙头,走到姑娘的眼前,伸出双手试图帮她扶起摔倒的车子,脸也霎时红了。只见那姑娘向后跳了一下,扯起嗓子厉声喝道:“谁要你扶?这么脏,别弄脏了我的车!”白叟缩归了手,退了几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无奈地用衣角搓搓哆嗦的双手,默默地低下了头,入也不是,退也不是。姑娘的骂声好像还没有休止的迹象,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围观的群众纷纷开始指责小姑娘太过分了。姑娘望了望四周,无趣地推着车子走了。白叟朝着路人说:“没事的,她也不是有意的,怪我,不小心。”说完,白叟微微地笑了一笑。我望着他那充满岁月痕迹的脸,没有一丝的埋怨,转眼再望一望那长满老茧的手,这双手岂非不恰是装点我们锦绣城市的手吗?

  天气徐徐暗了下来,人群逐渐披发往。回身归看,那个蹒跚的身影在夕阳的映照下好像显得越来越长……

  归到家中,夜幕已经降临,一阵幽静的香味扑面而来,抬眼看往,原来是院中的那株夜来香开了!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给朋友,但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
励志生活网 » 花开夜来香作文